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眼先教人 — 如何提升發展中地區的眼疾手術量 ?

2020/9/23 — 16:41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已經失明了,更要受朋輩們的欺凌,但Brian不敢向父母透露半句,因為家裏沒有額外的力氣照顧他了。

17歲的Brian生在非洲肯亞,他雙眼患白內障已經六年。小學時他開始看不見黑板,成績慢慢下滑,引起父母注意。一方面老師安排Brian坐在班房的前面, 另一方面家裡籌募了一些錢,送Brian到醫院接受檢查,才發現他眼睛出問題。家裏沒有錢安排他接受手術,Brian唯有靠戴眼鏡和滴眼藥水應付。

Brian升上中學,模糊不清的眼睛成為同學的笑柄。有一天他發現眼鏡被盜。他說︰「我記得小息後回來發現儲物櫃被打開了,我的眼鏡不翼而飛。那時候我完全不知所措。好難過啊,我要向同學借筆記,還要遭到取笑。」

廣告

年青人間的欺凌沒有停止,同學慣常收起他的課本,然後取笑四處慌張地尋找書本的Brian。雖然Brian仍然努力學習,但有時因為視力不清晰,上科學課時最怕弄錯實驗程序。

儘管如此,Brian沒有向父母抱怨半句,也沒有告訴他們眼鏡不見了,因為他知道家裏負擔不起給他買一副新眼鏡。

廣告

有天幸運地Brian的母親知道護瞳行動聯合當地的Latter-Day Saints Charities舉行眼疾篩查營。於是兩母子趕了72公里的路,Brian還穿著校服,為的是趕上難得一遇的手術機會。

要改善偏遠地方的眼健康服務並不簡單。像在肯亞,超過74%的人住在農村,公眾要接觸眼疾服務異常困難。可是單靠外援 — 從外地飛進醫生為當地居民提供手術,始終不是長遠的解決方法。設法改善服務地區長遠的眼健康發展,協助當地發展可持續和自給自足的醫療服務,才能治標治本,改善當地的眼健康服務。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白內障佔肯亞過半的失明個案,可是偏遠地區的眼疾治療數量一直低迷。公眾對眼疾認識不足,有問題不懂得求醫,提升不到手術量,令農村眼科發展裹足不前,醫護人員難以累積足夠的治療經驗,病人亦糾結於治療方法其實非常簡單的眼疾。

另外農村公眾一般認為白內障等眼疾治療價錢非常昂貴。社區診所沒有整合手術治療的資料和報告,難以估計醫療成本和效益。公眾與診所都不了解可以透過醫療保險應付所需開支,病人一般以為要自付手術費,因怕難以負擔而不求醫,或依賴不定時但免費的外展服務,卻忽視了及時接受手術的需要。

2016年護瞳行動在肯亞服務的四個省份Siaya、Busia、Baringo和Migori推行實驗計劃,目標提升四省份的白內障手術量 (Cataract Surgical Rate,CSR),即每年能為每100萬人提供的手術量,用以評估一個地方的白內障手術水平和質素,以及加強社區眼疾治療能力。以發達地區為例,醫院管理局2013年的資料顯示,澳洲、英國和香港的CSR分別是9,000、6000 和2,500宗[1]。2014年肯亞全國的CSR只有約490宗,而實驗四省的CSR則為1,576宗。

在肯亞西部工作的眼科醫生Calvin Ochieng醫生說︰「其中一個眼科醫療人員最大的挑戰,是我們的眼健康資源非常不足,難以維持自給自足的眼健康服務,也欠缺現代和先進技術,以及足夠已受訓的醫療人員來提供服務。」

試驗計劃為期三年,四個省份的白內障手術量成功提升至2019年的3,099宗,數量上升約一倍。計劃推動放棄以往的「中央集權」模式,以加強社區治療能力為目標。計劃內容包括增加能提供白內障手術服務的設施和眼科醫護人員數目、為新眼科診所安裝手術設備,推行公眾教育以提升社區對眼疾醫療特別是白內障的關注和認識。計劃亦目標提升醫院和診所的資訊管理、投放眼健康資金支援,並加強與私人眼科醫療合作,鼓勵更多人到公共醫院接受由公共醫療保險付費的白內障手術。單是醫生Calvin 與團隊,在過去三年便舉行了超過42次免費眼疾篩查營,並進行了超過5,000宗白內障手術。

計劃走到中期,仍然有未解決的問題。例如醫療器材會折舊,持續需要訓練新入行的醫護人員;病人需要手術後跟進檢查,但鄉村始終距離醫院太遠 ,大量醫生卻集中在城巿,病人唯有繼續依賴免費的外展服務。不過這是一個開始,期望計劃完結時能見到更大的進步。

手術後重拾視力的Brian,掀開眼罩後便不自覺地笑出來。他興奮地說︰「媽媽!我看得清楚了!我再不會覺得矇查查了。」Brian的媽媽也難以置信︰「我沒有想過他能再次看見。這條路太漫長了。感謝主,以及感謝所有人,特別是護瞳行動和Latter-Day Saints Charities,誰會想到這天真的來到。」

[1]https://www3.ha.org.hk/haconvention/hac2013/proceedings/downloads/S4.1.pdf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