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趨勢系列》第四講|大局觀:拜登的局限 解釋為什麼特朗普由起初視習近平為朋友後來變成敵人?

2021/2/25 — 16:06

歡迎大家收看收聽《趨勢系列》第四講,今日本來要講的題目是印度、日本、波蘭、土耳其的冒起,對全球局勢發展的影響,尤其是對美中之間的角力有什麼影響?不過上一集有關美中關係的趨勢內容,有朋友睇完之後,表示不同意老徐的分析,他們大部分的理據是拜登上台已經逐步推翻特朗普時期一些針對中共的措施,所以顯示拜登主政之下的美國會向中共跪低。所以我決定加餐,講一集何謂「大局觀」,而「大局」是如何制約或是推動政治家的行動和決策。

在這個趨勢系列𥚃,老徐會跟大家講全球的趨勢,包括政治、商業、科技、教育、醫療、交通運輸、娛樂等各方面的趨勢,除了政治內容會同步在 YouTube 發放之外,其他的趨勢內容都只會在我的 patreon 會員專頁發放。大家如果對世界趨勢的內容有興趣,請到 patreon 成為老徐的會員,就可以聽到由老徐為你主理的《趨勢系列》,而且除了有影像檔,還有聲檔和文字檔,大家可以選擇自己接收的方式,又或是一邊聽一邊看文字。之後,老徐會陸續在 Patreon 為大家預備不同的系列式內容。

政治形勢大局

廣告

上一集有關美中關係的趨勢內容,有朋友睇完之後,表示不同意老徐的分析,他們大部分的理據是拜登上台已經逐步取消推翻特朗普時期一些針對中共的措施,譬如撤回對孔子學院限制規定,白宮已於 2 月 10 日回應,表示有關撤回規定的指稱是「不實」的,又有網友指拜登上場,就立即撤回特朗普對中資機構在美國上市的各種要求,包括要依從美國的會計準則,這也不是事實。至於拜登政府要求法院暫停審理禁止有關 Wechat 和 TikTok 在美國使用的案件,這確有其事,理由是拜登政府需確保有關應用程式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指控是否成立。

我同意拜登在中共滲透美國的處理手法一定跟特朗普有所不同,當然拜登的「磁碟門事件」亦令人擔心他因此受制於中共,我認為這種擔心亦屬合理。

廣告

不過,我在上一集所說的是「大局」,這個「大局」已經形成,在這個大局之內,所有的局中人(players)都受到一定的限制,譬如說,美中從歸如好回復奧巴馬上任初期,習近平仍然未當上中國國家主席之時那個模樣,這是不可能的。主要的原因有兩個:一、中共的超限戰或說隱形戰已經成為國際社會的 common knowledge ,二、新冠世紀大疫令全球尤其是美國對中共產生不能逆轉的惡感,在疫情受控後,對中國追討責任和賠償也必然到來,到時美中關係只會進一步惡化。

遊戲規則/制度大局

另外一個影響大局的叫做「遊戲規則」,也就是所謂的制度。上一集節目,我提及的美國的政府與國會互相制衡,拜登上台,也必須按照這個遊戲規則辦事。事實上,特朗普任總統期間,就是受到這樣的遊戲規則制約,最後他要落台和落台之後發生在他身上的事,都是受這種「遊戲規則」又或説「制度」的制約。若果拜登想改變由蓬佩奧 default 的對中共的首先不信任並要求中共用行動改變其在全球的「超限戰」策略,改為先信任並重回談判桌,拜登必須說服美國國會大多數的議員。否則,國會可以透過通過立法的方式,要拜登對中國實行強硬的路線。若果國會有超過 2/3 票通過這些法案,總統不肯簽署,國會可以重新通過,只要仍然是有 2/3 的議員支持,總統就不得不簽署,這亦是屬於所謂的「遊戲規則」的大局。

美國的制度,從來都是一種權力平衡,以制約單一權力獨大。而西方經過了數百年的憲政制度的建立,就是權力制衡。所以總統不是為所欲為,這跟極權體制很不同,雖然極權體制的獨裁者也會受到官僚系統某程度的制約,但他的權力仍然大很多,而且他掌握每一個人的生死大權,所以基本上他無論是做好事還是做壞事都可以去得很遠很廣很盡。

目前美國朝野對中共存有極大疑慮。事實上,特朗普當政期間,制裁中共的議案都是由國會兩黨主動聯合推動,並且絕大部份都是獲得超過三分之二多數票數通過。拜登上台,我們看不到對中共的疑慮這個大局有任何改變。所以即使拜登想放軟手腳,國會也可以主動出擊,這亦是所謂的「遊戲規則」的大局。

所以,無論是那一個人做美國總統,也不能扭轉這個「大局」!這是趨勢分析和具時效性的新聞評論的不同。趨勢要看的是大局,當中甚至要追索歷史軌跡,而新聞評論是看一時一事,一時一事只會有短期效應,不會影響大局。

說到「遊戲規則」或說「制度」的大局,有關西方民主制度的穩定性大家都非常明白,西方經過數百年孕育出的憲政民主就極少出現要透過暴力「政變」推翻現有政權的情況,可能有人立即舉出緬甸或是自 2010 年 12 月 17 日突尼西亞爆發茉莉花革命以來出現短命的民主政體。但其實民主國家不單是一套選舉出政府的政治制度,還包括憲法與法治制度的確立、公民社會的建立和軍隊效忠等問題。我們可以說,大體上,西方國家已經解決權力移交的問題,在民主的制度之下,人擁有思想、言論、信仰與創作等自由,生命和財產安全獲得保障。所以,民主社會有極高的改錯能力與空間,這是民主政體的「大局」。

