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響而不爆的俄烏戰爭

2021/4/28 — 16:53

俄羅斯突然宣佈結束「邊境軍演」,撤走邊境的 15 萬重兵。(網上圖片)

俄羅斯突然宣佈結束「邊境軍演」,撤走邊境的 15 萬重兵。(網上圖片)

【文:忠誠勇毅 心繫俄羅斯 Loving Russia with Honour, Duty and Loyality】

整個四月,烏克蘭進入高度戒備狀態,皆因俄羅斯在三月尾突然部署三倍於 2014 年俄烏戰爭爆發時的 15 萬兵力於俄烏邊境,更揚言隨時會去「保護在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公民」,使不少人擔心烏克蘭東部戰火重燃。到了 4 月 22 日,俄烏互相驅逐外交官後,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 (Володимир О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Зеленський) 直指隨時準備戰爭後不到幾個小時,俄羅斯突然宣佈結束「邊境軍演」,撤走邊境的 15 萬重兵,教全世界大跌眼鏡。這場危機的戲劇性結束,不禁令人想起上年北韓在對南韓宣稱斷絕來往令人擔憂韓戰再爆發時,北韓突然說要與南韓對話的一幕。這些狂人般的舉動,被不少人視為是對美歐雙方的壓力測試。

俄烏局勢的升溫與驟降

廣告

早在整場風波爆發前,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 (Донба́с) 的衝突一直未曾平息,今年二月更有激化跡象,烏克蘭軍警與東部的親俄派武裝份子雙方各有死傷,當中 3 月 26 日親俄武裝對烏克蘭掃雷軍人的炮擊與射殺引起了全球關注。不過整起風波的開端,可追溯至澤倫斯基簽署法令通過重奪克里米亞的方案。在 3 月 24 日,為了應對烏克蘭東部持續不斷的衝突及表明決心,他簽署了名為《國家安全與防務委員會關於佔領和重新整合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和塞瓦斯托波爾臨時佔領領土的戰略》的第 117/2021 號法令,讓國家從外交軍事經濟等途徑重奪被俄羅斯佔領的克里米亞 (Крым) 及塞瓦斯托波爾 (Севастополь),以向國際社會宣示烏克蘭從未放棄過上述地區的主權,該計劃中,便有如何以「混合戰爭」來重奪克里米亞的描述。在澤倫斯基簽署法案後,俄羅斯開始增派精銳部隊部署俄烏邊境,克里姆林宮方面雖說增兵只是確保自身邊界的安全,並不會威脅到其他人,但軍方表明若烏克蘭襲擊現時自行宣稱獨立的頓涅茨克 (Донецьк) 及盧甘斯克 (Луганськ),以及烏克蘭東部的俄語族群,俄羅斯軍隊便會起兵保衛這些民眾。據俄羅斯軍方內部的情報,俄羅斯軍隊更有佔領烏克蘭東部一眾俄語族群聚居區的打算。同時,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 (Серге́й Ви́кторович Лавро́в) 警告若局勢升溫,隨時會「毀掉烏克蘭」,烏克蘭軍方亦應明白爆發「熱戰」的危險。

面對俄羅斯方面的威脅,烏克蘭除了同樣在俄烏邊境增兵,並在俄羅斯 4 月 14 日的同日舉行軍演之外,亦強調烏克蘭加入北約的決心,如參與北約的聯合軍事演習及遊說北約成員國盡快讓烏克蘭加入北約,澤連斯基在與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Jens Stoltenberg) 的通話中,更直指烏克蘭加入北約是結束烏克蘭內戰的唯一途徑。面對俄烏邊境局勢升溫,北約有密切討論,但未有明言會讓烏克蘭加入,只說烏克蘭需「聚焦國內改革及根據北約標準發展國防能力」,以作好加入北約的準備。美國與歐盟則是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挑釁,表明支持烏克蘭維護國家主權,有需要時將介入。不過,隨着俄羅斯在 22 日突然宣佈撤兵,俄烏局勢突然降溫,美歐最後未需要進行進一步的行動。

廣告

俄羅斯的企圖

觀乎不少國家的推斷,俄羅斯之所以會突然派兵又突然撤兵,原因不外乎是對烏克蘭的恫嚇及對美歐的壓力測試。要是俄羅斯真的想進攻,便不會如此大張旗鼓,而是如同 2014 年介入烏克蘭內戰那般突然出兵及低調地派「休班軍人」介入。有見烏克蘭有意加入北約並且重奪克里米亞及平定東部親俄勢力,俄羅斯於是便以增兵來恐嚇烏克蘭不要輕舉罔動,營造十五萬精兵隨時開進烏克蘭的姿態,一來隨時應對烏克蘭對克里米亞的進攻,二來對深諳俄羅斯軍隊實力的烏克蘭將領構成心理壓力,讓他們清楚打破現時僵持局面修復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會付出沉重代價。之所以俄羅斯會擔心烏克蘭加入北約,是因為這樣會使俄羅斯失去與北約之間的一大片緩衝地,俄羅斯需要與北約在遼闊的俄烏邊境線及黑海直接對抗,使得俄羅斯要以大批軍力來面對北約的軍事威脅。雖然,俄羅斯深知恫嚇烏克蘭只會讓烏克蘭更加想加入北約,但俄羅斯亦清楚烏克蘭要加入北約需大幅提高軍事實力,而且以德國為首的一些西歐國家不太同意北約繼續東擴增加風險,故烏克蘭加入北約不會短時間內成功。在未加入北約前,烏克蘭仍需面對軍力弱於俄羅斯的現實,要考慮加入北約前便被俄羅斯軍隊挫敗的可能性,故才以增兵此舉來要烏克蘭面對這一威脅,迫他們三思加入北約的代價。當然,俄羅斯並不是真的想在應對國內嚴重疫情之時,再分神去烏克蘭作戰,同時把北約部隊牽扯進來的風險,故只需要迫到烏克蘭政府承認有與俄羅斯有爆發戰爭的危機,便直接撤兵。如此突然的增兵與撤兵,也向烏克蘭宣示了其動員能力,要烏克蘭重新評估是否真的付得起與俄羅斯軍隊作戰的代價。

