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方左派為殘暴政權辯護早有前科 喬姆斯基否認赤柬大屠殺的黑歷史

2020/7/24 — 16:58

前身為赤柬集中營和集體處決中心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資料圖片,來源:Marcin Czerniawski @ Unsplash)

前身為赤柬集中營和集體處決中心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資料圖片,來源:Marcin Czerniawski @ Unsplash)

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去伊斯蘭化、強迫他們刮鬍子、食豬肉、將過百萬維吾爾人送入集中營、甚至對他們進行強迫絕育,減少維族人口,已經有越來越多包括衛星圖片、難民證供、流出來的影片,甚至是官方文件的證據證實。我們最近甚至看到大量維族人被綁起手、蒙起眼,被押送上火車的影片。

面對種種證據,中國官方說這些都是西方敵對勢力捏造出來中傷中國的假新聞。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最近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又再用其一貫囂張的土豪語調否定一切指控,說新疆人人都過著快樂人生。

如果這些指控都是假的,新疆真是一個維族樂土,為何中共不開放當地給外國記者自由採訪還原真相?現在美國大媒體,天天批評特朗普政府,白宮也常常不客氣批評他們。用中共的眼光看,他們應該可以被歸類成美國政府的敵人了。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北京為何連這些西媒朋友也不敢邀請到新疆看看呢?真相是如何,除了一些被中國給予的實利蒙蔽心眼者之外,大家都心裡有數。

廣告

英國有超過二百五十年歷史的猶太人組織英國猶太人代表會主席,看完了劉的訪問無名火起,向劉大使發出了一封公開信,直指中共迫害維吾爾人的手法,與納粹當年迫害猶太人十分相似,並敦促中國政府立刻釋放被關押的維吾爾人與其他一切被迫害的少數民族,並開放再教育營給予國際社會進行全面的獨立調查,將踐踏人權的官員繩之於法。

中國少數民族受到的迫害,越來越難抵賴。但現在積極發聲揭發和譴責有關惡行的,都是歐美政治取向比較保守的右翼為主。一向標榜追求人類公義平等進步的左翼人士,則有越左便對維吾爾人受到的迫害越沉默的現象。

廣告

歐美的激進左翼人士,往往對美國總統發一個被他們認為是歧視伊斯蘭移民的社交媒體發言,便當是甚麼反人類罪行一樣口誅筆罰大肆批判。但對於中國發生百萬維族人被送往集中營的文化族群清洗慘劇,則當沒事發生。這種對反人類罪行的失語,其實並非源自今天,而又很長的歷史。不少左派都患有天真地認為歐美帝國主義乃全球一切苦難終極根源的幼稚病。這種失語乃是病癥。他們特別容易被與美國敵對的殘暴政權的外宣欺騙,老是在意識或潛意識地覺得這些殘暴政權的惡行,都是美國為了詆毀對手而捏造出來的假新聞。

例如至今在很多進步年輕人眼中仍是美國最有良心知識分子,1960 年代反越戰運動旗手,享有近乎左派聖人地位的喬姆斯基(Noam Chomsky),便曾在 1977 於左派老牌雜誌《國家》發表一篇題為「第四手扭曲」的文章,攻擊有關在柬埔寨已經執政兩年的紅色高棉正在大規模迫害和屠殺人民的報導,乃是美帝國主義對一個革命政權的惡意中傷。他批評美國主流報紙,故意將肯定波爾布特克服美國對柬埔寨造成種種破壞而推出的種種「德政」的證詞消音。他甚至宣稱從柬埔寨逃到泰國向西方記者描述大屠殺慘況的難民,不是本身反共所以說謊誇大赤柬暴政,便是故意說西方記者想聽的話,討其歡心以獲取保護。

極有公信力和學養的喬姆斯基,在反美狂熱蒙蔽下,也可以這樣被愚弄成一個極左殘暴政權的辯護士。今天很多學養和品格可能連喬姆斯基十分一也不到的左翼小混混,無視中共的暴政,成為中共大外宣的應聲蟲,我們須要感到意外嗎?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