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7 月 18 日,泰國曼谷一場示威期間,示威者蓋熄一枚催淚彈。(Photo by Sirachai Arunrugstichai/Getty Images)

身為香港人,關於 2021 泰國示威你需要知道嘅五件事

【文:登製泰劇港字字幕組】

今日想同大家講三個瀕死泰國人嘅故事。

今年 3 月,清潔工 Unyakarn 企喺政府財政部大樓門前,打開樽老鼠藥一口氣吞下。雖然救得返,但悲劇震驚社會 — 喺佢眼中,貧窮帶畀佢嘅折磨更甚於死亡。

喺街上,無人留意到有個病人似乎有啲唔妥。佢好頭痛,覺得個身好熱,終於頂唔順瞓咗喺馬路邊。著住全身保護衣嘅醫護人員跑到去佢隔籬,但因為醫療系統嚴重超出負荷,送唔到佢去醫院,佢哋只可以坐喺病人身邊,留到最後一秒。

另一邊廂,示威者 Looknut 如常走上街頭。出門嗰陣佢唔知道 8 月嘅呢個夜晚,會令佢其中一隻眼永久喪失視力。當時警方一枚催淚彈射中佢嘅右眼,佢同死亡擦身而過,但從此失去一半世界。

貧窮、疫情、制度不公,壓死呢三個互不相識嘅人。恐怖嘅係,佢哋只係千萬個絕望泰國人嘅寫照。以往大家叫泰國做「微笑之國」,因為泰國人幽默又善良。但其實好多人都冇正視過佢哋喺生活中嘅窘境。

2020 年香港人睇住泰國一幕幕示威畫面,感到無比熟悉。一年過去,民眾依舊喺水炮車、橡膠子彈、警棍之下,大聲控訴社會不公。究竟 2021 年泰國示威背後埋藏咗咩原因?我哋嘗試由香港人嘅角度出發,整理咗我哋需要知道、關於 21 年泰國示威嘅五件事

三大訴求嘅轉向

過去十年以嚟,香港人對泰國政治狀況嘅認知,大概都離唔開紅衫軍、黃衫軍街頭抗爭或者係週而復始嘅政變呢兩種印象,但對於年輕一代嘅泰國人對政治嘅睇法同社運就甚少關注。可能係因為 2019 年嘅社會運動,大家開始能夠同理外地嘅社運同政治議題,去年唔少人都將目光投向高聲疾呼改革政治制度嘅泰國學運。一年過去,泰國學運因為疫情一度停滯,直到近幾個月,示威再度頻起,但亦都同疫情有關 — 今次疫情嘅嚴重、抗疫措施嘅抱薪救火又一次激起眾怒。

回顧返 2020 年嘅泰國示威,佢哋嘅訴求比較政治化,例如呼籲改革皇室體制、解散軍人主導嘅國會、修正軍方制定嘅憲法。但嚟到 2021 年,喺武漢肺炎變種病毒肆虐下,示威者嘅訴求有一啲改變:

  1. 免費提供 mRNA(即 Moderna、Pfizer 等)疫苗
  2. 刪減皇室同軍方嘅預算,將相關支出用嚟應對疫情
  3. 巴育無條件辭職

雖然啲訴求明顯轉向強調經濟同民生問題,但其實控訴嘅對象仍然都係皇室、軍方以及首當其衝、軍人出身嘅現任總理巴育。訴求轉向嘅原因,就要由示威嘅導火線 — 疫苗問題同應對疫情不力講起。

泰國疫苗接種率低 安排備受質疑

今年 3 月嘅時候,泰國嘅疫情初步受控,泰國政府甚至亦都有計劃重開部分旅遊熱點俾低風險地區國家同已經打咗疫苗嘅人。但到咗 4 月初,喺當地知名夜店、娛樂場所出現嘅確診個案禍延全國,喺呢啲地方出沒嘅人都係達官貴人,因此一般民眾亦都對掌握泰國大部分財富、手握權力嘅富人同統治階層萌生怒意,認為係佢哋拖累平民。疫情蔓延速度迅速,8 月中至尾,每日嘅確診病例都係 18,000 至 20,000 宗左右。

面對咁嚴峻嘅疫情,民眾認為政府應該要提供免費、有效嘅疫苗,防止更多人感染,否則面對一次又一次嘅封城,只會令更多人面對越嚟越沉重嘅經濟壓力。但泰國政府喺疫苗方面嘅安排令人民震怒:

第一、打疫苗唔係全面免費。目前泰國政府提供阿斯利康(AstraZeneca,AZ)、科興(Sinovac)同國藥(SinoPharm),三種疫苗,但無論係揀打邊一種,大部分人都要俾錢先有得打。

第二、由於有媒體報導中國製嘅疫苗變成啫喱狀,同埋有醫護人員接種兩劑科興之後仍然染疫死亡,所以民眾普遍對中國製疫苗冇乜信心,大多數人都希望政府可以購買阿斯利康、復必泰(BioNTech)等用 mRNA 技術製造嘅疫苗,免費提供俾民眾。但係,喺疫苗存量不足,科興價格高過阿斯利康疫苗五倍等情況下,泰國政府都仲係選擇採購科興。呢個舉措就被民眾質疑,政府買科興疫苗,係因為泰國正大財團(CP)係科興嘅持股人之一,涉及利益輸送。

疫情嚴峻 貧窮問題加劇 政府難辭其咎

除咗疫苗安排失當,貧窮問題亦都將人民逼入困境,尤其喺疫情下,倚重旅遊業嘅泰國失去咗重要嘅收入來源。首先係熱門旅遊景點接連無法開放,其中曼谷拉差達火車夜市(Train Night Market Ratchada)要永久關閉。

疫情之前,全國就有十分一人嘅每日收入只有 3 蚊美金(大約 23.3 港紙),近 1,200 萬人年收入少於 3,300 美金(大約 2.5 萬港紙)。疫情之下失業率上升,大學畢業生變成失業大軍。

喺上文提到一名喺政府財政部大樓門前吞老鼠藥自殺嘅清潔工 Unyakarn,佢喺疫情下失業,無依無靠嘅佢申請咗政府嘅「No One Left Behind」援助計劃,可惜政府認為佢唔符合領取救濟金嘅資格,於是佢以自殺為抗議手段。呢項政府嘅援助計劃會向符合資格嘅人連續三個月每個月發放 5,000 銖現金援助。喺同 CNA 嘅訪問裡面,Unyakarn 話:「我去到財政部嘅時候我就知道佢哋唔會聽我講……(對佢哋嚟講)啲窮人同豬狗一樣……」

被逼上絕路嘅 Unyakarn 唔係一個特別嘅例子。泰國全國有超過兩千萬人申請「No One Left Behind」嘅救濟金,但當中就只有 16% 被政府認為符合領取救濟金資格。喺 2020 年上半年,一波疫情出現之後,一共有 2,551 人自殺,比起 2019 年同期上升咗 22%。當地衛生部門話呢個升幅係同疫情造成嘅壓力有關。

泰國政府補貼市民嘅資源極度不平均,有好多企業都要求員工出示病毒檢測陰性嘅結果證明先准返工,但每次檢測都要員工自費。喺打疫苗方面就更令人咋舌。泰國政府一度希望喺布吉重啟觀光業,呢個如意算盤政府打得非常響亮,6 月嘅時候,全國只有 2.1% 嘅人接種咗兩劑疫苗,但布吉有接近 70% 嘅人已經打哂兩劑疫苗,差別待遇相當明顯。

泰文翻譯:「點解要出去搞事?」

言論自由屢遭打壓

面對咁嚴峻嘅生活狀況,有好多民眾喺社交媒體上提出政府支援不足、疫苗品質參差等質疑。其實唔只一般人咁諗,好多知名嘅演藝人員都喺自己嘅 Instagram 發聲,質問政府點解唔俾人免費打疫苗、點解冇措施可以舒緩大家嘅經濟危機等等。主演《大佬可以退貨嗎》嘅女星 Yaya 同埋 GMMTV《Dark Blue Kiss》嘅 Tay 都有份。

7 月 22 號,泰國警方傳召咗 12 個曾經批評政府抗疫不力嘅明星接受調查,其中最受人關注嘅就係只得 19 歲嘅 Rapper Milli。佢被傳召之後,#SaveMilli 登上咗當日泰國 Twitter 嘅熱門 hashtag 榜首。泰國警方調查之後,話希望佢哋談及社會議題嘅時候要保持中立,唔應該發佈被扭曲嘅資訊。有分析指,而所謂扭曲嘅資訊,就係指揭露泰國因為醫院床位不足,確診武漢肺炎嘅病人冇得接受治療而要橫臥街頭等死嘅片段同相片。

