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農情家園》— 離開韓國移民美國艱辛的移民故事

2021/4/26 — 12:4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內文有電影內容劇透,敬請留意)

繼在 2019 年法國康城影展上獲得金棕櫚大獎,以及翌年 2 月於美國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獲得包括最佳影片獎和最佳導演獎在內,共六個獎項的奉俊昊導演製作的電影《上流寄生族》之後,再有另一部與韓國相關的電影作品,今年內又有望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獲獎。

韓裔美籍導演「鄭李爍」(Lee Isaac Chung)執導的電影《農情家園》(미나리)從去年初於「辛丹斯電影節」獲得導演獎和評委大獎後,聲名大噪,韓國媒體和輿論亦開始關注這部電影。其後,它於美國各州的影評人協會均屢獲佳績,甚至在早前美國的「金球獎」與英國的「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中都能同時獲得「最佳電影」與「最佳非英語電影」兩大姣獎項。人氣一時無兩之際,接下來《農情家園》的下一個目標,絕對是希望能在演員大獎上,突破去年《上流寄生族》的遺憾,只在作品與拍攝外,取得韓國人歷史上首個奧斯卡演員獎項。

廣告

能夠使《農情家園》在市場成績與口碑成為本年度其中一部至為話題性的作品,參演一眾演員的實力,肯定為在其故事以外帶來更畫龍點睛的效果。男女主角方面,憑藉電視劇《陰屍路》和李滄東導演的電影《燒失樂園》而出名的韓裔美國演員 Steven Yeun,跟自電影《幻想中的你》以來,近年於劇集《六龍飛天》、《青春時代》與《綠豆花》不斷挑戰演技的韓國女演員韓藝璃,於電影內飾演一對從韓國移民到美國的新婚夫妻 Jacob 與 Monica 。還有 Monica 的母親「順子」一角,女演員尹汝貞從出道初期開始就憑藉金綺泳導演的傳奇懸疑電影《火女》和《蟲女》在影壇留下了深刻的名字,除了因與歌手趙英男結婚和移民美國而暫時的空白期之外,她一直縱橫韓國的影視界,活躍於演藝圈。如果只看主演名單的話,外界或許會誤認這是一部純韓國製作的電影。

移民故事中見混合元素

廣告

《農情家園》的原製作公司,是來自美國,由荷李活著名演員畢彼特成立的「Plan B 娛樂」出品。所以,嚴格來說,從製片與投資角度,雖然跟象徵著傳統荷李活大型工作室的索尼影業或迪士尼等規模仍有一定距離,但無論如何,它也理應被視為從美國電影製作系統下完成的一部美國電影。之於在故事情節方面,由於《農情家園》描繪了夢想著「美國夢」而前往美國的韓裔美國人的人生,因而,在大眾化定義下,它亦往往被市場視為一部宣揚美國夢的「大美國」電影。

只不過,《農情家園》的爭議之處,在於因為它的電影語言,7 成的對白都是韓語,結果在金球獎的比賽規則下,縱然它的故事背景是在美國發生,但它卻被主辦方納入為「外語電影」項目,一度引來韓國電影圈與輿論非議。然而,在包括「奧斯卡」在內的另一些美國國內電影頒獎禮,《農情家園》卻又歸於美國電影之列。所以,或許這便正如電影故事一樣,既有韓國也有美國的混合元素,難以一概而論。

故事上,《農情家園》是以 20 世紀 80 年代為背景,講述一個韓裔家庭的移民美國的歷史故事。作品從「Jacob」與「Monica」兩夫婦和兩名子女 — Anne(Noel Kate Cho 飾演)與 David(Alan Kim 飾演)一起從原居地加利福尼亞州搬到美國阿肯色州幽靜的小區開始,丈夫 Jacob 不甘終生於滿是韓國人集居的 comfort zone 加州,當一名「小雞性別鑒定員」,希望遠走到杳無人煙的南部阿肯色州,開墾荒地種植韓國蔬菜出售,真正在異邦之下創出一番事業,成就他遠大的夢想。

然而,身為妻子的 Monica 的想法卻不一樣。離鄉別井,她著緊適應期,理應留在像加州般的大城市生活較為容易。當「小雞性別鑒定員」對她而言也是一份不俗的穩定工作,總好過住在一處連找一位同鄉也沒有,駕車到城中心也得上一小時的荒郊野外。而那個所謂的家,更只是一部有輪的流動車,下大雨時會漏水水浸。最叫她憂心的,是當患有先天心臟病的兒子 David,萬一有事時卻離醫生甚遠。所以早在丈夫 Jacob 決定搬家時,其實她已心存不滿。

Jacob 本想藉參加教會活動來舒緩 Monica 的鬱悶,只不過那裡不只連亞裔人,甚至黑人也欠奉,全都是白人信徒。不過,在教會裡,David 卻表現出了與媽媽 Monica 不同的面貌和心理。在美國出生的 David,雖然遭教會初次見面的白人家庭孩子以帶有種族歧視的「為何你的臉那麼平」說話取笑,但童言無忌,David 卻不單不以為然,反而更主動應邀到其家中留宿玩耍,更借一副韓國「花牌」伸出了友誼之手,比家中任何一人也願融入當地人社會。

