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越南還能信賴俄羅斯抗衡中國嗎?

2020/10/16 — 8:02

圖片來源:Maurice Koop, Flickr, https://bit.ly/319qYeQ, CC BY ND 2.0

圖片來源:Maurice Koop, Flickr, https://bit.ly/319qYeQ, CC BY ND 2.0

【文:王家豪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碩士,羅金義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今年 6 月俄羅斯聯邦慶祝建國 30 周年,駐越南大使 Konstantin V.Vnukov 特别在越南的《人民軍隊報》發表文章,強調發展對越關係是俄羅斯對外關係的長期優先。普京治下的俄羅斯銳意向東方發展,自然希望與冷戰盟友越南重建緊密關係。

當代越南建國之父胡志明的革命思想和方略深受列寧的理論啟蒙。從創黨(最初是印度支那共產黨)、建國(北越)到統一越南,越共都得助於蘇共極多;自 1960 年代中期起後者成為對前者提供援助的最大供應者。基於中蘇交惡以及中越矛盾日深,1978 年蘇聯與越南簽署《蘇越友好合作條約》,正式締結軍事同盟;翌年蘇聯向越南租用金蘭灣海軍基地。在蘇聯末期,戈爾巴喬夫政府主張與中國關係正常化,削減對越南的經濟援助,導致蘇越同盟衰落;蘇聯解體之後,莫斯科與河內的「獨特關係」彷彿明日黃花。

廣告

今天的越南是俄羅斯重返中南半島以至東南亞的關鍵之一,經貿合作是重要領域,去年越南是俄國對東盟貿易金額高踞首位的國家。不過,近年俄羅斯與中國提升關係,而越南忌憚中方的南海擴張,究竟中國因素將會如何影響俄越關係?俄羅斯與越南長年維持能源和軍事合作關係,但在南海局勢升溫之際,俄越合作又能否抵禦得住中方壓力?所謂壓力其實也包括經濟誘因 — 當越俄貿易額年達 50 億美元,越中貿易額每年已經超過1千億。

南海之爭:越南還可信賴俄國嗎?

廣告

「後克里米亞時代」俄羅斯「向東轉」政策向中國傾斜,令越南重新評估其戰略信任度。正當烏克蘭爆發「廣場革命」之際,南海局勢也持續升溫。2014 年中國在存在主權爭議的西沙群島海域設置鑽油台,導致越南與中國船艇爆發碰撞衝突,並且觸發越南民間「反華」騷亂。越南尋求夥伴抗衡中國,但俄羅斯與中方卻愈走愈近,似乎難以全心信賴,所以河內選擇向美國及其盟友靠攏。莫斯科與河内不一樣的對華態度,會否侷限了兩國關係的未來發展?

儘管俄羅斯官方對南海爭議恪守中立立場,但其實際取態相當弔詭。早於1951年舊金山和平會議上,蘇聯曾動議中國擁有西沙和南沙群島主權,但議案不獲通過,蘇聯最終拒絕簽署《三藩市和約》。不過,俄羅斯沒有繼承蘇聯的立場,反而強調自己不是聲索國,無權干預南海爭議,主張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處理相關主權糾紛。根據這個法理基礎,大部分俄羅斯專家認為中國的南海主張不合法,與2016年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的裁決一致。

令人意外的是,普京隨後表態支持中國不承認海牙仲裁法院的裁決,這是否意味俄羅斯將在南海爭議上偏向中方?然而,俄羅斯的取態或許只是顧及自身利益,皆因烏克蘭同年向海牙仲裁法院提出訴訟審理克里米亞主權問題,普京對南海仲裁案的說法是要貶低海牙仲裁法院的正當性,也期望北京日後會「禮尚往來」支持俄羅斯。俄方對此的態度將來還會否又再有改變,其實尚未蓋棺定論?

能源大國在越碰壁

南海蘊藏豐富石油和天然氣,但主權爭議導致海域的能源開發變得複雜。2018 年西班牙能源企業雷普索爾(Repsol)被指受到北京壓力而停止在南海、中國的「九段線」內進行天然氣鑽探,此後只有三間俄羅斯企業願意繼續在南海爭議區域內鑽井開採天然氣,包括合資企業越蘇石油公司(Vietsovpetro),以及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和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有別於西班牙油企,俄羅斯能源企業被視為克里姆林宮的代理人,為國家完成地緣政治任務,理應較更有能力抗衡中國壓力。

俄羅斯石油公司於 2013 年完成收購秋明─英國石油公司(TNK-BP),並且獲得越南在南海06-01區塊的開發權,包括「蘭西」(Lan Tay)和紅蘭花(Lan Do)天然氣田。由於上述鑽井平台位於南海爭議區域內,中國外交部曾對俄羅斯石油公司發出警告:「任何國家、機構、企業或個人未經中國政府允許,不得在中國管轄海域內開展油氣勘探和開發活動。」(2018)翌年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於胡志明市出席俄國智庫瓦爾代俱樂部(Valdai Club)首屆俄越會議,反駁指相關項目位於越南大陸架和專屬經濟區內,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定(2019)。同年底在東盟外長會議,中國外長王毅要求拉夫羅夫勸告俄羅斯石油公司退出南海開發項目,但遭到俄方婉拒。到了今年 7 月中,俄油始终抵擋不住中方施壓,暫停南海鑽探計畫。那麽是俄羅斯對中國的抗壓能力漸見疲乏,而北京對俄國這個親密夥伴的態度跟對待西方能源企業愈來愈「一視同仁」?

