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九一一

作者攝

有些日子,過了多年,每到紀念之日,總能憶起獲知消息那刻,身在何地。

2001 年的 9 月 11 日,我在拉薩,住在亞賓館。那天起床後,看到在旅館的壁佈板釘著一張紙條,英文書寫,叮囑美國旅客儘快跟家人聯絡。

我在拉薩百貨買了一台德生牌的短波收音機,每晚聽著美國之音的評論,說要如何攻擊阿富汗,殲滅本拉登。這種廣播,說了接近一年,從不間斷。記得有一晚太陽黑子活動過於頻繁,我怎麼調收音機,還是只能聽到雜音。

那時每名旅客,不論國籍,當一見面,立即談起 911 事件,取態當然各異。大多旅客,都表現得憂心或同情,唯獨有些漢族遊客,卻莫名地興奮。

我聽一名遊客跟我說,911 當天他在阿里,同行的旅客,一邊看新聞,一邊熱烈鼓掌,興奮得睡不著覺。至於為何見這麼多人死(包括中國人),居然會如此興奮,他們又好像不好意思細說。

這些事情嘛,似乎十多年來,也沒怎麼變。

此幀照片於 2001 年在八廓街拍攝,現在看來就像兩個世界。

 

原刊於作者 Patreon / Facebook / MeWe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