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部隊控制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總統府(AP Photo/Zabi Karimi)

阿富汗臨時政府 塔利班政權的變與不變

【文:探索中東 اكتشف الشرق الأوسط】

佔據阿富汗全國的塔利班政權上月宣佈成立阿富汗臨時政府,把國號從「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變成 1995 年他們統治阿富汗時用的「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使阿富汗從世俗化的總統制有限民主化國家,變回威權式的政教合一伊斯蘭國家,更曾有報道指塔利班計劃於 911 這個特別的日子正式立國 。據早前塔利班的聲明,臨時政府行委員會集體負責制,使人想起昔日蘇聯及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曾經實行的委員會制度。

是次新的塔利班臨時政府,清一色由塔利班男性成員組成,大部分為普什圖人,只有少數其他族裔人士。所有內閣成員都是在塔利班中具領導地位人士,皆被聯合國列入制裁名單,當中好些人因發動恐怖襲擊而被美國通緝。臨時政府由塔利班創始人之一臨時總理阿洪德(محمد حسن اخوند)領導,他曾是第一屆塔利班政府的副外長兼副總理。內政部長西拉傑丁(سراج الدين حقاني‎)更是曾經策劃多宗襲擊而被美國通緝的塔利班派系哈卡尼網絡(Haqqani network)頭目,他的舅父哈利勒(خلیل حقانی‎)擔任難民部長,同家族的納吉布拉(نجیب اللہ حقانی)及阿卜杜(عبد الباقی حقانی)則分別擔任通訊部長及高等教育部長,使哈卡尼網絡這一塔利班中最驍勇善戰及殘暴的派系成為新臨時政府的一大山頭。至於只有 31 歲的塔利班發起創辦人奧馬爾(محمد عمر)之子雅各布(محمد یعقوب),則因其軍中的地位及其已去世父親的名望而擔任國防部長。是次臨時政府有兩名副總理,分別是負責於卡塔爾與美國談判的塔利班第二號人物巴拉達爾(عبدالغني برادر)及烏茲別克裔的老臣子哈納菲(عبدالسلام حنفي‎)。至於外交部長,則由曾多次參與聯合國卡塔爾和談的談判團成員穆塔奇(امیر خان متقی)擔任,使曾參與卡塔爾和談的團隊以 10 人之多成為新內閣的一大勢力。在 22 名內閣成員中,有 3 名曾被美國關押在關塔那摩監獄,分別是資訊科技與文化部部長海爾赫瓦(خیرالله سید ولي خیرخواه)、邊境與部落事務部部長諾利(نور الله نوري)、以及情報首長瓦西克(عبد الحق واثق)。

是次內閣,看似和 1996-2001 年塔利班初成立時沒太大變化,皆是由塔利班內部根據各山頭派系的利益去分配,且主要還是由來自南部坎大哈省,當中以吉爾吉部落(غلجي)漢達基分支(هوتک)的人為主,畢竟塔利班最初的根據地是來自坎大哈。另外,不少成員皆畢業於有「聖戰大學」之稱的哈簡尼亞經學院(دار العلوم حقانیہ),因塔利班本來就是由一群經學院學生組成的團體,塔利班一詞本意就是「神學士」。不過,比起當時的第一屆塔利班政府,今天的塔利班臨時政府要現代化及多元得多,過去的塔利班政府被稱為「坎大哈酋長國」,因只是由一群由坎大哈出身的塔利班武裝分子按傳統的伊斯蘭神權制度組成,領導只是稱作最高指揮官,除伊斯蘭法庭大法官外只有 14 個基礎部門,維持政府運作。現今的臨時政府,則由來自更多派系部落以及民族的人組成,參考了共和國時期的部會分工,細分了多達 19 個部門,既有具傳統色彩的懲惡揚善部,也有先進的通訊部門,還有專門的難民部門及油礦部門,以處理國內嚴重的難民問題及加強工業化增加經濟收益。這次,塔利班臨時政府還專門成立了反毒部門,以抹走其任由毒品泛濫的形象,讓世界記起當年塔利班曾經有效禁毒使鴉片產量大跌九成的功績,嘗試取得國際認可。

然而,縱使塔利班努力以塑造現代化的形象,讓不少曾接觸國際與聯合國談判的人擔任內閣成員,仍洗脫不了其激進及封閉的形象。畢竟,被聯合國認定的恐怖組織哈卡尼網絡掌管了包括內政部在內的不少重要部門,不少被通緝人士擔任內閣要職,不少職位不是按具體能力分配,而是用作犒賞為塔利班立過功勞坐過牢以及各派系頭目用,把軍隊計算在內,屬於非普什圖族的數十名重要官員只有三名,當中只有一名烏茲別克族及兩名塔吉克族,與普什圖族只佔全國四成人口的比例嚴重不相稱。缺乏民主制度的監察,以及與北方聯盟談判的破裂,使塔利班不需理會最初成立多元政府的承諾,只任用塔利班成員而不把其他背景人士納入政府,使阿富汗變成由塔利班一黨專政。

比起其他伊斯蘭國家,塔利班的阿富汗可說是個獨特的存在。他們與周邊君主制阿拉伯國家相反,反對傳統君主制,有點像伊朗般實行神權統治,由曾任首屆塔利班政府伊斯蘭法庭首席法官的阿洪扎達(هبت الله اخونزاده‎)擔任埃米爾及精神領袖,掌握最高宗教權力及指導政府方向,但行政權仍交由內閣處理。只是,塔利班不如伊朗那般有選舉制度及擁有不同政黨派系,而是只由塔利班一黨專政。不過,比起伊朗,阿富汗會更重視內閣共識,普什圖的部落傳統是由一眾部落領導達成共識進行決策,這一制度被現今的塔利班用作決定政策,使其有如理論中的共產黨般要由委員會取得一致共識來進行決定。這一混合了現代部會及傳統部落的一黨式神權制度,使阿富汗成為獨一無二的國家。

不過,不少輿論指出,比起過去奧馬爾在生時的團結,現今塔利班比起過去有更多山頭,勉強組成臨時政府後隨時會因利益分配失衡而出現矛盾。另外,塔利班雖說已控制全國,但不少地區只是勉強答應由塔利班管治,實質仍有自己的算盤。未來的阿富汗,想必仍是紛爭不斷。

 

原刊於探索中東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