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思台海:是美國欲與中國一戰!

2021/5/10 — 17:02

習近平、拜登、蔡英文

習近平、拜登、蔡英文

上月中,美國跨黨派高層代表團到訪台灣,成員包括前副國務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與史坦柏格,及前參議員陶德等。這次訪問,是美國拜登政府上台之後,到台訪問最高層次代表團;白官官員向路透社表示,三人不但與拜登私交甚篤,更是台灣的老朋友。訪問團還未抵達松山機場,便已經觸動大陸當局的政治神經。期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措詞強硬,敦促美國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及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不要在台灣問題上玩火,及向台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

筆者,從來也沒有懷疑過美國政府藉著打台灣牌,來牽制中國崛起。台灣方面,也肯定心裡清楚,美台之間所謂穩如磐石的關係,除了是美國當下急需晶片以外,更重要是這座不沉航母,與日本充當了美國在遠東地區,最有效拑制中國南北大門的巨型蟹拑,成為了圍堵練以外,又一重要保險。至於中共,在全面管治香港之後,下一個矛盾轉移的排氣口,肯定就是台灣問題,導致政治神經極易被刺激。但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面對台海局勢緊張,已經把戒急用忍束之高閣的中共高層,會否因為錯誤解讀美國訊息,而把自己坑了,進一步推向戰爭的邊緣呢?

黨國體制:平視世界的盲點

廣告

首先,當中國認為可以平視世界的時候,少不免便會以中國標準,又或者中國定義去審視世界。在中國眼中,美國對台一切舉動,都是不懷好意,甚至會過度解讀這份居心,而失去了一份舉重若輕的大國氣度。台灣既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兩岸關係若是如膠似漆,又豈會容得下美國這位第三者呢?中共對台問題往往反應過激,除了是對台灣有「求不得」之苦外,更重要是黨國體制下,導致中共出現視野盲點。

在內地,實行的是黨國體制,共產黨是政權的核心,亦是領導國家,以至一切的核心。所以我們經常會聽到內法院宣判時,對貪污官員的判詞的第一句就是:違反黨紀國法;而不是直接宣布罪行結果。原因是內地的官員絕大部份都是共產黨員,共產黨員一定是政治正確先行,亦一定是愛國者,卻在制度下沒有受過民主選舉的考驗,更無法保證是志慮忠純、才德廉備的賢能之士。重點是,官員在升遷時,若非具備黨員身份,便有可能在考評時被指:成份唔純淨;而難以分享政治權力。而共產黨員是要接受組織部、紀律委員會(簡稱:紀委)的監督。所以,在黨領導國家的前提下,貪官一定是政治上背叛了黨,再被揭發濫用職權瀆職,因為官職只是他的工作單位及身份,而黨員身份是終生的。

廣告

所以,在內地法院,一定程度上最重的刑罰並非死刑,而是剝奪政治權利終生。因為政治權利,是在黨國體制下,與共產黨員身份掛勾,只要你沒有被剝奪政治權利,以中共的黨員管理制度,是會給予黨員改過自身的機會;死刑隨時可以變死緩,甚至保外就醫也是時有所聞。相反,若貪官被判剝奪政治權利終生及死刑,由於沒有了黨員身份的保護,貪官也只得伏法一條道路了!

由於外界對中共體制的不掌握,便經常會搞不清楚,江澤民、朱鎔基為什麼在兩會期間,仍然可以坐在主席台上。這對有民主選舉的地方來說,完全是匪夷所思的僭越。原因是他們的中共黨員身份,令他們是「原」國家主席、「原」國務院總理。他們是仍然擁有國家主席與國務院總理的政治權力,只不過在國家層面不再行使職權已矣!在黨國體制之下,只有已故中共領導人,又或者身陷囹圄的官員,才會使用「前」字,以示他們的政治權力已經消失。

這就是有黨國體制的最主要政治特色,不過如果以這種眼光去看待別國的「前」官員、議員,便極有可能反應過敏。因為在民主國家,當前官員不能連任、前議員不再獲得選民信任的時候,他們的身份便與平民無異,亦不享有任何具公權力的政治權力。極其量便只有總統,可以享有卸任後的「國家禮遇」。這次到訪台灣的跨黨派高層代表團,不但已經是退下火線的過氣人物,更沒有背負著總統特使的身份。所以,他們在美國政壇或許只是尚有餘溫的舊電磁,而極難引起政治核事故。但美國這種低成本的挑釁,便已經令中共一如熱鍋上的螞蟻,更極有可能中了美國預設下的修昔底德陷阱,自我實踐,把武統台灣放上議事日程。

請君入甕:消滅於萌芽之時

就著台海局勢日趨緊張,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表示,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予以反制台獨行徑,並說:勿謂言之不預。根據中共的外交語言,這句說話意思是好自為之,下次便兵戎相見吧!而我們的解讀是,在台灣,民進黨有可能長期執政,人心回歸無望,法理台獨只是時間的問題,中共在感到將要永遠失去台灣的時候,便一如判定將要永遠失去香港的那年初夏,將會不惜一切代價,把台灣收回來。這是台灣當局親美反中,逼中共放棄前總理周恩來「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遺命的結果。大陸現在無論在思想上,還是軍事上的準備,也是逼於無奈的!

