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陰謀論魔法反噬 — 特朗普與陰謀敘事結盟的高山與低谷

2021/1/9 — 11:27

大批民眾響應特朗普號召去國會示威,最後發生群眾闖入,有示威者被射殺;特朗普最後號召民眾要和平散水,但二次彈劾和國會事件調查已經跟尾,特朗普離任後是否能全身而退,成為問號。

陰謀論的崛起

特朗普接觸支持者,是靠自媒體、非主流傳媒;主流傳媒對他的不合理封鎖也加分,這是他的基本盤。

廣告

特朗普在華盛頓裡沒有人脈,孤家寡人,選前選後也只是策略性運用政治陰謀論去為自己抬聲勢,也建築自己的政治合法性。他為自己設定的定性為:對抗美國 Deep State 戰線的第一人。他也將自己設定為傳統政客的挑戰者,在與希拉莉的辯論會,他總是用國務卿來稱呼她,就是為了突出自己無官職不受腐化。陰謀論也是很方便,可以將自己的不幸解釋為受巨大力量打壓,就像科幻小說收不到尾就用外星人來解釋。

這樣孤注一擲於「人民」,各種反建制的陰謀論就越來越細緻。越細緻就越少詮釋空間,還給自己的行動加上了規條。就算特朗普意外勝利之後,班農被解職策略師一職,雙方漸行漸遠,但有關趨勢卻沒有改變。最後特朗普也開始說「Q」的事,也公開向華盛頓沼澤宣戰。也許他們認為,這種 narrative 可以製造鐵粉,而事實上也真有很多陰謀論滲雜到政治討論之中。

廣告

然而這種假戲真做並不是沒有副作用。首先是群眾太過入戲,會做出不如預期的事;還有領袖自身,當他自己都慢慢相信了表面那套,理性值就隱滅無聲地下降,他會下降到粉絲的高度,甚至只為取悅最堅貞支持者而做一些戰略上有問題的浪漫行為。

2021年1月6日,大批民眾響應特朗普號召去國會示威。Samuel Corum/Getty Images

2021年1月6日,大批民眾響應特朗普號召去國會示威。Samuel Corum/Getty Images

國會事件

國會事件是特朗普兩個戰術錯誤的結果。

首先選民對他的支持,是民主國家下的支持、是選民支持從政者的支持,軍事政變似乎做不到,故為了向其他黨內人士施壓,要他們幫手推翻某些州的選舉結果,他號召了包圍國會,讓全世界的間諜、他的國內敵人充份空間去激化事態,革命由吹水變了假戲真做了半套。舉辦大集會是第一個離奇。

第二個離奇的歷史根源更加久遠。一個心理歷史的角度 — 特朗普在 4 年前的命運,就是因為活用陰謀論而改寫,這導致他以為自己可以控制陰謀論的發展和政治效應。

在特朗普無法看到的地方,大批「甩皮甩骨人」受到陰謀論機器滋養,加入為活躍支持者,其 fan base 成為一個超大型的邪教實驗,開始龍蛇混雜,良莠不齊。

反客為主

我們知道主流傳媒偏幫拜登,拜登家族也跟中國過從甚密,而西媒多數幫他隱惡揚善,此皆事實,但一般人會繼續接收各方面資訊,而將陰謀論看得太認真的群眾,就會自我隔離,只看「正義傳媒」,導致徹底活於另一個平行時空。

一些支持特朗普的資訊,都是中國來的;例如郭文貴的宣傳機器也深度介入,而且沒有陰謀論會完全虛假,裡面的確有真實材料,但推論卻是指向一層一層地將美國建制任何機構的公信力摧毀。在特朗普看不到的地方,很多人用這面旗幟和 Deep State 橫行的世界觀,招集了自己的私兵,實踐自己的利益議程。

