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反川普論述

2020/11/1 — 15:33

紐約街頭,一名戴口罩男子在反特朗普海報前走過。海報上寫著:妖物特朗普。(Photo by Alexi Rosenfeld/Getty Images)

紐約街頭,一名戴口罩男子在反特朗普海報前走過。海報上寫著:妖物特朗普。(Photo by Alexi Rosenfeld/Getty Images)

【文:Charles Liang】

美國總統選舉在即,選戰進行得如火如荼,而川普更是輿論的焦點,距離美國十萬八千里的香港尤其關注今次選舉,輿論分成撐川派和反川派,雙方壁壘分明。很多黃絲人士是支持川普,原因十分簡單,就是支持其強硬態度對付中國,但也有部分知識分子,強烈反對川普,筆者看過反川的文章,有以下幾點想跟大家討論。

首先,筆者認為大多數反川論點的基礎都是來自於鏡頭下放大的印象,或者川普其個人的社交平台留言,但卻未能指出川普實際所犯下的問題。例如,最近的例子是其辯論的表現,批評川普插話不尊重對手、攻擊他說不會和平移交權力、言論違反自由民主價值*(見 特朗普違反民主公義核心價值豈可盲撐?)、不守慣例等,更離譜的是有人將川普的態度和表現,無限上綱,類比他是毛澤東*(見 川普的「當家造反」策略)、林鄭月俄,但這恰恰反映出反川派的無力,完全找不到一個川普所犯下違反民主價值的實際行動,而只能攻擊川普的言論。又例如自由派人士攻擊川擊並不可靠,反口覆舌,在Twitter的話可以五時花六時變,但根據2016年的競選政綱*(不是他個人訪談、社交平台留言、造勢大會言論),他大方向都是按其政綱行事,這與他的印象並不相符。要知道的是,很多地方的選舉,參選者都會許下很多諾言,說得天花亂墜,開空頭支票(奥巴馬如是),到競逐連任時,都會受到對手及各團體攻擊未能兌現承諾,而2016年的評論,一致認為川普上臺後並不會真的對中國加關稅,很多政策都是只說不做的*(見 張博樹:重回叢林時代?— 川普上任後世界格局的可能演變),但川普卻都做了,而這次民主黨並沒有攻擊過川普兌現政綱承諾這一點,側面反映出川普在兌現承諾方面是無懈可擊的,也顯示出川普並不如印象中不可靠。還有一堆指控,例如破壞國際秩序、玩壞民主制度等,但筆者卻未看到任何實際的弄權、跳過規程、無視憲法的行為,例如有人指他越權,聲稱要捉拿希拉莉奥巴馬,但有沒有行動呢?又例如有人批評川普打壓傳媒,但川普除了批評傳媒為Fake news,又有什麼其他踐踏新聞自由的行為和政策呢?不說像中國一樣要求傳媒姓川,但最起碼也要像梁政協一樣點算廣告、寫信或打電話到傳媒或廣告商施壓才對得起踐踏新聞自由的指控吧,筆者還未看過其信件或電話錄音流出(相反,民主黨為了攻擊川普,不惜破壞制度,來進行一個不公平而草率的彈劾,又有沒有人提起? )

廣告

另一方面,自由派人士所看的川普都是一個傳媒描寫下的形象,例如描寫川普是商人,所有事只為做deal*(見 特朗普對華的 agenda,只是 trade deal,不要想多了)、只講利益,在2016年時,大多數自由派評論都說川普不會兌現承諾,到之後說他只是表面強硬,說很快和中國言好,然後說他一切只為貿易協定⋯從來不敢面對現實,就是川普從各方面,包括貿易、科技、留學生、孔子學院等全方位打擊中國要害,甚至如果川普只談利益,根本不用與世界第二經濟體發動貿易戰。這也反映自由派另一問題,他們抽空所有現實情況,只談價值和形象。川普是商人,現在從政,這是事實,而一個商人、政客都不可能是完人。2016年,就有人攻擊川普曾捐錢民主黨,然後有人就攻擊川普要求其孫女用普通話唱歌、在中國有銀行戶口、家族與中國關係千絲萬縷*(見 「侵侵」靠得住?!?)等等,但是,不論政界人士或者商界人士,都會有試探、兩邊押注、跟不同人打交道的行為,但之後的行動才是真正的意圖,而所謂的通共行為(孫女用普通話唱歌、有中國戶口、曾讚揚習近平等等)似乎抵不上他攻擊中國的政策,至少,中共的制裁名單並沒有民主黨人士、環球時報公開支持拜登,這更顯示中國明顯視川普為敵人。而且,如果川普家族在中國有龐大利益,中國理應會動用一切資源,威迫利誘川普放棄脫鈎政策以保其家族利益,甚至以中國的一貫流氓手段,中國應該手握川普的把柄,鋪天蓋地宣傳川普黑材料,而川普四年間卻依然故我推脫鈎政策,十月驚奇也看不到川普家族的醜聞,那更證明川普的利益並不如傳媒描述般大,或者川普寧願自斷米路都要打壓中國。

