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醜車上路

2018/12/10 — 12:34

博登的老爺車每次出巡都引人注目,因為多年來從未翻新改裝,最醜的車當之無愧。

博登的老爺車每次出巡都引人注目,因為多年來從未翻新改裝,最醜的車當之無愧。

【文︰吳宛盈;相︰Deckert Distribution】

三個加起來超過二百歲的「耆英」,一個「聾聾哋」、一個「跛跛哋」、一個「殘殘哋」,但決心、信心和魄力絕對勝過我和你。70歲的博登帶著94歲的媽媽,坐上51歲的老爺車,由波蘭老家駛至幾百公里外的德國馬德堡。博登希望回到七十多年前,媽媽被囚禁的集中營,以及曾經工作的戰機廠,尋找父母他鄉的故事。

三位「耆英」中,最年輕的白色老爺車大有來頭,它為博登嬴得多項大奬,全因它「夠殘夠醜」,最醜汽車冠軍當之無愧。博登多年前從華沙整形醫生手上購入它,但不似上手主人擅長整形,博登多年來堅持讓它以真面目示人,從未改裝,連車身噴漆也「原汁原味」。側燈破爛,就以膠紙固定;車牌損毁,就以手繪紙皮車牌取代,一身歲月痕跡,最令博登引以為傲。雖然外表殘舊,但它殘而不廢,載著「爸爸」與「嫲嫲」出征遠行絕無欺場。

廣告

70歲的博登行動不便,但仍然盡力照顧94歲的媽媽,二人相依為命。

70歲的博登行動不便,但仍然盡力照顧94歲的媽媽,二人相依為命。

廣告

70歲的博登,外表比真實年齡更「成熟」,曾被誤會是媽媽的丈夫。他腿有點跛、眼有點矇,多走幾步都喘氣,扶著媽媽走幾層樓梯回家,旁人看在眼裡絕對「一步一驚心」。不過,身體障礙絕不影響博登的孝心,除了無微不至照顧媽媽,他亦時常惦記在集中營被毒氣毒死的爸爸。他先帶媽媽到馬伊達內克集中營,希望了解爸爸人生的最後點滴。聽著導賞員講述被囚人士的苦況,博登沉默不語,心中盤算更遠大的目標,到德國尋找父母的足跡。

二人坐上車齡50年的老爺車,長征到德國尋找昔日的故事。

二人坐上車齡50年的老爺車,長征到德國尋找昔日的故事。

94歲的媽媽,是被博登寵壞的「老小孩」,要求多多、「腌臢聲悶」,對老爺車嗤之以鼻;對博登的尋根夢更是諸多不滿。對她來說,七十多年前集中營的痛苦經歷不堪回首,丈夫慘死更是不想回憶,但為圓兒子心願,縱使對舟車勞頓滿腔牢騷,她仍然留守副駕駛座。

博登帶媽媽回到昔日的戰機廠,媽媽望著曾經工作但已關閉的舊東家,百般滋味在心頭。

博登帶媽媽回到昔日的戰機廠,媽媽望著曾經工作但已關閉的舊東家,百般滋味在心頭。

這趟艱辛的奇妙旅程,老爺車偶爾發脾氣「跪低」,經過小修小補後再上路,維修員無不讚嘆它的「魄力」。至於車上的母子總是吵吵鬧鬧,博登嫌媽媽霸道每事管;媽媽嫌博登好奇心重每事問,但吵鬧過後,最關心的仍然是相依為命的至親。每次能夠在酒店好好休息,兩人心情都特別好,媽媽總不願睡覺,回憶以往「排球女將」的點滴,兩人又會一起唱歌,說說笑笑直至入睡。

二人經常鬥嘴,媽媽嫌路途辛苦;博登嫌媽媽嘮叨,但爭吵過後總是陪著對方。

二人經常鬥嘴,媽媽嫌路途辛苦;博登嫌媽媽嘮叨,但爭吵過後總是陪著對方。

雖然舟車勞頓、言語不通,但在三位「耆英」的決心與堅持,以及善心路人協助下,終於目標在望。望著已經關閉、空無一人的戰機廠,媽媽慨嘆景物依舊、人物全非,然後二人又是一陣沉默。

爸爸早年在集中營被毒死,博登一直希望了解父母過去的悲慘經歷。

爸爸早年在集中營被毒死,博登一直希望了解父母過去的悲慘經歷。

長征過後,博登將老爺車放在廢車場,在媽媽的見證下,親手為老拍檔蓋上車罩,《三個耆英去旅行》完美謝幕,大家都可以好好休息。

老爺車有時會「跪低」,但博登拒絕改裝,每次小修小補就繼續上路。

老爺車有時會「跪低」,但博登拒絕改裝,每次小修小補就繼續上路。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12月12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