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集體中年危機

2021/2/19 — 19:11

資料圖片,來源:BSTK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BSTK @ Pixabay

星期五,懶洋洋的下午。

未有瘟疫之前,這時候早已三五結隊下樓喝兩杯去,如今我卻穿著棉褲拖鞋,自個在家倒了杯啤酒。窗外那道灰暗的烏雲,在倫敦上空已經有幾星期了吧?

工作手機忽然響起。看到來電的名字,心中一驚,立即放下酒杯。

廣告

打來的是 RK,投行總管,麾下百人,只比 CEO 低兩級。這個電話,要麼非常棒,要麼非常糟糕。

我不知怎樣解釋這種很超現實的感覺,大概像你在長實打工,忽然有天霍建寧親自打給你一樣。這個電話,肯定不是問你要不要飲茶。

廣告

「癲佬,」RK 向來話不多,語氣沒透露太多的情感。「I’ve got a job for you.」

那份工不在倫敦。


瘟疫如火,英國猶寒,倫敦再一次停頓了整個月。

每天坐在窗前,反覆看著冷清的街,好像已經忘記了這座城市本來繁華的模樣,像是看著漸漸失智的老情人,一天一天地,遺忘她本來的可愛。

Let’s be real,這一年的英國,絕對不是發達國家的模範。

移民專家不會告訴你,英國怎樣被一場集體中年危機所籠罩。脫歐失序、抗疫失當、百業蕭條,這些都不過是表癥,真正腐蝕到骨子裡的,是大不列顛帝國由二戰後佔世界 7% 經濟生產掉到今天的 2% 的衰落感。

這種灰濛濛的失落感,彷如一個六十餘歲的地中海油膩大叔,孤身坐在夕陽海邊,懷緬過去的輝煌璀璨。滿目通紅的大叔振臂一呼:「Take back control!」

斜陽落魄,宿命無奈。隱隱的回音,更凸顯了那份點滴到天明的蒼涼。


跟 RK 掛線後,我認真地考慮著他開的優厚條件,有點分不清,我是為著他的賞識而興奮,還是暗地裡對封城的倫敦有點厭倦。

我披起大衣。封城太久,偶爾需要出去走走,提醒一下自己,這位老情人的美麗。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