但我們有沒有想過,美國不停打台灣牌,又派軍艦在台海游弋,並非形式上恫嚇大陸,是真的想藉著中共沉不住氣,武統台灣,美國便以美台同盟名義,而與中國一戰呢?從這個逆向思維分析,我們所看到的台海形勢與中美緊張關係,可能完全不一樣。首先,我們要理解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霸權所依賴的三根重要支柱,就是全球流通的強美元、全球性綿密的軍事同盟及壓倒性的軍事實力。當中,壓倒性的軍事實力最具指標性,美國在過去數十年,接近是年年征戰,當中當然涉及龐大的軍售收益,但更重要的是,美國可能學習了原總書記江澤民的智慧,把一切有可能影響到美國利益的國家,消滅於萌芽之時。所以,美國是習慣先發制人,令到冷戰結束之後,沒有國家可以在軍事上威脅到美國。

雖然中國的軍事科技發展驚人,但如果我們細看一些關鍵細節,便會發現兩軍雙差極大。其實早在馬航370失蹤時,美國先讓中國派出蛟龍號進行搜救任務,便是要知道,中國的實際潛航實力,要知道潛艇的下潛能力與隱型效果,是擊毀航母的關鍵因素。蛟龍號每下潛一米,均是要承受整個海洋的水壓,他最後無功而還,美國心裡當時便已經有個底了!中國現時擁在的兩首航母,綜合實力仍是遠遠落後於美國,遼寧號只是常規動力航母,而隸屬於美國太平洋艦隊第七艦隊的列根號,屬尼米茲級核動力航空母艦。無論攻擊力及搭載能力都遠超遼寧號,內地有專家言之鑿鑿表示,中國十年之內也可以造出列根號。但原來列根號對今天的美國來說,已經是過去。2058年之前,美國將製造出比尼米茲級,還要強大的福特級航母十艘。要知道航母的總稱是「戰鬥群」,每艘航母下水都是該國綜合戰鬥力的表現。早前,美國有報告指出,美國在軍事上需要長期保持「兩代」超前中國,明顯現時中美開戰,美國仍然是有信心可以打敗中國的。

加上,美國近期的作動頻繁,例如邀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進行四國峰會,表示要打造印太地區的北約。目的明顯是以新名堂,測試他的軍事同盟,是否仍然綿密,仍然穩如磐石。同時,也在看看中國的軍事同盟的虛實。明顯中美若現時開戰,解放軍既長時間沒有實戰經驗,還要孤軍陷入多邊戰爭,是極為不利。即武統台灣不但合理化美國的軍事行動,美國還可以透過觸發一場小型地區戰爭,而導致中國被圍攻,這是極省成本,又可以有效打擊中國的做法。要知道兩軍開戰,主戰場是在中國,而非美國本土,對美國來說是不痛不癢的。

消耗中國經濟成果,摧毀政權正當性

還有一點是美國急於與中國開戰的原因,就是要消耗中國過去數十年改革開放的經濟成果,同時造成中國內亂,推到中共政權。在台灣,前總統馬英九表示大陸對台動武,將會是首戰即終戰的斬首行動。以現時兩岸軍力相差15倍,台灣一架轟炸機都沒有的情況下,馬英九的說法,並非完全沒有道理。但中共若要不惜一切對台灣進行斬首,他過去的經濟成果必然極短時間之內便會被消耗掉。而中共政權的正當性並非來自民主選舉的民意授權,而是為人民帶來美好生活。若經濟走下坡,內循環未能有效運作,他的正當性便不復存在。這個假設還要是在兩岸單挑的情況下,已經可以預視。若中共同時面對多國的戰爭,戰事曠持日久,對外中國便無法自稱強國,對內,民眾會覺得二百萬解放軍大軍,連打一座小島也打不回來,肯定會對槍桿子出政權感到非常不滿。

加上,中共未能速戰速決,以現時內地極易被挑動的民族主義情緒,很有可能不少民眾會踴躍參軍。這將會造成一個非常大的漏洞,就是槍桿子不一定掌握在解放軍手上。冷不防,武裝起來的群眾,會劍指中央。以現時中國的經濟實力,美國是清楚依靠外力,而對政權造成根本性的衝擊,接近是不可能。唯有令他內爆,特別是體制內的內爆,才會對中共造成致命一擊。

筆者相信,以上的分析,內地應該不少鼓吹賢能政治的大賢也會看到。他們可能還會捶胸頓足,認為兩岸是同種同族的同胞,台灣人為什麼手指拗出唔拗入,親美反中,令美國有機會破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呢?如果這批大賢,只是歸咎台獨力量從中發酵,那未免離地。兩岸分治超過一甲子,台灣求的,就是在中美夾逢中生存。普遍的在地人支持的兩岸維持現狀,說白了就是:期望大陸別打擾台灣就好了!台灣身處這個劣勢,就算知道老美只是虛情假意的問候,也總比對岸的喊打喊殺,打者愛也,逼你愛之餘,‘唔愛’ 還要多打幾下,來得令人暖心;自然也比較願意親近美國。

還記得台灣首次政黨輪替之前,內地已經知道國民黨大勢去矣!原總理朱鎔基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誰贊成一個中國的原則,我們就支持誰,我們就跟他談,什麼問題都可以談,可以讓步,讓步給中國人嘛。誰要是搞台灣獨立,你就沒有好下場。這是不失政治正確之餘,也令台灣人感到,朱總理最少懂得尊重在地人的民主選擇。或許,現在是時候重拾朱總理的氣魄。否則大陸對台急統動武,地表最危險的地方應該不是台灣,而是內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