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文慎入歡迎細閱:有關美國大選嘅十七點諗法

2020/11/8 — 20:09

美國國旗(資料圖片,來源:Jonathan Simcoe @ unplash)

美國國旗(資料圖片,來源:Jonathan Simcoe @ unplash)

一、今屆美國大選,可以話係香港人有史以嚟最關注嘅一次。有評論員曾經話,香港人都冇票,又何必咁為呢件事咬牙切齒,但我會覺得都無謂自欺欺人;畢竟對比起任何一個國家嘅選舉,美國選舉真係影響着世界政經結構,仲有對香港抗爭來講最着緊嘅中國喺全球崛起。

二、一個大家心知肚明嘅事係,喺外交層面唯一有條件或者基礎去對抗北京,好多人嘅廣泛認知都係得番美國,而咁諗上屆美國大選,即係特朗普啱啱當選嗰個星期,我咁啱得咁橋喺美國,就喺總統選舉幾日之後去咗華盛頓,喺冇其他資深嘅民主派前輩同行嘅情況之下,自己飛過去見國會議員、行政機關幕僚同埋舉辦記者會,有啲觀察想同大家分分享一下。

三、時間返到去 2016 年 11 月,自己獲邀去佛羅里達州嘅邁亞密參加高峰會,當時印象都好深刻:一邊喺宴會廳同成堆三唔識七嘅美國人傾偈交流,睇住大投影幕去逐個逐個州份公布開票結果,即時同啲美國人傾美國大選;另一邊喺社交媒體觀察零星香港網民嘅討論,感覺 2016 年香港人對特朗普嘅不信任,都係存在嘅,同而家真係差天共地。

廣告

四、當時普遍嘅講法係,個個都話慘啦慘啦,中共一定會寧願同一個做生意淨係講錢嘅商人來往,然後話佢過去有生意喺香港,所以一定會喺中國政策上面向北京示好,始終商人都係講錢講利益,邊會講人權價值同民主進程。如果深入少少嘅話,唔少智庫領袖或者幕僚就預計特朗普對於外交政策興趣欠奉,只會執行鎖國政策同埋一尾強調美國優先,如果有印象嘅話,大家應該記得嗰陣都係咁講話要喺墨西哥邊界起圍牆,真係冇諗過佢任命嘅國務卿同埋國家安全委員會會點樣理香港。

五、結果呢屆任期將近尾聲嘅時候,當大家回帶睇返四年前唔同時事評論員,對特朗普對中國同埋香港政策嘅預測,都應該會發現基本上估錯唔少嘅。其實呢一個的確反映咗,點解香港同台灣咁多人撐支特朗普,哪怕佢曾經講過話習近平係佢好朋友,或者用暴徒形容香港嘅抗爭者都話啦,單純論結果嘅話,特朗普政府內閣的確係歷史以來最關注同對香港抗爭友善嘅政府,沒有之一;而香港人支唔支持特朗普,真係純粹只會睇外交政策,或者準確啲講,就係對香港有冇着數。

廣告

六、其實我覺得問題就喺度,先唔好講上任前後嘅預測同埋實際,總會隨着國會機關施壓同埋外交系統嘅執行機制而有所調整,所以點解估錯哂。就算香港人撐邊個做美國總統,從香港人優先角度出發,咪只睇對港政策,但對於美國人來講,投票嘅時候咪美國人優先,好多時候都唔會將外交政策擺得好重要,因為種族、槍械、醫療、房屋或者經濟發展,更加影響佢哋嘅日常生活。無論係一個加州矽谷嘅民主黨死忠工程師,或者對鄉郊小鎮嘅白人基層農夫來講,外交政策例如北韓核武威脅或者俄羅斯滲透之類,根本都唔影響佢哋嘅生計。

七、或者更加殘酷直截了當咁講,對美國普羅大眾嚟講,佢哋根本唔關心總統候選人撐唔撐香港,因為佢哋依家都唔關心香港。喺冇國際新聞報道嘅時候,根本美國平民就好難將香港擺入佢哋嘅視線範圍,當大家猶豫美國大選結果係咪反映美國人放棄甚至係出賣香港嘅時候,可能會諗起為拜登站台嘅科技界或者娛樂圈名人,但我都同時諗返起喺佛羅里達州個高峰會嗰度,一個啤酒肚中年肥佬聽到我自我介紹嚟自 Hong Kong 時答我:「Oh! Is it part of Japan?」

八、事到如今,無論你覺得選舉舞弊係證據確鑿,定係如主流傳媒所講係假新聞,就算法官下年一月最後奇蹟地裁定返結果為特朗普連任都好……除非大家覺得幾千萬票都係全部做假,否則我諗美國都有至少 40% 嘅投票選民,總統選舉真係投咗比拜登,更加唔好講眾議院都仲係民主黨揸莊 —— 如果大家覺得爭取美國社會嘅平民支持係重要,而大家又知悉佢哋好多投票真係純粹考慮緊內政問題嘅話,我只想講喺上 Twitter 罵投拜登嘅美國人奶共,甚至連蔡英文祝賀都係向中共投降,對於未來爭取美國社會關注香港呢,真係未見得真係非常有正面幫助。