至於極權體制又如何呢?「政變」的危機從來沒有消失,就在習近平上台之初,就有所謂的「新四人幫」政變集團,包括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和令計劃。習近平上台至今,有關「政變」的傳言從來沒有停過。另外,極權體制下,會出現好的領導人,也有機會出現壞的領導人,由於領導人的權力欠缺制衡。若是出現康熙,就會有所謂盛世,但若是出現了窮奢極侈的隋煬帝楊廣,人民受苦,國祚短命。在極權體制下,人民沒有思想、言論、信仰與創作等自由,生命和財產安全不獲得保障,一切都視乎在位者給予多大的空間。所以,人民為求自保,不會對在位者提出有機會令自己惹禍上身的意見。於是,極權體制下有多少改錯能力與空間就視乎在位者給予多大,這就是極權體制的大局。

所以從這種制度的大局觀看,從短期看,極權體制下,由於施政效率一般較高,若是遇上明主,就會出現戰勝民主國家的短期局勢。但是拉長時間看,極權體制始終不穩定,錯誤出現後會一往無前,直至朝代的衰亡。雖然有很多人說法蘭西斯·福山1992年出版的《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預言民主制度會獲得最後勝利看似沒有實現,但我認為再過一段時間,當憲政民主制度作出足夠的調整與修正,民主制度始終會獲得最終勝利。

歷史時空大局

我們再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大局,叫做歷史時空的大局。事實上,特朗普上台也是一種民粹主義抬頭下的大局,就算2016年參選的不是特朗普,還是會有另一個手持民粹主義大旗,鼓吹美國優先,實行單邊主義的另一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在這個歷史時空(moment)下出現不是偶然,而是有一定的歷史背景。

習近平的上台,改變昔日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改為「敢於亮劍」、「四個自信」,到最近仍然強調,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與勢在我們一邊」,「機遇大於挑戰」等等,這也是歷史的大局!也就是說歷史行到這一點就會出現的局面。

又或是所謂的「修昔底德的陷阱」(Thucydides's Trap),中美必須一戰,也就是說,當新興強國威脅到現有強國的國際霸主地位時,就會導致的一種明顯的戰爭傾向,這也是一種歷史大局。

過去我們有一種爭論,究竟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老徐的答案是先是有「時勢造英雄」,後才有「英雄造時勢」。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例,德國有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敗陣和屈辱,才制造希特拉上台的機會,有了希特拉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邱吉爾才有成為英國戰時總理的機會,並帶領英國戰勝德國。

美國和中國現在處於的歷史時空正是中國的冒起和美國的內亂,習近平看到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下的機遇。美國看到了中國的威脅,再不壓制中共就有可能被它追過。

在這樣的歷史時空之下,任何人當美國總統都不可能不使盡全力壓制中國的冒起,正如現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Antony Blinken)所說,特朗普對中國採取強硬的態度和原則是正確的。不過做法是錯誤的。換言之,拜登與特朗普對中共壓制的方向是一致的,只是方法不同。

好了,我希望這個講解,能夠讓大家明白,我在上一集所說「為什麼拜登不可能推翻特朗普的伐共路線?」的真正意思,不是拜登不會撤回特朗普的伐共措施,而是他沒有能力改變美中對抗的大局。

這亦解釋了為什麼特朗普上台之初稱習近平是好朋友,之後關係逐步惡化,由起初時不時會互通電話,到最後互不揪睬。他多次讚揚習近平,甚至對於習近平修改憲法永續中國主席之位表達羡慕,有人話,特朗普稱習近平為朋友只是麻痹敵人的策略,或者是吧!不過,我認為特朗普上台之初,根本沒有視中共和習近平為敵人。

這就是我所謂的大局,局中人無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都會受到大局的制約。

最後,我將這個「大局觀」拉回來看香港,每逢農曆年初二,新界鄉議局主席都會按習俗到沙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祈福。今年抽到的是第 45 號中籤,有說從內容看其實應該是下籤。籤文為:「下手須教一酌先,世情局面苦徒然;積薪歷火非無事,識者能知火未燃」,解曰「凡事不合」。又或是說香港的局勢十分危險,就連劉業強也說,車公給政府很大警號。

籤文的第一句就說大局了:下手須教一酌先,周子恩在《立場新聞》的「周子解籤 2021」這樣解釋當中的「酌」字:《禮記.坊記》:「上酌民言,則下天上施。」鄭玄注:「酌,猶取也。取眾民之言以為政教,則得民心;得民心,則恩澤所加,民受之如天矣。」意謂施政要聽取百姓的意見,就可得民心;既得民心,百姓就會覺得受君主的恩澤好像受上天的恩澤一樣。

今天的香港大局,就是為官的不肯聽取市民的意見,因此不得民心。

另外,從大局看,我們也知道香港在美中激烈角力之下是不可能會有好形勢的。中共在去年 7 月 1 日匆匆推出港區國安法,可以說是在與美國激烈碰撞之下顧不了那麼多的下策。而只要美中角力持續,就好比兩幫人在一個舖頭內爭執,打起上來,隨手拿起物件就丟,這間舖頭能夠不受損嗎?

好了,今日我跟大家講了以大局觀看時政,無論是從新冠世紀疫情之後的「政治形勢大局」、美國和中國政治制度的「遊戲規則大局」和從美中兩國處於「修昔底德陷阱」的歷史時空大局,美中的對抗和關係的惡化不是拜登可以改變的。

好了,這一集就講這裡,下一集我會講在美國和中國國力下降之下,加上蘇聯於 1991 年 12 月 26 日宣布解體後,有否第三甚至第四強冒起,而她們的冒起又對美中角力有什麼影響?下一集見!

作者 Patreon page:https://www.patreon.com/TsuisTalk

作者 Facebook Page:https://m.facebook.com/TsuisChannel/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