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些在香港註冊的私人軍事公司

2021/5/4 — 20:24

資料圖片,來源:Nikitabuida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Nikitabuida @ Freepik

【文:Let’s Play Wargame】

自二戰以後,香港一直未遇過任何戰爭,有着表面上的「和平盛世」,自 1997 年英軍撤退以後香港人連當兵的機會也沒有,要尋找軍事元素就只有軍事遺址、軍營開放日及 wargame 了。有趣的是,就在這座與戰爭無緣的城市,卻有數家私人軍事及安保公司(Private Military & Security Company,PMSC)在此註冊,使香港在作為新冷戰漩渦中心的同時,暗中見證真實的戰爭。

之所以會有不少 PMSC 在香港註冊借殼,主要是因為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註冊公司程序簡便稅率低之餘,也能借香港市場募集各國資金,接受被制裁國家的委託,以及為不方便出面的客戶與其他國家進行交易。作為中國的對外窗口,外國的 PMSC 可借香港來承接大中華地區業務,中國的 PMSC 則借香港接觸其他一帶一路國家。現時,在香港註冊的,主要為中國及俄羅斯公司,亦有由美國人創立中國注資的公司。

廣告

美系:先豐服務公司

先豐服務公司(Frontier Services Group)由已解散的知名 PSMC 黑水國際(Blackwater Worldwide)創辦人前海豹部隊軍官艾瑞克.普林斯(Erik Prince)所創立。自從黑水國際解散因連串醜聞解散後,Erik Prince 到不同國家尋找機會,在阿聯酋成立的反射回應公司(Reflex Response)因表現欠佳而解散後,在 2013 年轉而來到香港,在中國央企中信國際的注資下,成立了先豐服務,為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提供安保方案,如中資企業在外設施保安方案,留學生與外派教師安全教育,外派職員貼身保鏢方案等。理論上,先豐服務與同樣打入中國市場的美聯安保(USABABY Product Inc.)一樣,只是提供咨詢服務及安保技術培訓而非直接派兵參戰,但先豐服務有多名前美國特種部隊成員坐鎮,以及曾協助利比亞政府平叛,以及與中國國安部借澳門中資銀行戶口為利比亞政府洗錢規避制裁,還有收購國際安全防衛學院(ISDC)以及提供與美國國防部關係密切的總統航空(Presidential Airways)機隊服務,不免令人聯想到 Erik Prince 以先豐服務的名義為中國政府開拓私人軍事市場。雖然 Erik Prince 於今年四月已辭任先豐服務 CEO 的職務,專注於承繼自黑水國際的軍事公司 Academi,但他仍被視為先豐服務的話事人。

廣告

俄系:Slavonic Corps

根據美國國會的報告,由於俄羅斯法律上禁止私人軍事公司存在,不少俄羅斯的 PSMC 皆以香港或塞浦路斯的空殼公司註冊,規避法律問題時,也能以外國公司身份活動以方便活動及避過國際社會對俄羅斯介入的指責。在一眾於香港成立的公司之中,以 Slavonic Corps(Славянский Корпус)最為出名。曾在俄羅斯軍情局(GRU)特種部隊擔任指揮官的 Dmitriy Utkin,退伍後為伯利茲註冊的俄羅斯 PMSC Moran Security Group 工作,2013 年有見敘利亞爆發內戰,他便與在 Moran 工作的同事在香港註冊成立了 Slavonic Corps,承接俄羅斯於敘利亞企業與油田的保安業務。可是,因得到的裝備相當落後,在一場失敗的行動後,他與其他同事被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以從事非法傭兵行為的罪名拘捕。幸好,在有「普京御廚」之稱的 Yevgany Prigozhin 遊說下,他重獲自由,然後 Prigozhin 便資助 Utkin 成立新的 PMSC,以 Utkin 在軍中的代號 Wagner 命名,著名的俄羅斯 PMSC Wagner Group 於是開始為俄羅斯政府服務,協助俄羅斯政府介入敘利亞及烏克蘭的內戰,讓俄羅斯軍人以 Wagner Group 僱員的身份暗中介入內戰,執行俄羅斯政府不方便出面的任務。現在 Wagner Group 也開發了其他中東非洲國家的業務,不少前俄羅斯特種部隊成員以 Wagner Group 職員的身份參與各類保鏢及傭兵任務,為俄羅斯開拓勢力範圍。

中系:德威安保

隨着中國開拓一帶一路,不少中國企業被派駐海外,當中好些是政局不穩甚至內戰頻繁的國家,於是便產生了安保服務的需要。有見及此,中資安保公司愈開愈多,開發這片新興市場。雖說這些安保公司看來與普通的保安公司差不多,但因於衝突地區工作,於是也發展了如同其他 PSMC 般的規模,業務性質也相近。這些公司為了方便在外國發展業務,大多選擇在香港或新加坡註冊,就如不少中國與被制裁國家交易用的「白手套」公司一般。在香港註冊的中資安保企業大多以北京為基地,這些公司包括德威安保公司、曾被指協助關押異見人士的華信中安集團、偉之傑安保公司、有國企背景的中國海外保安公司。在私營企業中,以德威安保較為知名,由曾參與北京奧運安保工作的公安高層成立的德威安保,業務範圍涵蓋重要設施保安、要員保護、遠洋船隻保護、炸彈處理。由於這些公司在海外往往以普通商業公司的身份營運,不便直接把軍備帶到海外,故不少會在目標國家取得軍備與人員。由於市場蓬勃,有不少質素參差的安保公司也試圖分一杯羹,故中國政府下令中國的安保公司的人員要在認可機構如天驕國際安全學院接受培訓後才能派駐海外。不過,由於中國安保公司往往聘請退役解放軍與武警,有不少教育程度不高,連英文溝通技能也不足,故未能如外國 PMSC 般具競爭力。

除了上述公司外,一些在香港有業務的公司也被視為 PSMC,在香港經營保安保鏢與解款車業務的跨國保安公司,便是全球規模最大的 PSMC,在香港會聘請被視為全球最強傭兵的前英軍啹喀兵擔任重要設施保安,在英國會負責國家盛事的安保策劃與營運監獄,在衝突國家會如其他 PSMC 般提供要員保護及重要設施防衛。另外,有 PSMC 身份的跨國醫療與安保公司 International SOS 在香港也設有分公司,在戰地保護人道救援機構及提供衝突地區撤離服務。雖然香港有如此多 PSMC,可多數都是聘請具軍事經驗的各國退役軍人工作,香港人多數只能從事行政工作。不過,這也代表着香港在國際角力中有着重要角色。或許,戰爭離我們,並沒有想像中遠。

 

Let’s Play Wargame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