除了具爭議性的南海鑽探,俄羅斯也曾經協助越南興建首座核電廠,但項目最終被取消。今年俄羅斯原子能公司(Rosatom)與越南政府簽署協議,俄方將提供貸款 80 億美元以興建寧順1號核電廠(Ninh Thuan 1)。俄羅斯原子能公司視之為形象工程,向東南亞國家展示俄國核電站的安全性,希望核電合作可以擴展至整個地區。不幸翌年發生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嚴重損害越南國民對核電的信心。禍不單行,2016 年台塑河靜鋼鐵廠泄漏化學品,污染越南海洋生態,再次喚起群眾對環境議題的關注。再者,經過多番延誤之後,核電廠項目也逐漸失去經濟效益 — 越南的電力需求增長較預期低了接近一半,但建造成本卻上漲逾一倍至180億美元。基於上述事態發展,越南於 2016 年底宣布終止興建核電廠計畫。作為雙邊合作的旗艦項目,這項目告終實在不利於俄越關係發展,尤其是兩國的經貿往來遠不及政治熾熱。

競逐越南軍火市場

多年來俄羅斯一直是越南的最大軍火供應國,出售先進武器間接協助越南制衡中國。對越南而言,俄羅斯武器相對地便宜和耐用,所以雙方多年來保持良好軍事合作關係。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報告,在 2015 至 2019 年間,越南的 74% 進口武器購自俄羅斯,其次為以色列(12%)和白羅斯(5%)武器。越南從俄羅斯採購了六艘基洛級潛艇,亦在俄國的技術轉移下生產 VCM-01 反艦導彈,大幅提升其海軍抵禦中國威脅的能力。此外,俄羅斯還向越南提供蘇-30MK2 戰機、棱堡岸基反艦系統(K-300P)、T-90 主戰坦克等等。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教授 Carl Thayer 相信,目前越南的軍事裝備當中,有 85% 來自俄羅斯。

不過,近年河內正尋求擴展其武器供應鏈,逐步減少對俄羅斯武器的依賴。隨着越南經濟保持穩定增長,其國防預算亦穩步上揚,河內有意從以色列和歐洲國家購入較先進的武器,進一步提升其軍事實力。另一方面,俄羅斯與中國不斷走近,讓越南憂慮武器供應隨時被中斷,於是加快了它推動武器供應多樣化的念頭。2015 年越南向以色列採購 SPYDER 防空系統,以彌補俄羅斯 S-300 防空導彈的不足;同時,河內曾考慮購買法國「陣風」(Rafale)及瑞典「鷹獅」(Gripen)戰機,以取締老化的俄羅斯米格-21 戰機;另外嘗試從印度購入布拉莫斯(BrahMos)超音速巡航導彈,力可摧毀中國在西沙和南沙群島的設施。

近年美越關係也見升溫,2016 年奧巴馬政府全面解除對越南的武器禁運,容許越方採購美國先進軍備。此舉除了制衡中國在南海擴張外,還試圖與俄羅斯競逐東南亞軍火市場。不過四年過去,上述美國的政策似乎姿態多於實際成效:越南曾考慮從美國購入 F-16 戰機和 P-3C 偵察機,但至今仍然未成事,其中原因包括美軍武器定價過高,操作也過於複雜。2018 年美國通過《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制裁向俄羅斯購買軍備的國家,但越南卻獲得豁免;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當時解釋,傳統上越南從俄羅斯購入大量武器,但河內正準備與華府建立軍事合作關係。美方的回應,是不是正在暗示中國的威脅較俄羅斯更為深遠?

越南「多向量外交」戰略

誠如東京的國際基督教大學學者 Stephen Nagy 所言,河內甚是積極去確保資源來自多個國家,包括俄羅斯、美國甚至日本,展示它不會進行單一結盟,而是要建立多元化的關係。越南當然樂見美國與俄羅斯雙雙協助抵抗中國,現實上克里姆林宮的戰略意圖卻是要求河內與北京合作,以打破美國的亞太霸主地位。越南與俄羅斯的利益是否難以調和,有待驗證,但河內的戰略優先考量恐怕不會再放在莫斯科身上,而是深化跟美國及其亞太盟友的安全合作,因為只有美方願意及有能力遏制中國的南海行為。其次,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和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當選後,河內逐漸對美方與菲方抵禦中國擴張的承諾抱持疑問。因此,越南同時尋求與中國緩和關係,以避免雙方爆發戰爭衝突。

對河內而言,俄羅斯的戰略重要性已經及不上美國和中國,但依然歡迎跟莫斯科交好。雙方高層互訪非常頻繁,去年越南總理和國會主席就訪問了俄國,而俄國多位部長都出訪越南。今年夏天俄羅斯推出全球第一種新冠疫苗,雖然其安全性和成效被受西方質疑,但河內政府依然甘願「冒險」購買並接受捐贈;除了出於價格考慮外,或許也建基於兩國某程度上的信任。誠如俄國學者所言,越南與俄羅斯的關係目前處於過渡階段,兩國依賴冷戰時期的友誼予以維繫,但這段歷史的作用是否正逐漸消失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