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87 年韓國「六月抗爭」三十三周年紀念(上)

2020/6/9 — 21:4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1987. 6. 9,延世大學學生李韓烈在示威期間被催淚彈擊中,延至一個月後傷重不治,死時 21 歲。

透過以紀實為主,細膩地呈現了發生在韓國 1987 年上半年,推動出波瀾壯闊推翻獨裁政權的抗爭運動的韓國劇情電影《1987:逆權公民》,我們深刻了地感受出當年韓國舉國數以百萬計,本著爭取直選總統權自由權利的民眾,如何組織出猶如排山倒海般的驚人群眾力量,以他們的每一雙手、雙腳,還有因為吃盡了數之不盡的催淚彈與被警察及白骨團追打後,在身軀曾流下過的汗與血,最終扣連出一幅無分你我,人人各盡崗位委身參與的全民逆權運動圖像。

成功造就出勢如破竹的感召力,迫使已正襟危坐的軍人獨裁者全斗煥必須接受,象徵著獨裁時代的日子,連帶他的權位,不單大勢已去,且是逆歷史而行,亦不能再以國家安全之名,繼續拖延廣大民眾推動民主化的熱忱。結果,到了當年的 6 月 29 日,藉由他親自欽點的繼任人,民主正義黨總裁兼總統候選人盧泰愚親自發表「6. 29 宣言」,正式頒布國家將會取消軍政獨裁統治,並會修改憲法,把原來人民擁有的總統直選權重新向人民歸還,完成了韓國民主化至為關鍵的一步。

廣告

整場充滿著激情與悲壯的韓國「六月抗爭」運動,從 1987 年 1 月起,到 6 月底為止,當中曾經出現了五個影響著最終結果走向的關鍵事件,環環相扣,而每一位牽涉到事件內的人物,他們都未有因對極權的恐懼而選擇站在惡勢力的一端,反而更無畏無懼,憑著良心,鼓起勇氣,決定以揭露這個獨裁政權喪盡天良真面目為已任,讓真相浮現在眾人面前。結果,政權殺人一事公諸於世,樹倒猢猻散,執政集團人人陸續為求自保,紛紛出賣同伴,不攻自破,迎來了真正改朝換代的光明一天。

(一)朴鍾哲被水刑拷打致死

廣告

1987 年 1 月 13 日午夜左右,在首爾新林洞的一個寄宿家中,有一名青年被 6 名調查警員拘捕,並帶到南營洞對共分室。他被警察帶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協助警察調查他的大學前輩,因組織民主化推進委員會而被警方通緝的朴鍾雲的下落。那位青年始終不開口,警員於是火上心頭,把他的頭放進滿水的浴缸裡反覆抽打。而這場可怕的水刑拷問持續了 10 多個小時。

到了 翌日早上,他就這樣被拷打致死,心臟停頓了。 當時他只有二十歲,是一名大三學生,名字叫「朴鍾哲」。

當朴鍾哲被警察於南營洞以水刑拷問致死後,不少在檢察廳工作的律師,也從打聽到朴鍾哲被殺害一事,絕對不是如警方所說的一場意外,其中一位檢察官,就是「李弘圭」。就在事故發生後的一天,當時中央日報記者申成鎬,為了打深傳言有大學生被警察打死的事,便前來好友李弘圭的辦公室,希望收取情報。

李弘圭當時拿著茶杯,坐在沙發上,說了一句「警察們出大事了!」當時申記者已成作為記者已有 6 年時間,從李弘圭的聲音中可以感覺到警察發生了一些不尋常的事情。申記者原來想事開門見山地問了一遍,但一想到可能會誤事,就扮作好像什麼都知道了似的地說:「就是嘛!最近警察們太囂張了!聽說他是漢城大學的學生?」

李檢察官於事回應說到:「在南營洞接受警方調查的漢城大學學生已經死亡……」

聽到這個說話,申記者便趕緊走出辦公室,拿起電話,撥到報館「部長,接受警方調查的漢城大學學生死了!」後來,為了進一步確定死者死因,申記者還到了多個地方,包括了漢城地方檢察院的檢察官崔桓,得到一眾人等默認,朴鍾哲是被警察以水刑拷問致死。到了中午時份,已經到達晚報刊印的時候,中央日報社會部編輯得到總編局局長琴昌泰的支持,把這驚為天人的消息,刊登在報紙之上,並以「接受警方調查的大學生休剋死亡」為題,內文更點名提到該名學生的真實名稱叫「朴鍾哲」,作獨家報導。從此,便一石擊起千重浪。

為了防止事件討論進一步擴散,警方一直以朴鍾哲在審問期間,因調查警員在拍打桌面時的「啪!」的一聲而導致心臟病發,並因「心臟痲痺」而喪命。這樣荒唐的說法當然無法叫已如熱鍋上螞蟻的記者相信,後來負責為朴鍾哲驗屍的驗屍官,卻向媒體表示在朴鍾哲身上不單發現多處因拷打而留下的傷痕,而且還公開了當時在為他進行急救的時候,事發現場地板充滿積水,最終確定朴鍾哲是死於拷打過程中,因脖子被壓在浴缸中而不幸被水弄至窒息致死。

只是,到了 15 日的上午,警方已通知朴鍾哲的父母從釜山趕來,草草地把遺體火化,並後後天把他的骨灰散落到臨津江上。當刻,他的父親想請求兒子原諒,便跪在地上勉強地向兒子問好:「哲啊,一路好走……」

