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2/3 - 14:04

讀在疫症蔓延時 — 提防一帶一路瘟疫

有一本書,不敢介紹人讀,因為捧在手上,猶如一塊磚頭,七百多頁,厚度嚇人。這本現代傳染病紀實文學 The Coming Plague (《瘟疫來臨》),今天瘟疫蔓延時,每個人呆在家中,是時候讀了。

作者葛瑞特(Laurie Garrett)記者出身,書寫科學與疾病題材,得過普立茲獎。The Coming Plague 每一章講一種傳染病,伊波拉、黃熱病、鼠疫、瘧疾、愛滋病等。書成於 1994 年,但沒有過時感覺,因為每一段歷史,都是一個驚慄故事。每種傳染病,總從一個又一個謎團開始;葛瑞特是說故事的能手,書寫抗疫,無聲的戰爭、隱密的敵人,有如歷險小說、又如福爾摩斯破案實錄。

葛瑞特(Laurie Garrett)《瘟疫來臨》(The Coming Plague)

葛瑞特(Laurie Garrett)《瘟疫來臨》(The Coming Plague)

廣告


她寫伊波拉病毒大爆發,從剛果叢林一條小村落平凡一日開始,一群人突染急病,病人眼神空洞,神智迷糊,相繼死亡;當地葬禮傳統,要婦女潔淨屍體挖空內臟,但她們什麼工具都沒有,只有一雙手,徒手清理;結果家族集體感染,怪病蔓延,附近村落陷入恐慌,頓成鬼域;地區只剩下一家修女管理的醫院,醫療用品耗盡、病人逃走、修女魂歸天國;只剩最後幾人,自我隔離,最後一道武器:祈禱……(伊波拉病毒第一次爆發詳細過程,及葛瑞特之寫作風格,請讀「伊波拉演義」一及二。)

葛瑞特採訪過三十次疫症,紀實故事,從小人物看全球衛生問題,道盡貧富差距、文化鴻溝、人的愚昧、官僚的麻木不仁。她說,每次疫病都會見到人性光輝的一面,醫護英雄與社群守望相助,也見到人性的醜惡,互相詆譭、推卸責任。

讀過《瘟疫來臨》一書,你大概會明白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為何竟然盛讚中國抗疫有力,檢測病毒速度快速,「致力公開透明」,講盡好話。他們看慣第三世界衛生之驚人落後,來到北京如入大觀園,驚嘆一星期就建成一間醫院,硬件頭頭是道。宏大建設從來令人拜倒俯伏,展示硬件從來是白事當喜事的靈丹妙藥,今天更有無人機凌空鳥瞰工地,配以激動人心的音樂。眩目外衣令世衛一眾專家看不到疫症爆發早期,中國空有先進病毒檢測技術,危機卻秘而不宣;空有高科技通訊軟件,卻把建言當謠言;空有龐大人力物力組織力,抗疫期間公安國安不忘維穩掩人之口。

《瘟疫來臨》是舊時經典,除了讀這本書,也可關注作者的 Twitter,葛瑞特一直關注武漢肺炎,近日更以「歡迎來到一帶一路瘟疫」為題撰文,提醒全世界要留神。她認為中國政府疫情初期誤導公眾,宣稱新病毒可防可控,把醫生呼籲當謠言,錯失了抗疫良機。她一直擔心,全球化的運輸網絡,會把過往集中於局部地區的傳染病,傳遍世界,特別是危及非洲等醫療水平低下的落後國家,導致更難控制的人間慘劇。

特別是「一帶一路」以後,中國與第三世界國家交往繁忙,葛瑞特指出,一帶一路連繫了全世界三分之二人口。

連繫三分之二人口的網絡,也就有可能成為病毒速遞的網絡。縱使發展是虛火,各種公路基建倒是如火如荼,中國工人出現在全世界貧困與荒涼的土地;一旦疫症傳到這些公共衛生醫療水平低下的地區,演變成「一帶一路瘟疫」絕不為奇。

普通人如何避免感染?葛瑞特分享的經驗頗為另類,她在全球各地採訪過三十次疫病,她認為口罩在室外用途不大,重用口罩更是大忌,因為口部的細菌及穢物容易積聚,極不衛生。(這些經驗之談有根據,有衛生專家亦認為,口罩的保障不充足,在戶外戴作用亦甚低,而且予人一種「安全假象」。)

葛瑞特說,她主要用手套,每天換新一雙,特別注意,不要觸摸臉和眼;注意避免接觸物件,例如門柄、欄杆、電話、手提電腦,總之任何會用手接觸而不是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家中立即換上全新毛巾,毛巾是病毒溫床,每星期最少洗兩次;吃飯時用公筷,避免去人多擠逼的地方,談話時與對方保持最少半米距離,不擁抱不接觸。祝大家好運。

 

相關文章:
伊波拉演義
伊波拉演義(下篇)
瘟疫蔓延時 20 種回憶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