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8/5 - 8:45

請帖外交

作者攝

作者攝

話說新華社聲稱,「多國人士認為香港推遲立法會選舉是高度負責選擇」,而在一眾「多國人士」當中,除了典型的巴勒斯坦、肯雅等,還有法國。

有些香港讀者很疑惑,法國人怎麼會認同「香港推遲立法會選舉是高度負責選擇 」?

報道中原文是這樣寫:「法國中國問題專家索尼婭.佈雷斯萊表示,推遲香港特區立法會選舉反映了特區政府面對疫情的務實精神,即以保障人民福祉作為首要任務,避免廣大市民冒著被病毒感染風險而參加選舉。」

廣告

這個所謂的「中國問題專家」,在 2007 年她寫了《穿越西藏》,聲稱要讓西方瞭解「真正的西藏」。在 2015 年又出版了《新疆 — 絲綢之路的一千零一個奇跡》,說「我在新疆感受到各民族對這個國家的熱愛」。

類似的西方人,遠道而來唱好共產政權,在共產政權甚為普遍。我在這裡節錄一段《北韓迷宮》的章節,讓大家看看在被稱為「兄弟邦」的北韓,到底如何玩得出神入化。


節錄自《北韓迷宮》第十章〈南北分界線〉(薯伯伯著,香港天窗出版,2020 年增訂版):

北韓人似乎真心相信主體思想就是世界最前衛的政治及哲學論述,對外國人「熱衷學習」這個似是而非的理論,絲毫不起疑心,不覺奇怪。我隨便翻開朝鮮勞動黨的機關報《勞動新聞》[1],置頂版位是最高領袖金正恩的指導和視察活動,其餘 20 則新聞,居然有 18 條都是跟外國有關,倒顯得極具國際視野。當中 13 條是外國團體如何仰慕朝鮮,2 條是金永南 [2] 祝賀外國成就,另外 3 條則是批評聯合國及美國的對朝政策。

我把那 15 條所謂外國團體對北韓歌功頌德的新聞標題列出來,讓大家感受一下朝鮮的國際觀是怎樣煉成的:

  • 瑞士團體贊揚金日成同志的業績
  • 英國團體網站刊載金正恩同志著作
  • 南非團體網站介紹金日成主席簡歷
  • 德國成立 2017 年白頭山偉人稱頌大會籌委會
  • 斯洛文尼亞成立 2017 年白頭山偉人稱頌大會籌委會
  • 慶祝太陽節 [3] 籌委會在納米比亞成立
  • 摩爾多瓦團體成立慶祝太陽節暨朝鮮勞動黨七大籌委會
  • 哈薩克斯坦成立慶祝太陽節籌委會
  • 慶祝太陽節津巴布韋籌委會成立
  • 一些國家(羅馬尼亞、奧地利、幾內亞和尼日利亞)研究和普及金日成主席回憶錄和著作
  • 一些國家(德國、波蘭和孟加拉國)舉辦金日成主席業績討論會
  • 一些國家(巴基斯坦、埃及和墨西哥)舉行慶祝太陽節討論會
  • 德國成立朝鮮文化研究小組

那些仰慕金日成理論或朝鮮政體的組織,分佈於歐美各國,連尼泊爾也有,起名大多是甚麼主體思想研究小組、先軍政治研究協會或金日成金正日主義研究會等 [4]。尼泊爾的組織名叫記者協會 [5],只有小貓三四隻,卻多次前往平壤朝聖。前蘇聯陣營國家或是今天的朝鮮,最愛這種國際上的「老朋友」,經常包飲包食邀請對方來朝,好收國際及國內宣傳輿論之效。不過這個尼泊爾記協也不是白來的,他們在 2008 年就曾給金正日頒發「尼泊爾國際和平獎」。

你敢想像嗎?金正日真的得過國際和平獎啊!只是這個獎狀的設計,頗像是在加德滿都買到的廉價乾果上面那張包裝貼紙而已。

✽ㅤ✽ㅤ✽

北韓一向自視甚高,非常在意來訪的外國官員及訪客人數和級別。自從金日成那個年代起,就一直有所謂的「請帖外交」,歡迎外國名人前來平壤。受邀者除了政界人士,也有影視藝員。聽洪永城說,他在 2015 年為香港無綫電視在北韓拍攝節目,回到香港之後,居然收到北韓電影節主辦機構的邀請,想他出席這個朝鮮娛樂盛事,但洪永城對這個國家始終有點戒心,只好婉拒。

在 1970 年代,就有至少四位外國高級官員到來朝鮮訪問,分別來自東德、南斯拉夫、柬埔寨,當然也少不了中國共產黨的代表,他們一來,全受到金日成以宮廷的駕勢和排場的親切接待。

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被單獨安排在宮殿的住處,東德領導昂納克則受到了他「有生以來最隆重的歡迎」,而代表中方出席北韓 1978 年 9 月 9 日舉行的建國 30 周年大典,是當時中共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 [6]。小平同志訪問北韓五天,給足金日成面子,金主席非常高興,慶典期間,一直陪在鄧小平身邊 [7]。

