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瞳行動圖片

要治病,誰話事?

以下的心底話,大家有沒有聽過?

「如果我要去做手術,留在醫院,誰來照顧我?誰去照顧家中的孫兒?我寧願不去了。」— 60 歲女病人。
「我老公不給我錢治病的話,我就去不了。」— 55 歲女病人。
「我聽人說治療要花幾百塊錢,手術可能更貴。」— 68 歲女病人。
「我不去了。我覺得醫務中心給我的藥不會有用。」— 57 歲女病人。

以上都是柬埔寨女病人的一些心聲。國際眼科組織護瞳行動曾在年前,與柬埔寨的女性事務部和衛生部合作,訪談約 100 名眼疾患者和醫護護人員,了解各年齡層的女病人在使用眼疾治療時遇到什麼困難。

這次質性研究發現,女性接受眼疾治療時,往往受制於家庭角色、資源掌控和社經地位等。

如果用「人話」來表達,即女性在家裡的地位低微,主要工作是照料家裡各人的頭暈身㷫,有病不會隨便開口跟人說,因為病了離家看醫生或住院,又有誰來打點家裡的一切呢?

再者,自給自足的女性只會在香港出現,但柬埔寨鄉村地區的女性難有「私房錢」,根本沒有餘錢繳付車資、住院和留院的費用。就算政府對治病有準貼,許多女性也不知道這些補貼的存在。

年老的女性要面對的問題就再多一點。她們不單害怕手術和治療,我們的鄉村義工說,偏遠地區的老人家多留在家,安排了活動她們也不會來,亦不懂打電話尋求協助。她們覺得因年紀大而失去視力十分正視,命運是不能改變的。

Pre operative examinations and anestetic. Thol Choy 46 from Samrong district, Oddor Meanchey province in Cambodia has been completely blind with cataract for years. Chang 17 her eldest son, Yea, middle son 8 and youngest son Chet 1 and Thass 4 year old daughter.

女性佔全世界失明患者的 55%,數字高達 2,000 萬;患視力障礙的女性更多達 1 億 2,000 萬。但大部份的失明個案都是可以解決的。例如女性較長壽,容易患上白內障,但一個 20 分鐘的手術,便可以令人恢復視力。女性不應該因為性別,而得不到應有的治療。

Patches off the day after surgery. Oddor Meanchey Referal Hospital Cambodia.

護瞳行動提倡女性應該享有與男性同等的機會,接觸眼疾檢查和手術治療,並能夠安心享用有關服務。透過在女性經常出沒的地方,例如母嬰健康院安排眼疾檢查和教育,訓練更多女性醫護人員,嘗試降低女性患上失明的機會。國際婦女節臨近,正如今年的口號說︰Balance For Better,兩性夠更平等,社會能向美好邁進一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