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法庭

被華制裁「維吾爾法庭」昨起公開聽證 再教育營教師出庭揭慘況

今年 3 月被中國制裁的「維吾爾法庭 (Uyghur Tribunal)」,昨日(6 月 4 日)於英國倫敦召開首次公開聽證會,調查有關新疆人權問題的指控。首個出庭作證者是曾於再教育營任教師的 Qelbinur Sidik。在現場,她含淚訴說營內男性如何被虐待、女性如何被強暴。

法庭的公開聽證會於昨日(6 月 4 日)英國時間上午 9 點(香港時間下午 4 點)開始,第一位證人是 Qelbinur Sidik。她表示,自己曾於 2017 年先後於新疆的男子(3 月至 8 月)和女子(9 月至 10 月)再教育營工作。

她指,其任教的男性再教育營,關有最多 8 萬人。營區由高壓電網圍繞,營倉內沒有床,被囚者只能睡在地上,也只能吃極簡單的食物如稀粥。50 名在囚人士只獲派使用 1 個洗手間,每日 3 次每次 1 分鐘。營倉閘門以鐵鏈扣上,就算開門,鐵鏈亦不會解開,於是被囚者只能彎身在鏈下通過,Sidik 形容他們被如狗隻一樣對待。

Sidik 又說,再教育營的管理者以虐待被囚者為樂。被囚者會被帶到地下室,「他們被帶走半小時後,我們就會聽到尖叫。」

在再教育營,大部份日子,Sidiq 說她每日任教 6 至 7 小時,有時 8 小時,主要內容為基本中文,有時也教紅歌。雖說是「教育」,但她在任時期從來沒有考過試,因此也沒有人能夠「畢業」離開再教育營。

Qelbinur Sidik

證人﹕有女性遭受強暴

至於她曾任教的女性再教育營,則是一坐六層高建築,內外有層層保安,同樣有高壓電網包圍。Sidik 相信,有超過 9 千至 1 萬名女性關在該處,超過 90% 是 18 至 40 歲。與男營類似,超過 40 名女性在一營倉生活。倉內沒有廁所,只有一個桶,每日清理一次。

Sidiq 指,她在當地聽聞被關押的女性不時會遭受虐待,包括強姦甚至輪姦,被電棒插入下體。同時,她們會被強逼服藥或接受注射以防止懷孕。在其課堂,她亦看見女「學生」因為受傷而無法輕易站起、坐下或走路。

「我自己也是女人,也有女兒,真的不希望看見任何人要受這種苦。」

及至 10 月,她因為身體問題,停止教學工作。

強制漢人「融入家中」 實行「五個一起」

雖然 Sidiq 不在再教育營生活,但她指自己也受到中共少數族裔政策影響。她指,2017 年起,中共以種族共融的名義,安排她丈夫工作單位的一個漢族高層,每個月住在她的家一星期。她說,他們有一項 Five Together Policy (五個一起)的政策,該漢人可在 Sidiq 家中,一起住、一起吃飯、一起外出、一起學習和一起睡覺。她說,住在她家的男性不時對她有性騷擾行為,如強逼她捉住他的手教他做菜,又會稱讚她貌美、做飯好吃,並藉機親她、抱她。而 Sidiq 則要笑相迎。儘管由於她丈夫當時也在家中,該漢族男子沒有進一步行動。

她亦提到,自己在 50 歲時,被強逼到醫院施行絕育手術,即便她抗議說自己已經 50 歲,並願意以任何方式配合政權,亦無補於事。

Sidiq 有一個女兒,居於荷蘭。2019 年其女兒發信邀請她到當地探望,Sidiq 因為是烏茲別克人而獲中共批准,至於其維吾爾人丈夫,她引述中共官方要他「想都別想離開」。

除 Sidiq 作證外,庭上成員亦有提問,當中有人對其證詞是否可靠提出疑問,如她為何會被選中教書,又如何得知在囚者面對的苦況。

Sidiq 表示,自己在中國因被列為烏茲別克人而非維吾爾人,因此獲得對待與維吾爾人不同。加上她學過普通話,曾在校教過 28 年書,在 2016 年一項教育評估也獲得最高分,因此被選中教中文。她又指,作為教師,她確實被指示不可與營內人交流,但也有人偶爾冒險跟她說話,特別是有男性要求她向營外的家人報告消息,因為很多人被關在裡面,連其家人都不知道。

維吾爾法庭去年成立邀各界名人中立審訊

去年 6 月,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 Dolkn Isa 要求著名人權律師 Geoffrey Nice 成立並主持一獨立人民法庭,以調查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人口的「暴行」。同年 9 月,法庭成立。

作為一個人民法庭,維吾爾法庭無實際權力,也非真正的國際法庭。歷史上亦曾有多個類似的人民法庭,如 2000 年舉行的女性國際戰犯法庭,該法庭旨在追究日本慰安婦問題。

維吾爾法庭表示,若能將中國告上任何正式的國際法院,那就沒有必要設立人民法庭,問題是中國雖然是《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的簽署國和批准國,但對國際法院的管轄權提出保留。該法庭指,目前還沒有任何已知的途徑可將其關注議題訴諸任何其他法院。

然而,維吾爾法庭仍強調中立性和公信力。法庭主席 Geoffrey Nice 自 1971 年起任大律师,1984 年至 2018 年在英國擔任兼職法官。他曾擔任審理前塞爾維亞強人塞爾維亞強人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 戰爭罪案時的副檢控官 。Nice 指﹕「維吾爾法庭將在沒有任何假設或推定的情況下開始,審查證據,考慮所有可用的論點並作出判決。」

同時,為保持獨立性,維吾爾獨立法庭或秘書處現在或將來的成員都不可成為任何維吾爾事業的積極分子。

其餘審訊成員包括英國儲存公司 Big Yellow Group 創辦人、富商 Nick Vetch ,以及知名醫生 Dame Parveen Kumar 等。Nice 表示,選擇來自不同界別的人士,是希望加強審判的公信力,證明判決是不同範疇人士認可的結果。

Nice 亦指,為聽取雙方證詞,曾邀請中方出庭作證,但中方未有回應。

獨立法庭聽證會將由昨日起進行 4 天,多名證人出庭作證;之後會在 9 月再舉行聽證會,並於 12 月宣判。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指獨立法庭不具合法性也不可信,稱「只不過是少數人炮製的又一場反華鬧劇」。

維吾爾法庭 3 月被華制裁

中國政府被指在新疆一帶針對少數種裔進行侵犯人權,甚至種族滅絕行動。當地政府也被指有份破壞新疆內的清真寺。自 2017 年起,地區內約 1.6 萬所清真寺已被破壞。中國政府則多次否認新疆問題、拒絕獨立調查人員到新疆內徹查,更對提出指控的英美等國實施「反制制裁」措施。

中國政府近年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大批維吾爾人,國際社會批評中國侵犯人權。3 月 22 日,歐盟宣布制裁 4 名中國官員及 1 個實體;英國亦隨即公布實施同一制裁名單,是為英國 30 年以來首次因人權問題懲罰中國。而中國外交部則於 26 日指,英方是「基於謊言和虛假信息」對中國實施制裁,「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是干涉中國內政,因此已召英國駐華大使提出嚴正抗議,並決定對「惡意傳播謊言和虛假信息」的英方 9 名人員和 4 個實體實施制裁,當中包括維吾爾法庭。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