十、所以,就算拜登大家覺得有哂奶共往績,美國民主黨真係全個黨投共,主流媒體瘋狂審查,甚至 Deep State 控制哂整個美國嘅上層結構,你覺得共濟會已經入侵全世界幕後操控,或者 180 度形勢大逆轉俾特朗普贏番都好,都唔會改變到香港人需要爭取,嗰至少四成大家唔明點解投拜登嘅美國人,同埋佢地嘅民意代表撐香港。而屌票真係未必咁有用。始終風水輪流轉,如果大家覺得美國對香港嘅政策同埋關係要繼續長遠正面咁經營落去,四年後又換另一個民主黨人做總統,個別傾向一個政黨未必真係咁好。

十一、喺民主國家,如果想影響政治人物嘅決定,影響選佢哋出嚟嘅人,係非常緊要嘅,當選民關心,政府就會有動力或者壓力關心。咁好重要嘅係,即使 2019 年嘅美國傳媒可以話係全天候報道香港都好,2020 年當香港抗爭進入低潮期嘅時候,我哋點樣可以令本來只睇內政民生兼唔理外交政策嘅美國人,鼓勵佢哋同樣嘗試抽少少時間同精力關心香港?

十二、總括來講,無論下年一月邊個正式就任總統都好,我覺得而家香港人未來需要注意嘅係兩樣嘢,首先就係政府內閣官員嘅任命,到底下年會有邊個獲任命為國務卿或者白宮國家安全委員,呢兩個外交決策機關,其實喺政府系統嘅日常運作裏面,重要性絕對不下於民選總統。我成日都覺得,特朗普 2018 年初任命蓬貝奧做國務卿,呢個對於後來國務院積極關注香港都有好大嘅影響,而且國務院對香港嘅關注喺任期頭兩年同埋最尾兩年,其實都真係隨着人選切換而有明顯改變。

十三、另一邊廂,美國國會會結束之後,所有未通過嘅法案將會無疾而終。如果想嗰個法案喺新一屆會期有機會通過,首要嘅條件係有議員願意喺未來嘅新會期重新提出有關法案。固然喺國安法之下,身處香港嘅我都會有極大掣肘,好難再作乜嘢倡議,不過我相信海外手足自然會有所準備。正如 2016 年去完佛羅里達州,我就去咗華盛頓,嗰次除咗見佩洛西、麥克高文同埋普頓之外,好關鍵嘅就係同參議員魯比奧爭取,佢亦都喺我嘅行程結束前正式宣佈 — 會喺新一屆嘅會議任期重新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嗰張同佢握手嘅相亦都係由此而嚟。有時喺網上被美國左翼批評時見返呢張合照,諗起連登網民話我聽美國民主黨支笛,都有啲大惑不解,而事實上過去六年我見嘅共和黨國會議員都多過民主黨。

十四、寫呢十幾點嘅內容,我知篇幅好長,或者我都唔太識得喺咁樣嘅網絡氣氛之下,好準確咁樣去表達我嘅觀點出嚟。可能大家都會有啲對我約定俗成嘅印象或者形容詞,會貼喺我身上,但又好坦白講,人喺香港,國安法之下可以同大家分析同倡議嘅嘢,都冇以前咁多,甚至乎即使話條法例冇追溯力都好,呢篇文章嘅內容都幾敏感,但我只係希望喺大家理解美國選舉同埋香港爭取國際關注嘅時候,有多一種唔同嘅理解。

十五、我清楚知道,喺國際社會,外國左翼同埋支持同志平權嘅朋友,就覺得我同種族主義者同埋基右企埋一齊,共和黨支持者就會質疑點解我唔同美國嘅示威活動割蓆,就算一直撐香港嘅澳洲藝術家巴丟草,幾日前都喺 Twitter 問我點解唔直接表態反對特朗普。 至於喺香港呢,或者覺得我冇同大家一樣去為特朗普吶喊助威,但的確我唔係一個時事評論員或者 KOL,立場取態都會多好多嘅考慮,更何況我好清楚知道,如果我喺美國大選表態嘅話,係唔熟悉香港情況嘅國際傳媒眼中,就會覺得我代表香港人歸咗邊。

十六、為香港抗爭爭取國際關注,點樣可以包含到最多光譜、背景、派系同埋意識形態嘅人,一向都係踩鋼線,正如當年同美國國會嘅幕僚交流,解釋點解香港人反對明日大嶼,我同民主黨就講全球暖化氣候變化,對共和黨就講用一億公帑遲早加香港人稅,大家可能會覺得好兩面人,但現實政治上面,永遠就係要去創造或者提供唔同嘅論述俾適合嘅人去打動佢哋,而以香港抗爭獲得最多支持為依歸,就係我嘅唯一出發點。爭取跨黨派支持或者兩黨共識,可能大家覺得係一種虛有其表嘅外交說辭,但就係由此而生,那怕你要接觸或者打交道嘅人,喺好多社會經濟立場政策根本同你差天共地,你都要為咗香港民主進程呢一個命題,去將呢啲嘢擺埋一邊。

十七、最後最後,呢幾日以來,我諗大家都會好鍾意拎住個水晶球去預測未來,畢竟人總會想搵到一啲驚為天人嘅獨家消息,但如果時間許可嘅,都推薦大家睇吓喺駐華盛頓嘅端傳媒記者,喺 2016 年美國大選之後同我寫咗一篇訪問。喺嗰個一個香港基本上大家未會將「國際線」掛喺口邊,仲喺度捉緊鬼研究緊梁頌恆游蕙禎係咪內奸,宣誓風波以後對本土派口誅筆伐,同埋開始吹捧曾俊華嘅年代,當時對於美國政壇對於兩黨共識有乜嘢嘅理解,同而家四年後又有啲乜嘢嘅唔同,應該令到大家對於呢接近一星期嘅討論,理解得更加立體。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