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 月 12 日:紀念印度錫克教士兵在邊境英勇犧牲的日子

2020/9/14 — 15:52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最近中印邊境頻起衝突成為焦點,其實剛剛過去的 9 月 12 日,就被英軍訂為 Saragarhi Day,以紀念百多年前印度錫克教士兵(Sikh)在邊境的英勇表現。而印度西北戰場的殘酷經驗,亦與同時期的香港有所關係。

十九世紀中葉起,英國與沙俄在中亞進行「大博弈」(The Great Game),互相爭奪勢力範圍,阿富汗就成為了兩國鬥爭磨心。1890 年代,英軍在印度與阿富汗的邊境設置多個據點,希望加以控制該地。英軍特別在 Saragarhi 小村莊設立了通訊站,以連結東邊的駱克堡(Fort Lockhart)及西邊的吉利斯坦堡(Fort Gulistan)。

廣告

1878 年 11 月 30 日,英國《Punch》周刊刊登政治漫畫,描繪阿富汗在英俄之間左右為難。

1897 年,阿富汗普什圖部落(Pashtuns)武裝反抗英軍控制,9 月 3 日及 9 日兩次攻擊吉利斯坦堡但被擊退。9 月 12 日,超過 10,000 名部民襲擊當時只有 3 名士官及 18 名士兵的通訊站,堡壘礙於本身亦人數不足未能增援。21 名來自旁遮普地區的錫克教士兵拒絕勸降,血戰至最後一人,悉數陣亡。而普什圖部落方面,則戰死 600-1,400 人。

廣告

這場戰役的經過,由士兵 Gurmukh Singh 經訊號站的燈號不斷通報到駱克堡(Fort Lockhart),得以記錄下來。根據堡壘的觀察及紀錄,Gurmukh Singh 殺死了約 40 名敵軍,最後被放火燒死,是最後一位戰死的戰士。普什圖部民摧毁通訊站之後,攻向吉利斯坦堡。錫克教士兵的奮戰,為英軍援軍爭取時間抵達堡壘,終於第三度擊退部民。

事後,印度及英軍把每年 9 月 12 日訂為 Saragarhi Day,紀念錫克教士兵的英勇表現。2019 年,印度上映了電影《Kesari》,講述這段英勇事蹟。儘管電影並不等同事實,但有助大家想像當時情況。

事後被焚毀的 Saragarhi 通訊站。(相片來源:Australian Sikh Heritage

新界六日戰爭 側寫印兵驃悍

1898 年,中英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同意英國租借新界 99 年。港府緩緩部署至翌年才接管新界,但始終激起新界鄉民武裝反抗。4 月 14 日,新界鄉民焚毀大埔將用作升起英國國旗的木棚,港府於是派兵平亂。當時,英軍部隊香港軍團(Hong Kong Regiment)由印度兵組成,成員來自西北部的勇悍民族,帶兵的英國軍官伯傑上尉(Captain Berger)更曾在印度西北邊境作戰。

1899 年 4 月 15 日,伯傑上尉帶領 3 名印度軍官和 122 名士兵,與警察一起抵達大埔,但被 1,200 名武裝鄉民包圍,更遭大砲射擊。鄉民人數眾多但武器落後,僅造成一名印度士兵受傷。英軍增援後來到達,擊退鄉民,向西進攻,逐村受降。戰爭歷時 6 日告終,約 500 名鄉民死亡,英軍只有 2 人受傷。

戰後檢討鄉民傷亡慘重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伯傑上尉和印兵慣於印度西北邊境的殘酷戰況和做法:不談判、不留戰俘、不照顧敵方傷兵、不計算敵方傷亡,以及全力出擊盡快取勝。當時本地報章例如《德臣西報》(The China Mail)、《士蔑西報》(The Hongkong Telegraph)把伯傑上尉等軍官和香港軍團譽為英雄,認為他們表現英勇果斷。幸好,戰後港督卜力爵士寬大處理,並以鄉紳代管民眾,雙方相安無事,就漸漸對新界六日戰爭避以不談。

香港社會雖然一直以華人為主,但印度兵其實與香港發展史淵源甚深,在拓展新界和 1941 年香港保衛戰等歷史分水嶺皆留下身影,可惜過往較少被提及和未獲重視。

 

參考資料:
夏思義:《被遺忘的六日戰爭》,香港:中華書局出版有限公司,2014 年
The National Archives. “The Discovery Service,” August 12, 2009.
“Online Collection.” Indian Order of Merit, Military Division, awarded to Havildar Biaz, The Queen’s Own Corps of Guides, Punjab Frontier Force, 1897 | Online Collection | National Army Museum, London.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20.
“Page 4342: Supplement 37704, 27 August 1946,” The London Gazette. Accessed September 13, 2020.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 Patreon /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