一旦私兵建起,特朗普就不再重要。最好衝突中死一點人、特朗普隨後被監禁,那樣就可以將之推為受害者的聖人,陰謀論的 narrative 就可以繼續說下去,美國的陰謀論家如 Alex Jones 等又可以繼續風山水起發大財,他們不是在乎特朗普政策上有甚麼好,而是當他是一個超大型 meme 來傳播,特氏的功用只是加大那個深不見底、無處不在的光明會的身影,卻無關其人其路線的政治前途。陰謀論家的利益在於世界越鬼影幢幢,他們就越多話題越有得踢爆和被迫害。

近日不少言論網絡,甚至指公事公辦的彭斯是深藏的戀童者、是 Deep State 潛伏多年的臥底。很多人的精神很明顯已經出不了來。陰謀論在現實的運用本來是為了騙人,但最後騙著了自己。

操盤者得到極廣闊戰略空間,可以捧著特朗普四處清算其他人,包括與特政權合作無間的官員。如此特朗普已經極為被動,因為他無法控制百萬群眾的成份,也不會知道他們平時是聽甚麼 YouTube podcast,讀甚麼文章。特朗普迷信他用社交網絡就可以跟群眾直接溝通,但他不知道「侵言錄釋經學」早已運作經年,各種勢力都可以將他的片言隻語離奇詮釋,以符合自己的政治慾望,當中可以包括要清算保守派的政治對手。

最終特朗普的支持者,可以被引導而真心實行了可以毀掉特朗普自己的政治行動。現場衝突時又一定有其他議程的人混入其中,真心支持者熱血上頭也不會輕易退縮,於是便一齊炮製出在政治上可能煮死特朗普自身的衝突。

Move on 的後路被陰謀論阻塞了

特朗普接引了民間一直流傳的陰謀論,據說也公開表示相信「Q」陰謀論。他的計算是,對其世界觀相信不疑的人就會忠誠於死鬥 Deep State 的他。

然而陰謀論是一隻快速適應和不斷演化的文化迷因,特朗普時區的陰謀論是溫和的、功利的,但在網絡和民間時區,就迅速發酵的下一批更新迭代的陰謀論,是更加甩皮甩骨和狂亂。

特朗普不願打仗,他是近年來外交上「最和平」的,完全根據外交實利推進。他想用體制裡面的方法反擊,咬著選情被發現的各種問題,但支持者相信的事越來越誇張神怪。美國確是被中國侵蝕,但關注者永遠沒人理會,就彌漫著某些末日教派的色彩,群眾也越來越悲情,彷彿不願再起,不願 move on。有甚麼比起精神污染敵方更有效的政治謀略?

集會的原設目標應該不會是宣佈發動軍事政變,因為國會山莊亂成一團,不用腦已經可以預計到時人人都會將矛頭指向特朗普。特朗普應該是期望群眾讀懂他的深意,要搞一個事前氣氛劍拔弩張的集會,但真實集會的時候只是和平進行,顯示他有群眾力量 — 向黨內其他仍在考慮的人極限施壓。

最後當然是失敗,因為群眾是「自主」的,必定是像自走炮多一點。因為就算排除敵對派系進入假扮搞事的司徒華式陰謀論,真實的支持者也可能把事情搞砸。因為他們要來找真相,深覺自己是一場大規模不公選舉的受害人。

號稱支持他的很多武裝民團,又是否分享同一個戰略目標?特朗普的支持又是去中心化,特朗普無法叫停所有人。即使他現在表示,時間到就會轉移權力,現在也由不得他了,民兵組織會顧全大局,還是不顧特朗普剩下的政治遺產幹到底,現在還是未知之數。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多重現實的政治討論

支持特政府政策而支持他,或者是因為自身對現實不滿而找到有改革氣象的特朗普,結果是相當不同,也成為兩種特朗普支持者。

支持特政府政策,是在支持一條政策路線,特朗普沒了是挫折但並不是世界末日;但另一種卻是非特朗普不可,有些玩笑他們當了真,例如特朗普是天選之子、Deep State 最後一個不能腐化的人。

