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染聖城 聖殿山上的武力鎮壓與以巴難解之結

2021/5/11 — 18:49

CBN News 報道截圖

CBN News 報道截圖

【文:探索中東 اكتشف الشرق الأوسط】

5 月 8 日,齋戒月正準備結束,九萬名來自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穆斯林齊集因先知穆罕默德在此夜行登霄而被視為伊斯蘭教三大聖地之一的耶路撒冷阿克薩清真寺(المسجد الاقصى‎),慶祝先知穆罕默德接受《古蘭經》的「貴夜」(لیلة القدر‎)。可是,以色列軍警對清真寺嚴密佈防,對入寺人士搜身及控制入寺人流,以防有人因緊期緊張的局勢而伺機起亂,卻引發起巴勒斯坦民眾抗議,就在聖地上演發成大規模的動亂。

整起事件,是因近期穆斯林與極右派猶太人之間的衝突而起,而這場衝突其實本來預期在 5 月 10 日才爆發,只是因機緣巧合而提早出現。5 月 10 日,是「謝赫.賈拉迫遷—屯墾訴訟案」的審判日,這起案件是有關東耶路撤冷巴勒斯坦人區北側的謝赫.賈拉(الشيخ جراح)社區的主權問題,這片土地自 1870 年起被猶太財團收購了主權,但是因這土地在 1948 年以色列建國至 1967 年的六日戰爭之時,一直為約旦王國所佔領,供不少巴勒斯坦人購買房產居住,而變成現今的情形。雖然按《聯合國安理會第 242 號決議案》,東耶路撒冷為以色列軍事佔領的巴勒斯坦土地,巴勒斯坦仍有這地區的法理主權,故約旦王國供巴勒斯坦人購買的土地理應有法律效力,但該土地現時為以色列實質佔有,且該土地早於 1870 年由猶太財團所持有,所以仍有其法律效力。糾纏了多年的地權問題,原定在 5 月 10 日宣判,決定在 1948 年後才居住於該區的巴勒斯坦人能否保持其地權,但即使以色列政府鑑於猶太人與阿拉伯人之間的矛盾升溫而決定推遲判決的宣判,仍無阻局勢的激化。

廣告

導致矛盾爆發的另一大主因,是幾部抖音影片顯示阿拉伯年輕人隨機毆打單獨路過的猶太人,引起極右派猶太人及猶太屯墾者的怒火。自 4 月下旬起,有襲擊穆斯林以至基督徒前科的猶太激進民族主義團體「火焰」(להב"ה)發動一眾極右派與猶太屯墾者向穆斯林報復,向耶路撒冷的穆斯林區以夜巡為名發動突襲,手持鐵棒攻擊當地居民,破壞民居。他們更計劃在 5 月 10 日舉行聖城大會師,透過「耶路撒冷日大遊行」來重申猶太人對「聖城全域的應許主權」。猶太人與穆斯林之間的矛盾愈發加深,雙方出現肢體衝突的情況愈來愈多,但警方卻往往選擇性執法,偏袒猶太人,使得穆斯林對此深感憤怒,於是借警方控制穆斯林進入阿克薩清真寺的流量所引起的憤怒,發起示威抗議。

由於警方一早已預料衝突隨時出現,大批裝備精良防暴警察早已嚴密部署在清真寺一帶及穆斯林區,故示威一開始時就被警方鎮壓,人群被切割成多個小群體,再被圍捕。警方使用催淚彈與閃光彈攻進清真寺,強硬命令進行儀式中的清真寺清場。只是,強攻穆斯林聖地的畫面,進一步激起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一眾穆斯林的憤怒,不只更多的穆斯林在接下來數天湧上街頭,由哈瑪斯主導的巴勒斯坦加沙地區的示威更是十分強烈,不少人湧向以色列邊界及以色列軍隊駐地抗議,投擲石頭和煙花,更罕有地向耶路撒冷發射火箭炮及向以色列南部城市亞實基倫(אַשְׁקְלוֹן)放氣球炸彈報復,使局勢一發不可收拾,幸而在以色列先進的鐵穹(כִּפַּת בַּרְזֶל)防空系統下,未有造成死傷。以色列軍隊大規模進駐城區,同時以戰機轟炸加沙多處,摧毀當地的火箭炮陣之餘,亦造成不少多達 20 名包括小童在內的當地民眾死亡及 65 人受傷。

廣告

數萬名右派猶太人在 5 月 10 日警方於聖殿山鎮壓穆斯林之時,依舊在位於聖殿山的哭牆集結,舉行「1967 戰勝大遊行」,少數極右派猶太激進份子,打算趁亂攻佔阿克薩清真寺以宣示他們對整座聖殿山的主權,不過被警方攔阻。

面對以色列軍警對巴勒斯坦人與其他穆斯林的鎮壓與對伊斯蘭聖地的襲擊,還有放生惹事的極右派猶太人,不少伊斯蘭國家皆嚴辭譴責,就連英美等國也聯同歐盟及聯合國,呼籲以色列克制,避免進一步刺激各方情緒,引發更大規模暴亂及激化以巴局勢。只是,手腕強硬的右翼總理內塔尼亞胡(בִּנְיָמִין נְתַנְיָהוּ)仍堅持要鐵腕鎮壓及攻擊巴勒斯坦的軍事據點,要哈馬斯為自己的行為付上代價。現在的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皆面臨內部政治困局,巴勒斯坦正尋求外部衝突以轉移國內對推遲選舉的政府的憤怒,而以色列也尋求外部敵人來轉移民眾對大選後內塔尼亞胡四度組閣失敗的憤怒,故此雙方應該會繼續進行軍事對抗,以避過國內的政治危機及回應民眾憤怒的訴求。只是,雙方都正為自己的前途作賭注,巴勒斯坦在軍力遠不及以色列之下,若是再被以色列打敗,將再度失去民眾信任;以色列雖然很有機會完全壓下衝突,但國際社會皆對以色列的作為憤怒,使以色列國際形象受損。雖說,這次衝突未必會演變成「第三次巴勒斯坦大起義」,但以色列仍需回應國內不少阿拉伯裔人口的訴求,極右派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的衝突,將嚴重影響未來以色列管治的順暢度,使得往後隨時出現更多動亂,極右派也隨時借機影響朝政,使得政府施政受到制肘。以巴的死結,將更難解開。

 

探索中東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