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忽視的提格雷內戰與屠城及飢荒

2021/3/6 — 22:43

資料圖片,來源:Kelly Lacy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Kelly Lacy @ Pexels

【文:港事講非】

最近,國際特赦組織發表報告,揭發埃塞俄比亞聯同厄立特里亞軍隊去年在埃塞俄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州阿克蘇姆古城殺害了上百名平民,今年則有多名當地及外國記者因試圖報導該事件而被軍方拘捕,引發歐美多國關注。這宗引起各國關注的屠殺事件,卻只有寥寥一兩家華語媒體報導。

首先,要從提格雷獨立運動說起。提格利尼亞人是居於埃塞俄比亞北部提格雷地區的一個少數民族,雖然人口只佔整個埃塞俄比亞的 6%,但曾擁有埃塞俄比亞歷史上影響力強大的貴族,其始祖為聖經中出現過的所羅門王及示巴女王所生的小兒子國王孟涅尼克一世。提格利尼亞人更曾以古城阿克蘇姆為中心,建立非洲第一個基督教國家阿克蘇姆帝國。不過,後來埃塞俄比亞的政治中心南遷亞的斯亞貝巴,提格雷變成了帝國的邊陲,提格利尼亞人的影響力也日漸下降,故自二十世紀四十年代開始,便出現了獨立運動,試圖建立自己的國家。當埃塞俄比亞 1974 年爆發內戰推翻皇室時,提格利尼亞人也曾試圖借機獨立,但並未成功。以門格斯圖為首推翻皇室的埃塞俄比亞軍政府實施中央集權,國有化不少產業,鐵腕統治的同時卻未能好好處理經濟,加上貪腐,以及鎮壓爭取提格雷獨立的遊擊隊,導致提格雷出現經濟困境,使得不少人對中央政府不滿,支持爭取獨立的左翼政黨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 TPLF。自軍政府八十年代倒台後,有份組成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 EPRDF 推翻門格斯圖的 TPLF,成功爭取提格雷得到更高的自治地位,因此得到了提格雷地區的管治區。來自 TPLF 的梅萊斯.澤納維.阿瑟拉瑟更曾擔任埃塞俄比亞的臨時總統及總理,統治埃塞俄比亞,另外提格利尼亞人譚德塞也曾擔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外交部長及世衛總幹事,可見提格利尼亞人曾經在埃塞俄比亞有相當政治勢力。

廣告

可是到了 2019 年,EPRDF 解散,來自奧羅莫族,曾因中止埃塞俄比亞與厄立特里亞戰爭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新總理阿比.艾哈邁德.阿里把 EPRDF 重組成繁榮黨,打算打破過去種族政治主導的局面,TPLF 卻不滿這一決定而未有參加新的繁榮黨,使得控制提格雷地區的 TPLF 及中央的執政黨繁榮黨關係愈形緊張。來到了 2020 年 9 月,提格雷自治政府不理會中央政府因疫情延期選舉的要求,如期舉行州議會大選,在部分政黨的杯葛下,TPLF 繼續取得所有議席,引起中央政府嚴重不滿。非洲聯盟曾經試圖調解雙方的矛盾,但中央政府仍認定 TPLF 領導的提格雷自治政府對中央權力構成嚴重威脅,中央政府任命的將軍也被阻止到提格雷履職,埃塞俄比亞國防軍北方司令部也宣佈倒戈支持自治政府。到了 11 月 3 日,埃塞俄比亞聯邦議會認定 TPLF 為恐怖組織,決定派兵進攻。國防軍陸空聯軍聯同附近的阿姆哈拉州特別部隊,再加上鄰國有非洲北韓之稱的厄立特里亞軍隊聯手進攻,前國防軍北方司令部則聯同提格雷州特別部隊與警察防守,可是仍不敵國防軍的攻勢,11 月 28 日便被國防軍全面控制首府默克萊,整場內戰暫告一段落,但仍有小規模衝突持續。提格雷州的武裝部隊近 5,000 人陣亡,而國防軍則只有數百人陣亡。提格雷州的自治政府及議會也被解散,改由中央任命的過渡政府統治。為了逃避戰火,數萬人逃亡蘇丹等國,使得戰火一度蔓延自鄰近的蘇丹邊界。南蘇丹因收留 TPLF 主席格布雷米高,故此與埃塞俄比亞雙方互撤大使。由埃塞俄比亞派駐索馬里的非洲聯盟維和部隊,也因埃塞俄比亞士兵要求來自提格雷的士兵繳械而爆發衝突,導致雙方各二十人死亡。索馬里的前國家情報與安全局局長更聲稱,有上百名年輕的索馬里軍人在厄立特里亞訓練期間被帶到埃塞俄比亞參戰,當中有近四百人戰死。

本來,這場內戰的主戰場在首府默克萊,但傳說中約櫃的收藏地及世界文化遺產阿克蘇姆古城卻同時出現有組織的屠殺。在內戰結束的 11 月 28-29 日,厄立特里亞軍隊為報復提格雷部隊以火箭炮對厄立特里亞首都阿斯瑪拉的反擊,故在阿克蘇姆屠殺了超過 600 名平民。諷刺的是,厄立特里亞是由提格利里亞人為主導,總統阿費沃爾基本身也是提格利里亞人,不過該國卻是以北韓般的獨裁封閉及總統個人崇拜及自獨立後無限連任著稱。當地的消息指,厄立特里亞軍人收到指領,要把 12 歲以上的人殺光,原因不只是內戰中 TPLF 對厄立特里亞的反擊,也因為過去厄立特里亞獨立戰爭期間與埃塞俄比亞人的恩怨。新仇舊恨之下,使得厄立特里亞軍隊如此殘酷地屠殺平民,甚至連移走遺體的人也被槍殺。國際特赦組織形容,這可能已達「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 的程度。另外,《紐約時報》最近也得到一份美國政府的機密報告,指埃塞俄比亞軍隊及阿姆哈拉部隊有系統地在提格雷西部屠殺提格利尼亞人,洗劫村莊,以執行種族同化政策,削弱提格雷的反抗力量。

廣告

在內戰期間,埃塞俄比亞政府以防疫及切勿干涉內政為由,阻止國際人道組織前往救援,記者也不允許進入採訪及調查事件,通訊中斷,再加上封城措施及局勢混亂武裝勢力橫行,導致提格雷出現嚴重飢荒。聯合國的報告指,若未能在兩個月內改善,將導致上萬人餓死。到了 2 月尾,在國際特赦組織發表屠城報告以及國際輿論之下,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終於允許國際合作調查屠城事件,記者也開始陸續獲准進入提格雷州進行報導。可是,有 BBC 記者及為《金融時報》與法新社工作的當地記者被軍人擄走,有指被扣押在一座軍營。

連串的戰火,導致數千人死亡,種族屠殺及飢荒,也威脅着當地不少人的性命。歐美多國及聯合國則紛紛呼籲埃塞俄比亞政府徹查事件及允許人道救援組織進入救助。但願,人道援助能幫助到當地人盡快恢復,種族屠殺也能被阻止,並查出真相妥善處理。

 

港事講非 — 非洲文化生活頻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