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87 年韓國「六月抗爭」三十三周年紀念(下)

2020/6/10 — 12:0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1987 年 6 月 10 日,波瀾壯闊的韓國「六月抗爭」正式開始!

(四)李韓烈被催淚彈擊斃,全民抗爭正式啟動

由「爭取民主憲法的國民運動本部」(簡稱「國本」)主力籌辦,於 6 月 10 日舉行的「朴鍾哲被拷問致死殺人事件的全國譴責大會」前,延世大學學生於大學校園門外舉行了「6.10 延世大出征前決意大會」。當時,延世大學經營學系二年級學生李韓烈,在參與示威過程中,警方未有遵守法規,反而以水平線向人群發射催淚彈。結果,李韓烈不幸被警方發射的催淚彈碎片傷及後腦,一個月後傷重不治,成為首位死於催淚彈的韓國抗爭人士。

廣告

一天後,即 6 月 10 日,作為對抗獨裁政權的主要國民組織,「國本」如常地舉行成立後的第一場集會。當時,大會在首爾德壽宮旁的大韓聖公會大教堂聚集,以「朴鍾哲被拷問致死,隱瞞真相,譴責及護憲撤廢國民大會」的名義舉行活動。在上午十時,集會開始,群眾叫喊著口號,原來只是跟警察只在對峙,後來警察便開始對他們發射催淚彈驅散。

到了下午六時,沒能親身參與抗爭的的士司機與巴士司機,便主動駕車到示威區域,把車停下,組成路障,並響鞍聲援學生。後來,又來了一批駕車而來的普通市民,他們同樣於同一時間響鞍,讓響號聲響徹整個城市。

廣告

另外,同一天,在首爾奧林匹克公園室內體育館,代表著軍政的民主正義黨舉行了黨代表大會。會上,盧泰愚被正式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當時他一再強調,在政權移交和奧運會舉行成功以後,一定會完成協議修憲。但當天晚上,民正黨在希爾頓酒店準備了祝賀酒會,據盧泰愚在他的回憶錄上曾經留下的紀錄所說,當時他曾在路經南大門步進酒店期間,親眼目睹了街頭示威,後來在酒店大堂內,也滿佈著催淚彈的氣味。他回想當時的心情很複雜,當晚也因而沒睡得好。

自李韓烈事件發生以後,本來已憤怒不堪的韓國舉國上下抗爭者,心中的怒火更是難以平息,連本來一直沉默的白領工人與家長,對當權者無理殺害他們國家下一代而變得怒火中燒,表明不能再讓這個國家繼續沉淪下去,決定一同走上街頭,催化成這一次的抗爭運動,已擴展成全國性與各階層共同參與的民主鬥爭運動。一怒之下,整個 6 月份,全韓國多達擁有 500 萬名市民一同走上街頭,大聲疾呼「打倒獨裁」、「建立直選制」等口號。

(五)「6.29 改憲宣言」

1987 年 6 月 29 日,上午 9 時,一大早上,民正黨總統候選人盧泰愚就來到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的會議室,站在鏡頭前,宣讀宣言,這就是叫韓國人舉國難忘的「6. 29 宣言」。

盧泰愚說到:「在朝野協議下盡快修改憲法,通過新憲法進行總統選舉,實現 1988 年 2 月和平移交政權。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人民的意願是一切優先 ... 」兩天後的 7 月 1 日,總統全斗煥便接受了盧泰愚的建議,通過朝野共同發表的民主改革方案,宣佈將會修改憲法,建立總統直選制,正式標誌著韓國民主抗爭運動爭取數十年來了,最終達成夢想的重要一天。

成就了這個「6.29 宣言」,當中總統全斗煥跟民正黨總裁盧泰愚在目睹整場橫跨數周,動員出數以百萬計的民眾上街示威的「六月抗爭」後,他們從心態上慢慢接受了民主乃是大眾民心所向,不能再拖延下去,便接連在 6 月中陸續調整部署,爭取以取得這個在建制內推動民主化關鍵人物的美名人物稱號。

先是盧泰愚在經歷 6 月 10 日的一天之內,正式提名為總統候選人的同時,又目睹了群情激憤的街頭抗爭後,翌日他已表明現政權有責任跟在野力量,就解決當下時局混亂問題,尋求解決方案,當中不排除接受修改憲法這一辦法。反之,全斗煥則表示在 6 月 16 日的晚上,當晚他忽然接受了,既然獨裁政權崩潰已是大勢所趨,他反而應該主動提出改憲,建立直選制,成就了韓國舉國上下期望了二十多年,以和平與民主的方式達成政權轉移的終極訴求。而且,如果能夠在其任期內成功籌備好 88 年奧運會,他所獲得的歷史評價或許從此不一樣。

翌日,亦即 6 月 17 日,究竟二人之中,那人才是提出改憲決定的關鍵一人?盧泰愚說他於當天早上,便傳召他的特別助理,把他要求政權改憲的決定向全斗煥傳達。但是,全斗煥則說才是他於當天早上,急傳盧泰愚到青瓦台,把修憲這個想法向他告知,更說到當時盧泰愚感到嘩然。全斗煥當時說到由於事出突然,沒辦法作詳細解釋,要求盧泰愚只能接受國民的意願。

無論誰是誰非,到了 6 月 24 日,二人都表明了共同接受改憲一事,並議定了 6 月 29 日將會公開發表「改憲宣言」。只是,究竟當天發表的文本是盧泰愚,或是全斗煥擬定?他們迄今仍然各執一詞。但無論如何,到了 6 月 29 日當天,韓國人抗爭已久渴望爭取的訴求,終於在 7 月前夕,看到了光明。

透過群眾的力量,韓國最終於 1987 年成功建立直選總統的民主制度,雖然第一次總統直選,因為金大中與金泳三二人未能放下歧見,達成單一化候選人的妥協安排,最終讓盧泰愚延續了軍人統治多 5 年時間,但幸好心中那團不服氣的怒火,未有因為氣餒而熄滅,而民眾結果在 1992 年的第二次總統大選,選出了首位自民主化以來文人出身的總統金泳三。

到了 1997 年 12 月,民主化後第三次總統大選,韓國舉國民眾最後以選票,投出了第一位以在野派出身的政治領袖 — 金大中,成為韓國史上第一位出身自全羅道的總統,正式標誌著政權轉型成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