自從拜登上台後,俄羅斯便頻頻測試拜登對俄羅斯的態度與反應,先是以逮捕國內反對派領袖納瓦尼 (Алексе́й Анато́льевич Нава́льный) 來挑動歐美的神經,後直接增兵俄烏邊境威脅烏克蘭,從歐美各國及北約的反應來測試他們的底線。這次歐美對俄羅斯增兵的反應,仍是以外交上的譴責為主,畢竟現時各國仍需應對疫情,難以抽空去以行動應對別國的問題,最多能做的只是加強自 2014 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的對俄經濟制裁。縱觀整場風波,北約亦只是重申對烏克蘭的支持,以及美國有派艦隊進入黑海的打算,但北約仍對整起事件保持觀望,要等俄烏真的開戰才有機會作軍事介入。不過,估計程度只會一如 2014 年的小規模介入,畢竟北約也清楚俄羅斯不會真的想佔領烏克蘭全國,目標只會是俄語族群為主的東部,故只需確保俄羅斯不會更進一步入侵其他地區即可。北約亦因擔心此刻便讓烏克蘭加入北約,會徒生事端,隨時真的激怒俄羅斯正式入侵,故仍是維持對烏克蘭加入的曖昧取態,盡可能以外交途徑解決問題。俄羅斯看到歐美北約如此的態度,知道各方仍不想與俄羅斯完全決裂,仍想維持現狀,故也見好就收,在烏克蘭被迫得對東部親俄分子爆發熱戰前便先行撤兵,並邀請總統澤倫斯基到莫斯科一會,來表明俄羅斯不是真的想開戰,亦保持對整場局勢的主導權。直到此刻,俄羅斯仍維持在局勢的上把位,情勢如其想像般發展。

烏克蘭的盤算

除了俄羅斯有其企圖外,烏克蘭政府亦有其盤算。現時,烏克蘭面對第二波疫情高峯,確診數字創下新高,這將會為烏克蘭政府帶來管治危機。面對如此的危機,烏克蘭政府需要把民眾的聚焦點放到明確的外敵上,俄羅斯正好成為了烏克蘭全國上下團結對抗的外敵。面對親俄武裝分子借疫情期間擴張勢力,烏克蘭政府要以強硬態度,來證明其維護主權的決心,以免被民眾視為弱勢政府,故總統澤倫斯基此刻簽署法令,呼應其維護烏克蘭領土完整的政綱。面對俄羅斯的威脅,烏克蘭亦可以此為理由,迫使北約因道義上的理由及烏克蘭作為「機會增強伙伴國」的身份,盡快讓烏克蘭加入北約,以得到更堅實的軍事支援,亦可拉近與歐美各國的關係。雖然,北約並未有因此讓烏克蘭加入,但烏克蘭仍得到北約對未來烏克蘭加入可能性的肯定,也算是有進展。現在的烏克蘭,很清楚自己難以與俄羅斯匹敵,不會真的想開戰,但也明白俄羅斯並不會真的打算開戰,故也不忌諱地宣示自己準備好隨時打仗,以對國內民眾及各國政府表明捍衛主權的決心。

停戰還是開戰的預兆

俄烏兩國在這場風波中,算是各取所需,北約與俄羅斯,也算是摸清對方的立場。雖然,兩國爆發熱戰的機率隨着俄羅斯撤兵而大減,但不少人仍擔心這只是戰爭的預兆,俄烏兩國會否真的停戰,仍看兩國元首的會面。現時,兩國仍在對會面進行的地點爭持不下,俄羅斯總統普京想在莫斯科會談以顯其主導性,而澤倫斯基則想在俄烏邊境會面,以宣示烏克蘭對東部領土的主權。只是,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分子並不會隨俄烏談判而輕易停火,他們仍想爭取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加入俄羅斯,可預料他們將繼續攻擊烏克蘭軍隊,甚至可能在未來的俄烏會談中製造事端,以挑起俄烏戰爭。克里米亞在俄羅斯軍隊重重把守下,相對平穩,但頓巴斯地區將繼續是火藥庫,隨時會被引爆。俄烏爆發全面戰爭的機會,仍然存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