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迷思、年度報告、最終目標

2020/3/25 — 17:50

11 月 28 日晚上,市民於中環發起「香港人權法案感恩節集會」。

11 月 28 日晚上,市民於中環發起「香港人權法案感恩節集會」。

【文:香港侯多事】

今年五月美國國務院將按照《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簡:《人權法案》)提交首份香港自治情況報告,制裁名單成為熱話,其中制裁名單的數點迷思值得釐清,《人權法案》的真實意義也值得深究。

Q:《人權法案》的制裁受眾可能是什麼樣的人物?能讓危害香港民主和人權的人全數付出相應代價嗎?

廣告

先來回答大家最關心的一道問題,那便是制裁和人民心目中的法案成效正相關性。

《人權法案》制裁機制以《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 為本,指引美國政府對嚴重侵犯香港人權者實施制裁。透過了解《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的進程,可初步研判《人權法案》未來可能走向。

廣告

即便有數百件名單屢屢呈交,直到當前為止,即《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案》頒布後的三年,共195人或組織列入制裁名單( 1)。罪行包括殺人、強姦、虐待、長期禁錮,而犯人身份非現政府最高領導階層,也不會是階層裡最低人員,而是軍事執法管理層、執政者有裙帶關係者等。一般制裁對象必須能有效警告其上級及發揮群體阻嚇作用,但又不會直接破壞與他國的外交關係。 另外,因美國政府不時與受制裁者對簿公堂,需蒐證嚴謹,符合較高法律門檻 ( 2)。

香港市民是否能從制裁名單中得償所願未可知,即便是在年度報告提交時給予充分理由和證據支持,經繁瑣驗證,最終制裁人數未必能盡如人意。但更重要是,制裁手段的主要作用為防範性警告而非懲罰施暴者。法案明列損害香港自由自治的具體行為與可能付出的個人代價,有效遏止侵害人權的行為,故受制裁人數不直接反映法案成效。

Q: 《人權法案》?

進入重點前,複習一下《人權法案》是什麼。法案為1992年《香港關係法》的修訂, 從1992的「保持香港繁榮穩定」為本,調整至對香港自治現狀的監察與支持,美國關注不減反增。主要內容包括:

1.每年美國國務卿向國會提交的報告:報告檢視香港的自治權,以及新項目 (如人權法治),進而決定中港差異的特殊貿易及其他待遇能否延續;以國際標準訂立侵害香港人權和法治行為,約束中國和港府執政手段。

2.美國總統有權將危害香港人權與民主自治者列入黑名單,懲戒項目包含禁止入境與凍結在美資產等。

3.香港人不會因政治因素的逮補和監禁被拒美國簽證。

Q: 《人權法案》對香港民主發展能起什麼作用?

《人權法案》的存在便是為香港民主運動打下一劑強心針。一是透過報告向中港政府重申,維護香港自治和法治,推動民主,才能確保香港世界獨有的經濟地位。另者是確保香港持續受到國際關注,香港自治權將成為美國國會長年關注議題,而年度報告則會讓全球目光再次聚焦到東方明珠上。

《人權法案》系統性建立了美國行政部門監察香港民主自由的機制,讓國會議員和民間組識可向行政立法機構施壓,確保不論執政黨幾經更迭,美國政府都將持續關注中國是否維持河水不犯井水、保持「兩制」的承諾。法案在中美關係緊張和美國總統彈劾背景下受跨黨派支持通過,傳達明確支持香港的訊息。從法案站穩國際戰線,建立香港核心價值,形成「非唐人街式」海外港人群體和連結國際人脈網絡才是《人權法案》的續行力 (3)。

(1) OFAC Sanctions List

(2) The Global Magnitsky List FQA

(3) 2019:海外香港人群體的轉捩點

作者 Facebook

(作者自我簡介: 居美國侯斯頓的港台同盟,關心美港好多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