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 — Netflix 看中的陳年劇本 反映韓國貧富懸殊慘況

Netflix 韓劇《魷魚遊戲》熱潮席捲全球,收視在多國排行榜皆奪冠軍,甚至有望成為 Netflix 史上最高收視的作品。

坊間對劇集的評價好壞參半:一方面有人認為題材創新有趣,另一方面有人覺得這類「生存遊戲」其實談不上新穎,在同類作品中亦不算突出,甚至對這部劇集突然爆紅感到摸不著頭腦。

然而《魷》的成功,並非無跡可尋。《魷》劇本早在 2008 年被構思出來,但由於劇情太過荒誕,一直不獲韓國製作公司接納。

但同一時間,Netflix 近年大力投資韓國影視作品,對韓劇的投資比重愈來愈高,終於看中《魷》的潛力。《魷》的成功,很大程度是 Netflix 多年來投資韓劇的回報。

《魷》爆紅造成的影響不容小覷。劇集令到韓國社會及國際媒體重新關注貧富懸殊、社會不公的問題,甚至連政界人物都要「抽水」,為明年總統選舉鋪路。

《魷魚遊戲》

劇集令 Netflix 股價創新高

《魷魚遊戲》的故事,講述主角成奇勳為了支付母親糖尿病的手術費用和奪回女兒撫養權,而參加一場生存遊戲比賽,456 位參加者為了巨額獎金而競爭,一旦被淘汰便會死亡。

劇集爆紅令 Netflix 的股價創新高,在美國時間上周五一度高見 614.99 美元高位。劇集亦引致數據流量需求大增,觸發韓國電信公司 SK Broadband 入稟,要求 Netflix 支付額外網絡流量及維護費用。

劇集內出現的服裝和道具在網上熱賣,就連劇中出現的「椪糖」亦銷量大增,有師傅為製作椪糖而足足一周無法回家。

《魷》風靡全球,是甚麼讓這套劇集跑出,取得史無前例的成功?

韓劇《魷魚遊戲》劇照

Netflix 大力投資韓國影視

《魷》的成功,很大程度與 Netflix 近年投資策略有關。

導演黃東赫曾透露,早於 2008 年已構思劇本,但因投資者認為劇情過於血腥,沒有大太商業價值,令黃東赫一直未能籌集足夠資金開拍。直到兩年前獲 Netflix 相中,《魷》終於開拍。劇集強調視覺效果,例如參賽者的綠色運動服和工作人員的紅色服裝,以及如同兒童遊樂場的場景佈置,成功吸引海外觀眾注意。Netflix 亦明白各地觀眾的口味,提供 13 種語言配言和 31 種語言字幕,數據顯示 95% 的觀眾來自海外。

事實上,Netflix 由 2015 年至 2020 年間一共向韓國電影和劇集投資約 7 億美元,而且投資有不斷增加的趨勢:單單在今年,Netflix 就計劃向韓國作品投資 5 億美元,比向印度寶萊塢的投資額還要高。

疫情肆虐下,網上串流平台成為電影業界的新出路,Disney +、Amazon Prime Video 等平台相繼興起,Netflix 面臨前所未見的競爭,繼而在各地開發原創作品,以吸引觀眾眼球。Netflix 在 2016 年開拓韓國業務,至今推出約 80 部韓國作品,拓展亞洲以外的觀眾群。

韓劇長久以來是以情愛故事為主軸。Netflix 嘗試在常規以外,為韓劇帶來另一種定義。去年上映的《Sweet Home》曾掀起熱潮,一度進佔 Netflix 美國排行榜三甲。《魷》則更進一步,有望超越《柏捷頓家族》成為最高收視的作品。

《魷魚遊戲》

熱潮背後的社會困境

《魷》之所以大受歡迎的另一原因,或許是因為劇集揭露了不少韓國人民的生活處境。就如一位韓國網民寫道:「我玩魷魚遊戲已經 30 年了。」

韓國作為全球第十大經濟體,是三星、SK 、現代等大集團的根據地,主要出產智能手機、半導體等產品,去年GDP 達 1.6 兆美元。然而韓國社會中有不少人卻面臨樓價高企、家庭負責和失業等問題。這些正正是《魷》中的參加者面對的境況。

導演黃東赫指,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中,任何人都可能像主角成奇勳一樣跌入谷底。事實上,自疫情以來當地失業率加劇,貸款需求增多。加上樓價高漲,總統文在寅上台 4 年多以來,首爾樓價升近 1 倍,加重國民的債務負擔。據統計,韓國 6 月份家庭債務創新高,是 10 年前的 2 倍。

基層負債累累,上流社會仍然蓬勃發展。韓國去年的堅尼系數高達 0.602,處於 7 年高位。官方的數據亦顯示,去年收入最高的 20% 人口的淨資產是收入最低的 20% 人口的 166 倍,較 2018 年的 105 倍更嚴重。

《魷》的爆紅,令到全球各大國際媒體,紛紛重提這些韓國積存已久的問題。

政治化的《魷魚遊戲》

社會問題是韓國政府須處理的不爭事實,當地政界則已將焦點放在明年的總統選舉,《魷》成為政客的宣傳手段。

曾兩度參選總統的許京寧就表示,願意高價買下劇中用於報名參賽的電話,呼籲民眾屆時可以致電參與「許京寧遊戲」,宣稱在當選總統後就會簽發緊急財政命令,讓人民可獲得 1 億韓元(約 66 萬港元)。

正如《上流寄生族》在國際間取得成功,《魷》同樣地將韓國人民描繪為失敗者。有電影研究員指,政治家以《魷》來炒作,證明他們沒有真正理解社會結構性不平等的問題。「政治家聲稱將會通過獎勵來創造更公平的社會,如同《魷魚遊戲》一樣,但他們沒有真正考慮過某些群體為何會處於不平等的位置。」

相關報道:華盛頓郵報海峽時報華爾街日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