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OLOnews 影片截圖

塔利班發言人接受阿富汗私營電視台未幪面女記者訪問 紐時:女士購物需男監護人陪伴

重奪阿富汗政權的塔利班(Taliban)強調,會尊重女性權益,致力塑造開明、溫和形象,塔利班一名新聞發言人史無前例接受阿富汗女主播專訪,有傳媒以「塔利班2.0」形容20年後捲土重來的塔利班。不過亦有報道,指塔利班在阿富汗不同角落,仍有對女性作歧視性手段。

塔利班宣傳團隊核心成員、其中一位新聞發言人希邁(Mawlawi Abdulhaq Hemad),今天接受阿富汗私營電視台 TOLO 的 24 小時新聞頻道的女主播阿卿德(Beheshta Arghand)單對單訪問,講述未來治國大計,是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後首次公開接受女記者專訪。女記者雖然有穿罩袍,但未有幪面。今次亦是第一次有阿富汗女性,在境內訪問塔利班高層成員,這一幕被認為別具歷史意義。

英國衞報訪問 TOLO 的創辧人望辛尼(Saad Mohseni):「我們對他們說,看,一位女性要採訪你」而塔利班方面回覆,「他們說很好。他們本可以輕而易舉地說話『去你媽的』——他們管理著這個國家,他們可以為所欲為。」由於擔心女記者安全,TOLO 新聞週日短暫地將女記者送回家。但兩天后,許多人重返工作崗位,並在街頭報導。目前電視台「照常營業」,《衞報》形容該台一直領先其他西方傳媒,直擊前政府垮台的時刻。

「對他們來說,贏得人心,向國際表明他們是合法的,並且是可以與之共事的人,這一點很重要。在這階段,媒體將比之後擁有更多的自由。」望辛尼表示塔利班正在竭盡全力安撫西方政府和媒體。

私營電視台老闆對廣播前景仍悲觀

望辛尼是一名居住在迪拜的阿富汗裔澳洲公民,以 20 年建立 TOLO 媒體帝國,新聞、流行娛樂頻道,甚至阿富汗版 Netflix。他的公司因應塔利班重新掌權,取消了女歌手暴露的娛樂節目,但仍播放肥皂劇及土耳其時裝劇,而受有幾百萬人。雖然現時有點自由,但他相信塔利班最終還是會出手:「他們會是政府一段日子。你估你開始批評(他們)後會發生甚麼事?你可以播甚麼都可以,只要你不批評政府?」

儘管如此,他還是希望塔利班最終會對向新政府提出尖銳問題的記者實行嚴格的廣播限制:「他們將在政府任職一段時間。如果你開始批評會發生什麼?只要不批評政府,你想播什麼都可以?」塔利班  20 年前掌權時,禁止電視廣播、禁止互聯網,不准有錄製的音樂,只有一個宗教電台,亦無任何商營手機網絡。但今天阿富汗的大城市已有 4G 網絡、獨立電視台及電台頻道十多家,最重要是整個國家人口,有一半是 20 歲或以下青少年,2001 年時他們大部份未出世。今天,連塔利班軍中都用whatsapp。

國營電視台女主持遭解聘

雖然時代轉變,塔利班可能或已轉變,但受苦的人仍然存在。在希邁受訪後幾小時,據《紐約時報》中文版報道,國家電視台著名女主持阿敏(Khadija Amin)在 Clubhouse 聊天室哭訴稱,塔利班已經無限期暫停了她和其餘女員工的職務。

「我是一名記者,卻不被允許工作,」28歲的阿敏說。「我接下來該做什麼?下一代將一無所有,我們 20 年來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將付之一炬。塔利班就是塔利班。他們沒有改變。」

塔利班昨日(17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舉行首場記者會。塔利班官方發言人穆札希德(Zabihullah Mujahid)表示,現在的塔利班和20年前已「截然不同」,希望與其他國家維持和平關係,不會對前敵國採取報復行動;並承諾會尊重女性權利,但前提是在「伊斯蘭教法架構」之下。

27 歲大學女講師:小女孩們有怎樣的未來?

不過除阿敏外,《紐約時報》中文版列舉大量女性被歧視的對待情況。昨天在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塔利班持槍軍人守衛大學大門,阻止女學生和女教師進入校園。在南部城市坎大哈,有居民說女性診所被關閉。一些女校從去年11月塔利班奪取控制權後,一直關閉。那裡的婦女說,她們上街時開始穿從頭到腳的罩袍。

首都喀布爾大學,女學生被告知,除非有男監護人陪同,否則不得離開宿舍。有兩名在市內沒有男親人的女學生說,她們實際上被困住了。在阿富汗北部的馬扎裡沙裡夫,現年 27 歲的大學講師的「A」(編按:因《立場》其後接觸對方,對方表示報道可能對其造成安全威脅,故改為其自願的簡稱。原文刊載的其任教大學,亦已刪除)表示,在市內獨自購物的女性被拒之門外,有人要求她們要和男監護人一起才能入店,「「20年前塔利班倒台後,我這一代人有很多機會。」她指自己能夠實現自己的學習目標,當了一年大學教授,「現在我的未來是黑暗和不確定的。這麼多年的努力和夢想都白費了。而那些人生剛剛起步的小女孩們,等待她們的是怎樣的未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