順子與 Paul 的修補家庭裂痕

在陌生的地方生活產生的心理,每個家庭成員都有不同的感受。在這種情況下,故事中的家庭便出現了兩個帶來微妙變化的人物, 其中一位就是 Monica 的母親、Jacob 的外母,Anne 和 David 的婆婆,從韓國乘飛機來到美國的「順子」(尹汝貞 飾)。順子看起來是典型的「韓國婆婆」, 對女兒尤其著緊,把能帶得上的韓國食物與藥材都從韓國親手送來。不過,她除了基本的單詞外,卻幾乎不懂英語,這不只成為了她與孫子 David 的隔閡來源,David 更對這位怪婆婆以韓國帶來的藥材,煲出的黑色藥湯嗤之以鼻。

另一位外來者,就是協助 Jacob 從事找水源與耕種的美國人 Paul。在 Jacob 眼中,Paul 雖然好客,且曾經參與韓戰,但他不只是一位行為古怪的人,終日把上帝掛在口邊,每事每幹也得尋求宗教允許,Paul 的虔誠更使 Jacob 覺得他是過份迷信,在周日為了感受耶穌的痛苦,甚至背著巨大的十字架進行苦行,遭到周圍的人嘲笑,Jacob 也有意與他保持一定距離。

但就這樣,順子和 Paul 都漂浮在某個地方,跟這家中微妙地連繫著關係。順子為了照顧 David,帶著他來到離家不遠的河邊,種下了自己從韓國帶來的水芹菜種子,並教曉 David 要學會如水芹菜一樣,擁有極強的適應力,能夠隨處成長,並逐水草而居,而又要學會像水芹菜般,既能吃也能作藥醫病。雖然最後順子中風病倒,且不慎把 Jacob 的蔬果倉庫燒燬,但她卻又能挽救了 Jacob 與 Monica 間的家庭矛盾。

Paul 用自己參加韓戰的經歷,與 Jacob 及他們一家人保持著親密關係,溯其因由,大概是他從 Jacob 身上,找出了跟自己作為如「清教徒」般的類似身份基因。當年美國立國初年,來自西歐的清教徒來到美洲大陸,開拓新的宗教樂土,從零開始,他們刻苦地生活。在 Paul 眼中,他看著 Jacob 這位來自受戰火摧殘的國家移民,隻身在他鄉之地尋找新生命的夢想,便決定無論如何也要跟這家人一同走下去。

逆來順受的韓國人移居美國歷史

韓國人向來是苦難多民族,家園被毀被迫離鄉別井不只是一兩次的事,電影《農情家園》刻劃出的一段少人提及的韓國人移民到美洲大陸的歷史。數回歷史,其實自 1884 年簽訂了《朝美修好通商條約》以後,已有小部份來自朝鮮半島的學生遠渡大西洋到美國留學。此外,也有一些美國傳教士來到朝鮮半島傳教以後,他們也有保送一批當地的教徒到美國生活,不過在 20 世紀初以前,這些移民也只是極少數而已。

踏入 20 世紀初,朝鮮半島經濟環境欠佳,生活艱苦,但見當時夏威夷需要大量農民勞動力,因而便吸引了一批出身自朝鮮半島的工人,遠征那裡尋找工作機會。直至 20 年代為止,大概有不足一萬朝鮮人來到美國打工,以改善生活。

下一波來自朝鮮半島移居到美國的移民潮,是到了 50 年代韓戰以後的事。韓戰期間,美國曾派兵參戰,不少美國士兵在朝鮮半島服役期間,在當地跟韓國婦女成家立室。當中不少士兵後來不幸戰死沙場,他們遺下的妻子與下一代,便藉此在戰後移民到美國。另外,亦有一些因戰爭而失去父母的孤兒,有部份被美國家庭領養到美國生活。不過,這兩批移民初期在美國都遭到當地白人歧視,生活不盡如意。

直至 60 年代中期以後,因為美國政府修改移民法,便引來了大批來自韓國的移民,湧進美國大陸尋找新生活的機遇。1965 年,美國國會通過了一份新的《移民和國籍法案》,取消了原有帶有歧視性的族裔移民配額制,並大舉從亞洲地區引來專材移民。從 60 年代末至 70 年代,由於國內經濟仍算落後,韓國政府為了開源賺取外匯,便歡迎國民到美國打工,當中不少白領家庭,便藉此新政,選擇離鄉別井移居到美國生活。這波移民潮到了 80 年代初便達至高峰,已有 30 多萬韓國人移民美國,而電影《農情家園》中的 Jacob 一家人,正就是乘著這股熱潮來到當地生活。

不過,雖然 60 年代起移民到美國的韓國人多是白領出身,但礙於當時美國社會白人歧視有色人種問題仍然嚴重,不少韓國人都不能從事他們原來的專門工作,往往只能擔當低技術的勞工。一些不甘心的韓國人,便決定自立門戶,開設小型雜貨店與超級市場,總算是找到了能糊口的維生辦法。不過,亦是在那個時代起,韓國人的生活得以改善下,亦招來了美國國內的非裔人、西班牙與拉丁裔人的不滿,間接引導到 1992 年發生在洛杉磯韓人區的暴亂。

隨著近年韓流在美國與加拿大等社會大行其道地冒起,韓國人在當地生活的故事亦慢慢成為大眾關心的議題,例如加拿大劇集《Kim's Convenience》(金氏便利店)便是其中一部大受觀眾歡迎的喜劇。不過,《農情家園》並不是刻劃出已經安家落戶的韓國人他們的日常生活,而是把他們紮根當地生活過程中,所面對的混沌與衝擊,以 Jacob 的故事呈現出來。

這部電影,相信對觀眾而言,絕對猶如片名的「水芹菜」般,是一份從韓國送來的祝福,也是一棵放在美國沙拉中的水芹菜,為沙拉帶來獨有的混合味道。

報導來源
電影《農情家園》Trailer: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