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華盛頓郵報:美官員多次訪武漢病毒研究所 兩發電報警告不安全 實驗室一直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2020/4/15 — 15:49

武漢病毒研究所(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武漢病毒研究所(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武漢肺炎全球肆虐,中國一直拒談疫情源頭,甚至發動外部宣傳,反擊病毒來自中國的說法,但外界一直懷疑,病毒可能是在武漢實驗室,就是病毒源頭;《華盛頓郵報》報道指,美國駐北京使館人員在武漢肺炎 (COVID-19) 全球爆發前的兩年,即 2018 年 1 月開始,已多次罕有地派員到武漢病毒研究所視察,並兩次向華盛頓示警指研究所有管理問題和不安全,而這實驗室一直有研究蝙蝠的冠狀病毒。

研究所曾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武漢病毒研究所建於 1956 年,在 2015 年成為中國首個有生物安全第四等級的實驗室 (BSL-4) ,報道指美方在多次訪問研究所後,曾向華府發兩封「敏感但非機密」外交電報,警告研究所有管理與安全弱點,應多加注意。撰文的記者 Josh Rogin 指自己獲得第一封 2018 年 1 月 19 日發出的電報,內容顯示美方留意到研究所,受過適當訓練的技術及調查人員非常不足;雖然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員當時有得到德州大學和其他美國組織協助,但研究所仍要求美方提供額外支援,因為研究所對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很重要而且非常危險。

廣告

電報又顯示美方曾與冠狀病毒研究計劃主任石正麗會面。2017 年 11 月,石正麗團隊曾發表研究,指在雲南一個山洞收集到的中華菊頭蝠,很可能與 2003 年造成沙士疫情的蝙蝠種群相同。

電報指,研究最重要發現,是各種「類 SARS 冠狀病毒 (SARS CoV) 」都可與血管緊張素轉化酵素 2 (ACE2) 互動,ACE 2 是 SARS CoV 的人類受體,這發現表明來自蝙蝠體內的 SARS CoV 能傳至人類,造成類似沙士的疫情。

廣告

華郵的報道指,研究所曾因應美方 2018 年 3 月 27 日最後一次造訪發英文新聞稿,當時的訪問團由美國駐武漢總領事 Jamison Fouss 和大使館環境、科學與技術顧問 Rick Switzer 領導,但該新聞稿上周被刪除。

學者疑 COVID-19 源頭自實驗室洩漏 強調不等於病毒人工合成

很多學者也認為,無證據表明 SARS CoV 2 是經人工合成,大多同意病毒源自動物。不過,柏克萊加大信息學院研究科學家蕭強認為,即便如此亦不代表病毒不是來自實驗室,尤其武漢病毒研究所,已花多年時間研究動物冠狀病毒。

蕭強又指,武漢 BSL-4 實驗室附近的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情況亦令人擔憂,因為這實驗室安全等級遠低於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是安全第二等級,而中國政府至今拒絕回應病毒起源的基本問題,同時禁止檢查任何一個實驗室,是否有參與危險的研究。

Rogin 的報道指,在美國政府內部,許多國家安全官員一直懷疑研究所或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是武漢肺病毒爆發的來源,但據《紐約時報》報道,美國情報界無提供任何證據證實這一點。

石正麗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人員一直否認研究所是 SARS CoV 2 的源頭。在 2 月 3 日,石的團隊最先發表報告,指 SARS CoV 2 來自蝙蝠。同一時間,中國已完全封鎖有關病毒源頭的消息,且仍未向美國專家提供從最早病例收集到的病毒樣本。

官方拒回應電報是否屬實

雖然美國國務院拒絕回應 Rogin 獲得的電報是否屬實,但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 (Mark Milley) 也在周二向傳媒表示,知悉美國情報機關曾研究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情況,並指造成疫情的 SARS CoV 2 似乎是自然出現,但強調現時證據無定論,仍有不確定性。

過去多個研究已指, SARS CoV 2 來自蝙蝠,經一個中間宿主再轉到人身上,而該中間宿主極有可能是穿山甲。不過,到底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是否疫症爆發之始,學界則有保留。此前刊於《刺針》、分析首 41 個 COVID-19 感染者的研究指,其中 27 個人有到過該批發市場,但有部份人無到過該市場,亦無接觸過曾到過或在市場工作的人。

來源:
The Washington Post, State Department cables warned of safety issues at Wuhan lab studying bat coronaviruses, 14 April 2020
The Guardian, US military chief: 'Weight of evidence' that Covid-19 did not originate in a lab, 14 April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