我跟中國民族問題專家王力雄談到「請帖外交」這一現象,他聯想到文革期間,中國也豢養了一堆西方的思想政黨,組織往往不到十人。其中一個著名例子,是荷蘭馬克思列寧主義黨,打著馬列旗號,到處招搖撞騙,該黨的總書記化名彼德森,跑到中國 25 次,踩著紅地氈過來,不單獲盛宴招待,還拿了不少紅包,更受到《人民日報》的祝福。這個荷蘭馬列黨的所謂總書記,其實只是一名數學老師,而更有甚者,如此耐人尋味的國際行騙計劃,居然是由美荷兩國的情報機關聯手炮製,用以刺探北京情況。北京由金主搖身一變,成了冤大頭 [8]。

北韓的思想教育,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在大搞金家個人崇拜的造神運動外,再提升朝鮮民族主義。從所謂的大同江古文明,到現代的主體思想,均體現了外人難以理解的民族優越感。在妙香山設立的國際友誼展覽館,放置了老朋友送來讓人啼笑皆非的紀念品,其目的就是營造萬邦來朝的假象。王力雄說:「極端孤立的政權,下面的人為了向獨裁者表現工作成就,故意縱容這些山寨組織。」

古代中國跟現在朝鮮的情況雖然差異頗大,但倒有一個相似的賞貢心態。王力雄在其著作《天葬:西藏的命運》也有提到中國歷史裡的朝貢和賞賜現象 [9]。按天朝的邏輯,前來上貢,即表臣服,自古以來,中國皇帝都把周邊的「蠻夷」上貢視為統領萬方的象徵,以此滿足天子心態。貢品多屬不值錢之物,但朝貢者一入中原,即派兵護送,沿途開銷全包,並厚往薄來,回賜甚豐。貢賜明顯有利可圖,上貢就成了合算的生意。

現代朝鮮所做的,其實就是中華思想 [10] 的平行時空,有著唯我獨尊、宇宙最強的共同心態。香港學者沈旭暉說,北韓的政治宣傳,也許就是恰如其分地混和著儒家哲學、民族主義 [11] 及一丁點的馬列思想。雖然在外人看來有點荒誕,但對朝鮮人而言,卻變成民族驕傲。

在行程當中,我經常會對小韓的講解內容充滿疑惑,但有一點我是非常肯定,就是她對主體思想是宇宙最中心的理論,真心堅信不移。小韓從來沒有向我們主動推銷主體思想,但只有團友問起,她總會非常積極地回答,聽到有遊客背得出一兩句,是由衷地欣喜兼欣賞。去到紀念品書店,她也會善意地提醒店裡的主體思想叢書,均有中文及其他語文的版本。

我總覺得,小韓跟我們聊起主體思想時,語氣不再是導遊,倒有點像是傳教士,對沒有受過主體思想感化的地球人民宣揚主體思想,就是她的神聖責任。

 

注釋:
[1] 我打開的那份《勞動新聞》,是 2016 年 4 月 6 日的中文版。這份官媒的網址
[2] 金永南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長,地位僅次於金正恩,在 2019 年正式退休。
[3] 太陽節即是金日成的誕辰紀念日(4 月 15 日),是北朝鲜最重要的全國節假日。從 1968 年起金日成生日成了北韓節日,到了 1997 年此節日正名為太陽日。
[4] 黃長燁,《黃長燁回憶錄》,北京,華夏出版社,2008,第 7 章提到,世界各地開始對主體思想感興趣,先是第三世界的學者,後來是歐美各國,而東京在北朝鮮的支持下成立了主體思想國際研究所,但黃長燁跟那位日本人的理事長見過面,覺得他並沒有理解主體思想。
[5] 此記者協會的英文名為 Nepal Journalists Association,網頁設計頗為「山寨」 。在尼泊爾有另一個較為正式的記者協會,即 Federation of Nepali Journalists,兩者應該沒有關係。
[6] 1978 年 12 月 18 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在北京開幕,正式確立了鄧小平實際最高領導者的地位。
[7] 傅高義(Vogel, Ezra F.),《鄧小平時代》,香港:中文大學,2012,第 241 至 243 頁。
[8] 更詳細的資料,可參看《華爾街日報》的文章〈In From the Cold: He Was a Communist For Dutch Intelligence〉
[9]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台北:大塊文化,2009,第一章〈主權問題出現以前的中藏關係〉。
[10] 在朝鮮半島上,還曾出現所謂的「小中華思想」,朝鮮的儒學家認為,朝鮮取得中華文明,以「小中華」自居,視他者為夷狄。
[11] 這個觀點,在 Lim, Jae-Cheon,《Kim Jong Il’s Leadership of North Korea》,倫敦: Routledge,2009,第 7 頁及 57 頁有更詳細的描述。當中寫道:「金正日在儒家思想及民族主義的社會環境成長……北韓媒體把他塑造成個忠誠孝子。」

《北韓迷宮》增訂版

作者:薯伯伯
出版:香港天窗
年份:2020 年增訂版

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及各大書店,均有發售。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