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0.9 韓文日 — 當年朝鮮學者無懼打壓抵抗自發編製詞典

2020/10/9 — 16:0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10 月 9 日,是韓國人一年一度慶祝屬於他們國家的文字 — 「訓民正音」創立的紀念大日子。

眾所周知,「訓民正音」是由朝鮮世宗大王主導建立的文字。從 1446 年創建以來,韓語曾經面對不少風浪,當中,尤其以 20 世紀初期日本殖民朝鮮半島期間,日本帝國肆意禁絕當時的朝鮮民族,使用他們母語文字所帶來的衝擊,挑戰至為嚴峻。

日本強佔朝鮮半島初期,殖民政府未有針對朝鮮民族使用的朝鮮文字,實施任何明顯打壓。但由於被日本人滅國,當時不少朝鮮有識之士,都希望透過加強研究朝鮮語,用以鞏固民族的凝聚力。因而在 1921 年,一批朝鮮知識份子便成立了朝鮮語研究會,並在 1926 年通過建立「「Gagya 日」,即今天「韓文日」的前身。

廣告

後來到了 30 年代,日本帝國開始加強對朝鮮民族的鐵腕統治,遂對朝鮮人的身份認同,進行從內對外的融化改造。有見及此,朝鮮語研究會便加快進行統一文字研究,如在 1933 年建立了「朝鮮文拼寫法統一案」、 1936 年頒布「朝鮮語標準語情況案」,還有在 1940 年通過了「外來語標記法統一案」,為研究朝鮮語打下了基礎。

只是,到了 40 年代,情況便急轉直下。日本帝國發起了「內鮮一體」政策,殖民當局教育要求所有朝鮮人都必須學習日語,學校裡不再教授朝鮮語。後來於 1942 年,更在朝鮮半島正式強制民眾於日常生活中使用日語,且又要求朝鮮人之姓名都必須改成日本式,務求徹底取締朝鮮民族原有的身份認同。

廣告

當時,除了以朝鮮文字出版的《東亞日報》和《朝鮮日報》遭到停刊,後來頒佈的《朝鮮思想犯預備拘禁令》,更使日本帝國能在朝鮮鎮壓一切有反日傾向的思想犯。鎮壓得令人窒息,朝鮮語學會因而加快步伐,急忙地編寫「朝鮮語詞典」,並於 1942 年 4 月將其中一部份,交給大同出版社印刷。

為著保存民族精神支柱,作為策劃製作「朝鮮語詞典」的主要推手,丁泰鎮老師一直冒著被日本政府盯上的風險,也未曾放棄。只是,後來因為一次偶然機會,他的一名學生 — 咸興永生高等女子學校學生朴英玉,在火車上與朋友們用朝鮮語對話時,被朝鮮警察發現,後遭拘留審問。

日本警方經過審訊發現,給女學生帶來民族感化的人,就是正在編纂詞典的丁泰鎮。 同年 9 月,警方便正式逮捕並審問了丁泰鎮,他供認了朝鮮語學研究會正在編製一本朝鮮語詞典。後來日本殖民政府便以「語言是培養民族意識」為由,透過「治安維持法」,逮捕朝鮮語學研究會數十名主要成員,從而毀滅該組織。

原以為編製「朝鮮語詞典」計劃被徹查破壞後,一切功夫將化為烏有。兩年後日本投降,光復後的朝鮮半島,有人竟然在當年仍被稱為「京城站」的首爾車站內,朝鮮通運倉庫中,找到了被沒收後失蹤的兩萬多張「朝鮮語詞典」的原稿。

原來當年那些被取去的文件,全都被移送到了京城後,因為日本殖民政府忙於處理戰事,後來卻不了了之,最終反而這樣地被保管起來,到了重光以後才被發現。
而憑藉這批原稿,後來其他學者再追加修改了的內容,並於 1947 年的韓文日,出版了《朝鮮語大詞典》第一卷。到了 1957 年,已被改名為「韓國語學會」的新機構,便發行了該詞典的第六卷後,便宣佈功成身退。

從世宗大王,到朝鮮語學會,就在一年一度的「韓文節」大日子,我們在研讀韓語之時,也要向這些一直奮力維護韓文文字的存在,甚至曾不惜犧牲性命一眾先賢,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報導來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