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70/ 11/ 13 — 紀念韓國工運領袖全泰壹逝世 50 周年

2020/11/13 — 11:5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五十年前的今天,曾經在首爾東大門「平和市場」成衣工廠工作的全泰壹,目睹坐擁財富與權力的工廠管理層,視工人的生命如無物,不斷欺壓與剝削他們。為表不滿,與為了喚醒更多工人與整體社會,關注他們的生活與工作環境苦況,他最後決定手拿著《勞動法》,以自焚的方式了結生命。

「1948 — 1970-11-13」

全泰壹出生在韓國大邱市。戰後階段的韓國,百廢待舉,由於家庭環境不佳,雖然有志讀書,但為著糊口,全泰壹也被迫放棄求學,跟父親學習裁縫手技,協助養活家人。
他於 17 歲之齡,1964 年,為了擺脫困苦的生活,跟弟弟二人,隻身從大邱離家出走至首爾。在首爾生活期間,全泰壹四出找尋工作,並在清溪川旁的東大門「平和市場」,找到一份從事紡織廠的工作。而因為他從父親手中學會了熟練的裁縫手技,不久後他便在那裡,成為一位裁縫。

廣告

只是,在「平和市場」裡,他看到那些工廠管理者,視工人的生命如糞土,不但給予的工資極為卑微,且從來不會讓他們獲得應有的工人權益。工作期間,為了追趕生產目標,經理會不斷催促工人不停地工作,每天工作達 16 - 18 小時。而且,工作環境尤其惡劣,工人在沒有抽氣的廠房內,邊工作邊吸入大量灰塵。全泰壹曾經目睹過有女工,縱使因吸入過量灰塵而患上肺癆,經理也從不理她的生死,繼續要求她工作,也不為工傷作出任何賠償。

再者,為了讓工人能不斷加班工作,經理不時更會向那些女工注射安非他命,使她們能抵抗疲累感,繼續不停地為工廠賣命。

廣告

全泰壹從閱讀中,學會原來韓國政府有建立過《勞動基準法》,只是一直以來,不論政權,連資本家,都沒有予以尊重並遵守。他花了一段日子細心研讀箇中法律條文,雖然曾經就工廠管理層違犯法規的事,向勞動部門反映,可惜政府卻視若無睹,沒有理會他的控訴。

後來,全泰壹便聯同一批工人,成立了「傻子會」(意思是作為傻子,一直為工廠賣命工作),並廣為向工人傳遞並教授《勞動基準法》的內容,喚醒他們一起反抗。只是,當時的朴正熙政府,卻視全泰壹為眼中釘,並以他鼓動工人建立工會反抗,抨擊他不是愛國者。

結果,面對政權全面打壓,苦無辦法的全泰壹,於 1970 年 11 月 13 日,就在東大門「平和市場」,手持著《勞動法》,把火水傾倒在自己身上,點燃自焚。成了火球的他,一邊向前走,一邊向四周大喊:「請遵守勞動基準法,我們不是機器﹗」

被送到醫院後,全泰壹證實死亡,死時只得 22 歲。

50 年後的今天,昨日(12/ 11),文在寅總統向已故全泰壹烈士,追授國民勳章木槿花獎章,也是首位工運領袖,能得到這個國家最高級的勳章。

只是同時,半個世紀過去,當年全泰壹口中的那番話,仍然未能實現。有的勞動者得不到勞動基準法的保護,有的勞動者建立工會也不被認可,另外,更有些勞動者因像機器一樣不停工作,因過勞死而不幸離世。

韓國工人迄今仍要求國會通過所謂的《全泰壹 3 法》,當中包括修改《勞動基準法》第 11 條和《工會法》第 2 條等兩部法律,且制定《重大災害企業處罰法》。

首先,《勞動基準法》第 11 條規定,可以排除 5 人以下的勞動者工作場所不受此法監管。 而在韓國全體企業中,六成都是不足 5 人的企業。 據推算,被排除在法律適用範圍之外的 5 人以下的企業勞動者,便高達 350 萬人。 工人在那些企業工作,可以無限制地加班,而企業領導沒有義務提供延長、夜間、假日工作津貼。即使被無故解僱,他們也不能向勞動委員會提出救濟申請。

另外,《工會法》第 2 條修改的核心,就是要容讓非正規合約工作的工人,也能參加工會,向資方爭取應有權益。

可惜,韓國今天仍有大批工人,未得到勞動法保障。而就在疫情下,因需要晚間長時間工人,上半年間不幸逝世的,就已有 148 人。

相較 50 年前,韓國國家 GDP 已成功以幾何級數增長了,只可惜在保障工人權益方面,50 年間的改變,仍有大量的不足之處。

全泰壹電影《美麗青年全泰壹》全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