喺 7 月 29 號,泰國警方發公報宣佈會有措施管制呢啲假新聞,但喺激烈嘅反對聲浪下,政府最後都撤回咗呢項措施。

另外,泰國一直都有刑法第 112 條嘅「冒犯君主罪」同第 116 條嘅「煽動叛亂罪」,用嚟威嚇批評皇室同政府嘅國民。有唔少社運領袖,包括去年喺法政大學集會要求皇室結構性改革嘅學生 Panusaya、著名人權律師 Anon Nampa 等都被警方以第 112 條傳召。

皇室地位超然 政治制度疑存巨大不公

除咗不斷防堵民眾喺體制外嘅異議,體制內公權力嘅不義一直都係民眾嘅關注重點。近來嘅幾宗新聞就可以一覽目前最為人詬病嘅幾個問題。

首先係國會兩院嘅認受性低。泰國國會分成眾議院同參議院,其中參議院嘅 250 個席次喺 2017 年修憲之後就改為全部由軍方指派,而原本由眾議院選出嘅總理,都改為由參、眾兩院選出。簡單嚟講,整個國會嘅控制權都落喺軍方手上。因此,8 月 31 號在野黨發起對總理、副總理暨衛生部長等六名高官嘅不信任動議,經過四日嘅辯論,最終六個人嘅不信任議案全部遭否決。

除咗政制權力失衡,輿論亦直指警方對人民濫用武力。7 月至 9 月嘅遊行示威裡面,警方嘅驅散行動多次惹人嘩然 — 示威者散去後喺行車暢順嘅馬路任意發射橡膠子彈、闖入民居範圍射擊、瞄準貨車司機頭部射擊等,其中一名示威者 Looknut 更被催淚彈擊中右眼,失去視力。節外生枝,喺 8 月 24 號開始,網上流傳一段喺警局內拍攝嘅片段。片段中多名警察對毒販拳打腳踢,並且用膠袋笠頭令佢窒息身亡,仲喺報告中將死因歸咎為過量吸毒。雖然涉案嘅警察遭到停職,但肇事警察喺記者會上嘅態度輕佻,因此民怨至今未平。

喺泰國政治入面,地位超然嘅皇室影響力甚大,漏洞百出嘅君主立憲制亦係今次觸發示威浪潮嘅其中一個主因。泰國疫情爆發早期,泰皇哇集拉隆功帶同 20 位後宮佳麗去德國避疫,令大衆相當不滿。

然而無法改變嘅係,泰國法例規定每年都要喺國家預算裡面撥出 550 億泰銖(128 億港紙)作為皇室嘅緊急備用金,而 2021 年各政府部門撥俾皇室嘅預算係 370 億泰銖(92 億港紙),呢筆預算喺未來幾年仲會繼續增加,而且仲未計皇室名下嘅產業收入。即使喺疫情之下,泰國皇室嘅預算都冇減少。好多泰國人都諗:點解人民窮到飯都食唔飽、冇工開,搞到要自殺,政府俾皇室嘅開支仍然有增無減呢?因此承接住 2020 年學運改革皇室嘅訴求,民眾都要求政府將部分皇室同軍方嘅預算撥落抗疫、經濟援助等開支。

每年嘅 6 月 24 號,泰國嘅抗爭者都會紀念 1932 年嘅暹羅立憲革命 — 當年就喺 6 月 24 日推翻君主專制,佢哋會藉住呢個紀念日表達自己追求民主自由嘅訴求。但近年喺軍方管治下,越嚟越多同 1932 年革命有關嘅紀念碑被移走或者改名。追溯過去,第九任泰皇蒲美蓬(Bhumibol Adunyadet)曾經係在世國王中在任時間最長嘅君主,喺佢在位嘅 70 年間,見證咗 10 次軍事政變,70 份憲法。喺暹羅立憲革命之後嘅 89 年,革命者嘅理想仍然未達成。或者所有抗爭,無論激烈抑或平和,佢都係漫長嘅。

就正如 MLA《散步之年》所講:

「有冇一種可能係
咁啱行緊嘅呢一段
係喺歷史嘅中段
終點係喺好後面
你係唔會見到
但最終係會出現」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不作商業用途嘅本地字幕組,「登製」取自泰文諧音「ตั้งใจ」,解作用心。用心製作,認真派膠。我哋專門翻譯泰國節目,並且相信香港人嘅語言同文化都係獨特嘅,所以我哋會繼續將本土特色融入字幕,希望提供多一個途徑,俾大家去了解自己嘅地方。Instagram / Twitter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