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路透》追擊維吾爾人被送至省外工廠勞動 公安移送、起居飲食被監視

《路透社》發獨家報道,詳述一美國上市公司,如何透過中介與新疆當局達成協議,使用維吾爾工人。報道指,這些工人起居飲食被區隔,且受當局監視,事件或涉強制勞動。該上市公司承認有 365 名維吾爾工人在工廠工作,但否認他們是強制勞動,惟指其公司沒有就工人來源作盡責查證 (due diligence)。

中國外交部指,強制勞動是謊言。

涉事公司是美國搖控器生產商「環球電子公司 (Universal Electronics Inc, UEI)」。報道指,該公司與新疆當局達成協議,將最少 400 名維吾爾工人轉移到該公司在廣西欽州的工廠,是首次確認有美國公司參與被視為強逼勞動的工人轉移計劃。在 2019 年 5 月到 2020 年 2 月間,共 6 組工人從新疆轉移到 UEI 的工廠。

成立於 1986 年的「環球電子公司」,是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企業,其客戶曾包括 Sony、Samsung、LG 及微軟等。

報道引述一名官員及欽州政府公告指,新疆當局最少一次付費包機,將被公安移送的工人,由新疆和田地區送到 UEI 的工廠。

受公安監視 區隔起居飲食

《路透社》指,由於未能訪問維吾爾工人,因此不知道他們是否自願工作。然而,綜合欽州政府公開消息與當地國營媒體的說法,這些工人的生活受警方監視,飲食和睡眠也是在區隔的地方進行。以最年輕的維吾爾工人為例,他們在 UEI 住在區隔的宿舍,吃飯也在區隔的飯堂,並由新疆當局委派的經理監視。非維吾爾人不必受監視。

此外,根據 UEI 與中國當局協議,維吾爾工人要在 UEI 設施參與欽州公安及司法部門安排的「教育活動」。未知這些「教育活動」為何。中國政府曾指,法律教育是新疆維吾爾人在「教培中心」(外界稱「再教育營」或「集中營」)營區的關鍵範疇。

報道並指,UEI 每日都要向公安提交工人報告。

《路透社》並引述一採購文件指,2018 年 6 月公安曾以 430 萬人民幣購入一套系統,擬出一份「高危」人士黑名單,這些人士包括恐怖份子,精神病人和新疆人。該採購文件亦特別提到,要有一套電腦系統,在欽州發現新疆維吾爾人時透過公安內部通訊發出警報。

《路透社》指,這些維吾爾人的工作情況,包括獨自作業、被警衛監視和自由受限制,與強制勞動的特點相符。

中介﹕每年「跑數」送 2 萬維吾爾人到區外

報道引述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監察 (Human Rights Watch) 等機構指,許多維吾爾人被強制轉移到新疆及其他地方的工廠,中國希望透過此舉,控制新疆以維吾爾人為主的社會。

報道並引述兩個受僱於新疆和田與喀什 (Kashgar) 當局的中介指,他們每個都要「跑數」,每年各自把多達 2 萬維吾爾人送到區外的公司。有中介更向《路透社》記者展示三份完成轉移的合約,其中一份描述在 1 月轉移 1 千名工人到一湖北工廠。這些中介指,第三方支薪、公安移送、區隔居住,是這些移送協議的例牌。

一個中介說﹕「維吾爾工人是企業最方便的員工。所有事情都由政府管理。」

UEI﹕員工由中介聘用 否認強制勞動

UEI 向路透社指,現時該公司在欽州工廠有 365 名維吾爾工人。該公司指,這些工人與其他中國工人待遇相同,並非強制勞動。

UEI 又表示,該公司支付工人從廣西機場或火車站前往欽州工廠的費用,但不清楚誰付錢讓這些工人前往廣西,也不知道他們在新疆如何受訓。UEI 指,其公司沒有就工人來源作盡責查證 (due diligence)。