自由派指責川普不講普世價值,不講人權自由,這也顯示自由派的偽善。例如,高舉人權的歐盟,或者生於東德、深知共產主義邪惡的默克爾所管理的德國,一直隻眼開隻眼閉,和中國做生意,之前不斷迴避中國的人權問題,包括對新疆西藏的多年來的種族滅絕問題充耳不聞、與黃之鋒等民運人士保持距離、軟化對中國虛假疫情宣傳的批評,再之前美國歐盟都沒有意圖對華施壓來救劉曉波、陳光誠的自傳也透露民主黨怕開罪中國而沒有積極把他帶去美國⋯事實是,每國領袖都知道,要是和中國談人權問題,他們選民的在華利益就會受損,為了保住自己的選票,或者自己選民的利益,都不會真的和中國抗議,最多是象徵式譴責一下,但沒有人批評他們講一套做一套。筆者認為政治領袖做的是資源分配,而資源是有限的,所以領袖做的是利益計算,這是無可厚非的。政治領袖從來不是道德的化身,現實情況是領袖多是先計算利益,如果有國家願意為了人權自由等價值犧牲國家利益,那當然值得人讚賞,但如果擺明以利益為先,那也不需要用道德綁架來痛罵,但如果口說人權,卻為了利益而跟踐踏人權的國家合作、做生意,對種族滅絕視而不見,那才是最偽善的行為,而川普只是拋棄那種假面具罷了。

廣告

承接上面,自由派人士最多批評川普的抗疫不力,但正如上面提過,領袖做的是資源分配,實際的工作是由州政府執行,那川普在資源分配上做了什麼錯漏呢?筆者並不能從自由派評論看到有人點出實際的問題,只看到自由派人士指責川普拒戴口罩,就說罪該萬死了。另一個議題,自由派說奥巴馬的重返亞洲政策,就是為了應對中國,而當今反中是兩黨共識,所以就算拜登上臺也扭轉不了反中政策,但是依照傳統方式,由下而上,層層協商,到最後兩方領袖承諾簽約拍照的方式並不能約束中國,奥巴馬的重返亞洲部署未能阻止中國在南海軍事化、美國的網絡安全也沒有因奥巴馬和中國的協議而減少,而川普上臺後多次派軍艦到南海、就南海問題制裁多間中國公司、網絡淨化計劃⋯這些強硬措施和奥巴馬的協商方式形成鮮明的對比,也是港臺市民所樂見的手段。就算冷戰時期,對抗蘇聯是兩黨的大方向,但不同總統都有不同的態度,有軟有硬,而今次選舉,並不能看見拜登的政綱有什麼實質板斧能逼使中國在各方面讓步,而根據拜登當副總統時處理中國問題的手法,大眾並不認為拜登這種以傳統協商方式、和習近平打好關係的人能對中國強硬,最多會是四年不斷談判然後達成無用的條約,或是擺擺姿態強烈譴責一番了事。

川普雖然被人批評單邊主義,但至少在中國問題上,美國是用各種方式來跟其他國家組成聯盟,龐佩奥先後到訪以色列、英國、日本、印尼、韓國等國,目的自然是拉攏各國來組成反中聯盟,而且澳、日等相繼和美國參與聯合軍演,這也是跟單邊主義、有破沒立的批評相反(而且很多國家與中國有貿易來往,組成聯盟不一定就能團結各國一致反中,就像歐盟一樣要一致行事,只要有一國給中國收買就已經告吹,現在川普逐一拉籠反而更易成事。反川派假定拜登能修補盟友關係,組成反中聯盟就能包圍中國,筆者對此十分懷疑)。

