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鄧家希

2021/3/8 — 13:47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網上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網上片段截圖

她,今年 19 歲,是緬甸曼德勒的華裔少女。她是家中的獨生女,爸爸開設一家理髮店,辛苦的培養她成為一個跆拳道冠軍與舞蹈員。在 2020 年 11 月 8 日,她完成緬甸國會大選的首投,親吻自己紫色的手指,完成她對國家民主的職責。2021 年 3 月 3 日,她死於軍方的槍彈中,她的人生剛開始,就結束在軍方手裡。

緬甸,一直都是亞洲民主化相對低落的國家,從 1962 年以後,長期被軍方把持政權。直到 2010 年以後,緬甸才開始有些許民主進展,翁山蘇姬(昂山素姬)被釋放,並且開始有機會選舉。2015 年,全國民主聯盟獲得大勝;2020 年的選舉,甚至贏得國會 396 個席次,軍方支持的政黨只有 33 席。正當緬甸人認為,民主又再次往前邁進一步時,軍方宣稱這場選舉作弊,中央選委會否認這項指控,軍方於是在 2 月 1 日發動政變,把總統溫敏、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等政府重要領導人全部軟禁,宣布進入緊急狀況,並且由國防軍總司令接管政權。

政變發生以後,她就像數以十萬計的緬甸年輕人一樣,走向街頭抗議。軍方的對策是封鎖網路,並且全面鎮壓。在政變發生之前,在臉書上,她就是個平凡的小女生,會貼自拍照、裝扮成耶誕老人,跟朋友一起出去玩,有著美好的信念與未來。但是在 2 月 1 日以後,她憂心的呼籲同伴,支持緬甸的民主公義。當然,她也跟朋友一起走上街頭,跟著不認識的人,為緬甸的民主抗議。

廣告

她才 19 歲,懂什麼?

她有可能不懂中國在緬甸民主化背後的角色,她有可能還不清楚國會選舉與內閣制的關連,她或許更有可能不確定翁山蘇姬、軍方、國際政治的複雜性,但是她知道,跟政變的軍方對幹,得要付出代價,她可以躲、可以逃、可以繼續她在 2 月 1 日前的生活,但是她選擇對抗,站上了街頭,面對槍砲、子彈、噴水車、監獄,在 3 月 3 日,她跟其他 37 名受難者,喪生在緬甸街頭。

廣告

她在 2 月 28 日的最後一則貼文是這樣說的:

「我是 A 型血,如果我不幸命喪槍口,請把我的眼角膜與其他器官捐贈出去。」

在 3 月 3 日,她忙著掩護其他同伴,還把軍方扔過來的催淚彈丟回去,割破水管讓其他人可以清洗眼睛,向軍方大喊,我們不會逃跑的!接著軍方子彈齊發,她死在軍方的鎮壓中。事後,軍方還將她的棺材打開解剖,宣稱她不是子彈打死的,而是因為「不希望緬甸穩定的人,對她下手暗殺。」

面對緬甸軍方,台灣人無力做什麼。但是請別忘記所有在為這個世界努力,希望有一些改變的年輕人,不論是香港的戴耀廷、梁國維、毛孟靜、吳敏兒、何桂藍、岑子杰等 47 人,數不清的毆打、被監禁的香港人,以及現在正在緬甸努力的無數民眾,他們爭取的,是我們習以為常的一切。而這一切,其實在 30 年前,對我們來說,也是遙不可及。我們要努力捍衛這一切,因為民主與自由,從來得來不易。

她說,Everything will be OK。她是鄧家希,英文名字是 Angel,今年 19 歲,她為了緬甸的民主付出了生命。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