10 天後,亦即 1 月 26 日,在明洞聖堂舉行的「朴鍾哲追悼及杜絕拷問的人權恢復彌撒」中,樞機主教金壽煥,以「該隱與亞伯」的比喻,將所有罪責推給了兩名殺死朴鍾哲的警員。他說:「耶和華,上帝問殺死弟弟亞伯的該隱,你弟弟阿伯在哪裏? 創世紀這個問題,今天也拋給了我們。」

其後,2 月 7 日韓國主要城市舉行了泛國民追悼儀式及示威。到了 3 月 3 日又舉行了朴鍾哲的「49 齋」和反對拷問國民大遊行示威。當時,據已故前總統,80 年代站在韓國抗爭運動最前線的金大中曾經在回憶錄留下的記憶,寫到收入只是草根階層的朴鍾哲父親,以卑微的薪金養大了兒子朴鍾哲,他成功考入國內最高學府,但如今竟然死於非命。為了公開真相,他決定要盡全力跟政權戰鬥到底。

(二)全斗煥 4.13 護憲聲明

兩位趙姓與江姓的「治安部」調查員雖然被警方拘留,但對朴鍾哲遇害一事仍然抱有莫大懷疑的媒體,一直繼續追查有關事件,希望查出幕後更多牽連人等,將事件公諸於世。只是,為了應對來勢洶洶的媒體報導,全斗煥卻以護憲,來轉移大眾視線,以減輕輿論壓力。

當時政界的話題是修憲。執政黨民主正義黨主張內閣制,而在野黨新韓民主黨則主張直選制,雙方各執一詞。未有全面放棄權力的全斗煥,當刻手執已過改憲的最佳時機,首先提出了先以現時憲法的方式,和平地移交政權到下一位總統,並集中國家與國民所有資源與精神,舉辦來年的漢城奧運會後,才討論如何修憲問題,來解決當前的政治危機。

結果,他於 4 月 13 日向全國發表特別電視講話,指出「護憲」的決心,並決定維持以間選方式,支持同樣擁有軍方背景的民主正義黨代表盧泰愚,繼承他的位置,並以在體育館內舉行的小團子選舉模式,推舉他成為下一任的國家總統。

其後,盧泰愚亦表示支持全斗煥的主張,認為國家必須絕對穩定,並著力發展經濟,不能讓輿論分裂使國力削弱。但在發表特別談話後,在野黨便立即表明心跡,高舉反對旗幟,反對「護憲聲明」。而天主教神父們亦以絕食祈禱的方式展示不滿。另外,知識分子和在野代表也發表了「時局宣言」,後來連中產也發動了要求撤回聲明的簽名運動。

(三)5.18 紀念日上公開朴鍾哲致死真相

當時,在拘留著兩名牽涉到以水刑拷打朴鍾哲致死案件警員的永登浦監獄裡,當中一人不停地唱讚頌歌,另一人則不停地哭。而就在二人身旁的另一位被捕人士,就是早前因涉嫌主導 1986 年「 5.3 仁川事件」被捕,於同一監獄內服刑至 1988 年 2 月的前東亞日報著名記者「李富榮」。

李富榮得知,被捕的兩位警員,絕不是此案全部的真相來源。後來,他拜託一位韓姓獄警打聽箇中消息,得知被捕的兩位警員,只是代罪羔羊,背後真正向朴鍾哲用刑的警員,還有當中的計劃,全斗煥政權會想盡所有辦法,把真相壓下去。就在這關鍵時刻,原來被屈指殺死朴鍾哲的警員,決定向另一位蘇姓的獄長,把當時的詳細情況,和盤托出。

只是,那位獄長還在猶豫,應否把這個真相,向李富榮告知。而當時,監獄是禁止向囚犯提供紙與筆。但到了 1987 年的 2 月 23 日,當天那位獄長忽然通知一名叫韓炳勇的獄警,把一枝原子筆與一疊印著永登浦監獄的原稿紙,還有把那張寫滿了警員自白的證供,一併送進李富榮的囚室。

花了一整晚,李富榮便把殺死朴鍾哲的真相,詳細地寫好成一篇密密麻麻的書信,遞給韓炳勇獄警,並再三地叮囑他,務必要轉交給當時在野民主運動代表金正男。結果全炳勇把書信傳遞兩天後被逮捕。但他的努力,把這封信送出來,後來亦因為這封書信,在當年的 5 月 18 日,亦即「光州民主抗爭 7 周年」紀念日上,主教金壽煥在明洞聖堂主持了「5.18 光州犧牲者追悼彌撒」,由金承勳神父,宣告了一篇內容為「朴鍾哲拷問致死事件真相被捏造」的講辭,正式公開了朴鍾哲殺死的事實真相。

這不僅給全斗煥政權帶來了致命的打擊,三天後首爾地方檢察廳檢察長通過記者招待會承認還有 3 名警察牽涉到朴鍾哲被拷問致死一案。此後,曾經參與捏造假證據的治安官也被拘留,到了月底,全斗煥更宣佈進行了全面內閣改組,以圖平息民怨。可惜一切都是來得太遲,到了 5月底以後,整場 1987 年的「六月抗爭」風暴,已經來勢洶洶準備爆發。

(待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