另外,上任初期就有人批評川普使美國變得內向*(見 評論:特朗普將塑造更「內向」的美國),減少參與國際事務,但觀乎美國對南海的參與程度,介入香港、新疆、台灣問題,並不比歷屆政府少,需知道,美國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並沒有身分,一個被人批評不講普世價值、不理國際事務的政府在香港問題上多次發聲,並通過關於香港的法案,其實已經「做多咗好多」(都是那句,如果生意人只談利益,保持貿易合作即可,根本不用打貿易戰,或者在貿易戰作小讓步拿了好處見好即收就可以了,香港問題也可以輕輕放下,暗地裏和中共有共識行動,談好下臺後到中國掘金的條件,雙方更為有利),理應得到的是掌聲而非批評。更何況,川普在國際的部署並不是一般媒體描述的那麼簡單,川普先用減稅的方式提升美國經濟打底來承受之後貿易戰的損害(這時候,又會有自由派說川普的經濟成就有賴於奥巴馬打好的根基,但是,第一,世界上很少政策成就是完全不是延續歷任的基礎,就算是蘇聯解體都有人說是列根的星球大戰計劃來拖垮蘇聯的,第二,2017很多人都質疑川普的經濟,因為多數人認為川普會令世界秩序重組,造成很多不穩定因素,而當時自由派傳媒、經濟學家都說川普任來會經濟衰退,隨便谷哥一下2017年的報導,US heading for recession after 2 years of unsustainable growth, economist says;5 Reasons Donald Trump's Presidency Will Include a Recession;Democrats Say a President Trump Recession Is ‘Imminent’。第三,川普任內的就業率、股市,各項指標都是歷史數一數二,這不是單憑奥巴馬的基礎就任何人都能辦到的事,而且,別忘記,川普這時還打算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發動貿易戰的,而當時很多人認為中國經濟欣欣向榮、難以憾動的),再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多次破裂後又重回談判桌,談談打打不斷循環,製造長期不穩定的經商環境來逼使美資從中國撤走,以削弱中國經濟實力,部份美企回美設廠更可帶來就業機會(貿易戰製造長期不穩定環境才是目的,而不是一般人以為川普為了做deal;有人批評川普讚美習近平,但看不到龐佩奥彭斯對中國說的狠話和川普的讚美其實是對立的,目的是做黑面白面,讓中國錯覺認為川普其實也是有意達成協議,因為如果沒有想談好的錯覺,全面翻面,美企就未有足夠時間轉移到其他地方,容易被中共挾持、打壓),然後誇大朝鮮關係的危險,再轉頭繞過中國直接和北韓談判,使中國失去角色,不能借北韓當作談判籌碼,在其他地方,一些專家說萬萬不能做、絕對會挑起大戰、歷任政府不敢做的事,全部做了,例如,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殺死蘇萊曼尼,還有一些外交成就,例如,促成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巴林承認以色列、促成塔利班同阿富汗政府和談⋯這些都不應該是內向美國會管的事,而且這些全是十分棘手的問題,一般人都會認為那些問題是無法解決的,更不會認為川普政府,由上臺就有傳聞內部混亂不堪、官員先後辭職或解雇、個個眾叛親離、有管治危機的政府能達成的,但川普卻一一完成(如果中東問題都能做deal搞掂,那一直是美國的貿易夥伴的中國,為何要發動貿易戰然後一直拖泥帶水呢?這就顯示川普對中國志不在deal),這些外交成就,都是大部份專家都難以想像的,自由派更是口硬批評川普單邊主義。

總括而言,自由派對川普的評價是十分偏頗的,而且只談形象或價值,忽略實際的情況,就正如辯論只是候選人向公眾展示形象的秀,並非真的用作向選民交代政策,但自由派就把其形象當作真正的個人個性和價值來批評川普不尊重民主價值、活像獨裁者,卻無視川普這個「獨裁者」多次被法院否決其命令,又例如自由派口號式批評川普抗疫不力,卻未能細節上點出在川普的職權範圍內處理得不當的地方,又例如自由派批評川普在Twitter讚揚習近平,指川普和中國的利益關係千絲萬縷,但又無視川普對中國的實際行動未曾放軟,招招見血,自絕後路。那些批評川普的文章都只是流於口號或表面,至少筆者未看過一篇從川普的真正落實的政策或細節位上批評其不足之處,最多是川普的個人行為或經商問題(例如逃稅)。翻看以往的自由派報導和評論,無一不被川普打臉,不論是經濟方面,還是兌現承諾方面,但自由派依然堅持自己的偏見和misjudgement。川普是少數兌現選舉承諾、建外交奇功,而競選連任又如此艱難的總統,可見一直以來川普來受到的評價和待遇都是極不公平的。

 

作者自我簡介:想移民外國、追求自由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