中文圈支持特朗普的,水平有高也有低。例如有講法認為,為甚麼特朗普在位好,因為他敢帶著美國制衡中國,而實際上不是兵多錢多的美國首先犧牲利益去超前部署,官僚系統因為外交利益太深,也不會搞,確實搞脫鉤、再平衡最輕鬆的會是特朗普。美國不帶頭和強迫,其他弱國是不會跟隨,中國獨大的現況基本無法打破。

這就是一個論述,他支持特朗普是因為通盤的理性考慮。然而也有很多人,是用另一種方式:太平天國式的神人敬拜、中國人式的皇帝崇拜,也有很多是傳統神佛的信仰者,以及郭文貴的中國聽眾和支持者。

一開始是精密計算、謀求實利的世界觀 / 論述,或因傳播者自身的腐化,或接收者資質所限,而生出了很多劣種,有些是傳播者自己也真心信到百分百。在香港出現的種類,就像黃色經濟圈原意好,但執行起來,總免不了會有很多惡劣變體。選舉後遺症,鬧盟友、鬧自己人、不願 move on、情緒發泄不出來、找代罪羔羊、以保護領袖的名義清君側,樣樣都有。美國姍姍來遲,卻是超大型再現。

這是個訊息時代,訊息有巨大力量,也極難操作。特朗普政策對東亞世界是治本之法,但他被自己栽種的訊息吞噬,在國內吃了苦頭。反共是對的、壓抑極左也是對的,但純粹用陰謀論來動員機器,久而久之會令精兵變成垃圾兵。

至於之後,美國建制可能就因為次此事件,搞個候選者委員會,由一班類似的人評定候選者不會搞出類似的事,否則就 DQ;特朗普會屈服,他的支持者可能會說,特朗普已被 Deep State 腐化;網絡巨頭也會對從政者實施更嚴厲的言論審查;主流傳媒就更覺得自己為了維護體制,要將封殺力升級。因為網絡訊息的動亂因子已經被發現。

太入迷陰謀論而消解了真相的概念,極端情況就是意見紛紜不止,溝通不能。疫情是假的、戴口罩無用的疫情陰謀論,全世界都有人信到十足,反正他們信了。

夢與非夢的混沌交媾

相信光明會戰無不勝的結果,就是剝奪個體的意志,因為那種 narrative 的盡頭就是凡人沒可能逃出光明會的控制,現實上只會帶來政治反抗的消沉抑鬱。俄羅斯熱衷搞陰謀論,搞訊息工廠日夜向外廣播,因為西方的混亂和衰弱,是其議價力的來源。當然美國建制對特朗普的各種打擊、文化馬克思主義的引入、權貴與中國的特殊關係,亦是事實,自然也為另一邊的過激反應提供合理性。特朗普不是保守派的無條件奉獻者,保守派的大範圍甩皮甩骨化才是最大傷害。一旦這一邊對另一面失去有效制衡,自由派將更加失控和走樣。

Narrative 一旦生根,就不會輕易改變。由其是網絡打碎了資訊發佈的壟斷,上世紀的社會工程學,應付不到現在的情況。「封禁異常訊息 / 人口」會是下一步,奧威爾式社會改革會慢慢推行,最後言論自由是有的,但不能影響到政治穩定;選舉由神聖事務,變成國家安全隱患,因為一談是否出問題,一邊要查,一邊不肯,可以引致動亂。接下來就會慢慢收緊自由。會有極左又乘機以「曾支持特朗普」清算其他人。美國將越來越像中國。

這一役之後,苦大仇深的人更加苦大仇深,鐵鏽帶的幸福又明顯不是權貴會改善。以前共和黨和民主黨互不同意但在私下好老友,是同一個上流社會。床頭打架都會床尾和,這被叫作共識政治和君子政治 — 大概我們已見到那朵明日的黃花了。

特朗普,圖片來源:donald trump facebook

特朗普,圖片來源:donald trump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