UEI 並指,是中介接觸 UEI,洽成今次工人轉移。該中介亦負責僱用該批工人,UEI 不與這些工人個別簽約。

UEI 拒絕透露工人薪金,但指他們與其他工人相同,且高於欽州最低工資。報道引述中國國營媒體指,2 月到埗的工人估計收入為每月 3 千元人民幣。

至於區隔起居飲食方面,UEI 指特設飯堂是為向工人提供維吾爾食品,而區隔宿舍則是「如其所願」讓新疆工人一起生活。

UEI 發言人指,沒注意到維吾爾工人有特別的法律教育活動。

Sony、Samsung 等均言禁止供應鍊涉強制勞動

Sony、Samsung、LG 及微軟均在其社會責任報告表示,他們禁止其供應鏈有強制勞動。

Sony 向《路透社》表示,如發現有任何供應商違反其公司的行為準則,包括使用強制勞動人口,Sony 會採取合適措施,包括要求改善及取消生意合作。Samsung 表示公司禁止強制勞動,但未有回應 UEI 的問題。微軟則指,於 2016 年起已沒有用 UEI 的硬件。LG 沒有回應《路透社》查詢。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指,在美國,透過強制勞動獲利,是違反「人口販運受害人保護法 (Trafficking Victims Protection Act)」。即使強制勞動發生在其他國家,美國的個人或實體亦可負上刑事責任。

報道亦指,UEI 承認「很少部份」的欽州工廠產品出口到美國,而向美國出口涉強制勞動的產品,在該國亦是犯罪。

不過,報道引述人權組織聯合機構「國際企業問責圓桌 (International Corporate Accountability Roundtable)」的副總監 David McKean 指,如果強制勞動是發生在美國以外的地區,現時法律很難令美國政府向企業問責」。

現時美國國會正在審理的法案《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 (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旨在對新疆產品實施更強管制,包括要求入口者主動證明產品並非強制勞動生產。該法案最新版本已在參議院通過,但仍未遞交到眾議院。

中國外交部﹕強制勞動是謊言

中國外交部回應《路透社》指,強制勞動是謊言。外交部指,來自新疆的外省工人與其他中國工人同樣,依法享有受僱權利,包括享有健康保障等福利。

BBC 3 月曾詳細報道轉移維吾爾勞動人口

今年 3 月,BBC 曾報道,中國政府強制轉移維族人到其他省份工作,導致維族人口減少。BBC 指他們取得 2017 年中國官媒播出的一段片段顯示,有中國官員於新疆南部一個小村莊內設立「街站」,招聘維族人到 4,000 多公里外的安徽省工作。然而兩日內無人應聘,官員改為上門逐家拍門。其中一段片段顯示官員不斷「說服」 19 歲女子 Buzaynap 離開家鄉到外省工作,雖然她多次拒絕,但最終在不堪壓力下落淚回應:「其他人去的話我就去吧。」

專門研究人權問題以及現代奴役的雪菲爾哈倫大學 (Sheffield Hallam University) 教授 Laura Mruphy 指:「中國政府持續表示人們是自願參與計劃,但這絕對顯示這是一個不容人民反抗的脅迫制度。」她指出,片段亦反映當局別有用心的動機,即政府以「扶貧」作為論述,但她指政府實際上是「完全改變人們生活、分開家庭、分散人口、改變語言、文化、家庭結構」。

除此以外,BBC 發現一份相信只讓中國高層官員閱讀,但於前年 12 月意外於網上短暫洩漏的研究報告。該份名為《新疆和田地區維族勞動力轉移就業扶貧工作報告》的研究由南關大學中國財富經濟研究院研究人員於新疆和田縣實地考察後撰寫。報告建議政府應以「教育、疏導為主」的政策處理新疆維族問題,而大型勞動轉移更為「感化、融化、同化少數維族人員的重要方法」。因此建議引導更多維族人口至東部及中部發達地區,可減少維族人口密度之餘,也可有助改變他們的思維,「讓他們在勞務工作中,逐步改變他們的思想和認識,改造價值觀、人生觀。」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研究人員 Adrian Zenz 接受 BBC 訪問時表示,「這是史無前例,由頂尖學者及前政府高層撰寫的權威報告。」他指報告反映中國政府以「某種形式」處理過剩人口,以及以勞動轉移方法,減少在維族人於心臟地帶的聚集。Zenc 亦撰寫針對此研究的分析報告,並引述曾任美國集中營紀念館專家的法律意見,指報告已構成中國涉及反人類罪行的有力依據。中國外交部則回應指報告只反映學者個人意見,與事實不符。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