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蛋老師有話說】外語開拓的天空

2020/12/23 — 19:21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過後的福島縣浪江町,攝於 2011 年(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過後的福島縣浪江町,攝於 2011 年(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蛋老師(TAMAGO 語言研修中心日語老師)】

請聽我說一個小故事,時間倒回 2011 年。

2011 年日本東北大地震,造成的破壞和影響難以估計。「除了捐款,我能不能比其他人多做一點呢?」因為這個想法,蛋老師曾經於地震後多次前往福島和岩手災區,對當地的組織架構和當地人有一些了解。

廣告

因此第二年(2012 年)便跟隨有線電視團隊再次前往當地,提供一些協助。

這是我第一次跟楊量傑先生合作。天氣嚴寒,採訪地點也不一定鄰近,拍攝器材的電池更因為溫度影響而不斷急跌,我們需要爭分奪秒。另一方面採訪時無可避免會觸及災民的一些傷痛,每天都要面對老人家的眼淚……他會問很多仔細的問題,譬如災後一年的生活情況和展望,帶出一個一個有血有肉的情境,訴說那些於災難發生一瞬間充滿人性光輝的決定和東北部日本人的純樸硬朗性格。

廣告

雖然我每天都恥笑記者哥哥「搞喊阿婆」,他有點尷尬的說「我都唔想㗎。」不過我心底其實對整個拍攝團隊是衷心敬重的。

好明顯當日每個人都懷著不一樣的心情。

因為我不是第一次在災區遇到輻射監測器發出聲響,結論都係快手快腳做,快手快腳走人。

在當地,監測器發出聲響已經常見到只會稱為「響」同「唔響」。

最初監測器一直唔響又會擔心「點解唔響?個嘢會唔會壞咗?有冇 set 錯嘢? 😨」。

到監測器響就問「點解響?個嘢會唔會壞咗?有冇 set 錯嘢? 😰」。

較後期已經知道站在哪一區域會響,哪一個區域不會響了。

當時記者哥哥同我講咗句我聽唔明嘅廣東話。

楊:「我地依家要喺度『扑咪』,希望扑到兩至三個。」

我:「……即係扑啲咩??? 🤔」

意思係「在車站採訪路人」。(哦……)

學到的新詞彙,我悄悄放進了自己的 collection。

而我的焦點一直放在「監測攝影師哥哥有冇亂影人」,所以好長氣的要求了很多次「記得影之前要等我問准對方先」。

第一次合作,港日文化差異,我一直好擔心攝影師哥哥會兜頭兜腦影當地人(你知啦……香港人又真係好鍾意見人就影)。結果是順利的,我多慮了。

咳咳…… #圖片中記者哥哥骨膠原明顯較多。😗

另一張圖片的「復興食堂(ふっこうしょくどう)」是一個在災區常見的名字。

大部分災區都設有「復興食堂」。一片頹垣敗瓦,一大堆政府工作人員和趕過來幫忙的義工,總要吃飯的。復興食堂也變成一個他們的聚腳地,在那裡談論救災情況,稍為輕鬆一下喝碗熱湯,稍作休息。有些災區可能方圓數十里就只有這裡了。

回帶介紹:

《刺針》之後,他開設了 Facebook / IG 個人專頁,希望各位都可以支持他(或者今後的他們),用 Joey 的低調也好,大大力也好,請 like & share 他的 page。

謝謝各位。

題外話,學好一個外語,你永遠不知道它會以什麼形式幫到你自己或者其他人。

不過你的天空會更廣闊,總有用武之地的。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