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Explanier】為何特朗普推崇抗瘧疾藥羥氯喹治武漢肺炎?

2020/4/8 — 23:33

上周日 (5/4)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的武漢肺炎(COVID-19)每日簡報中,再次敦促美國人服用抗瘧疾藥物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抗疫,更反問吃了「有甚麼好損失」。

現時全美囤積了 2,900 萬劑羥氯喹,但該藥尚未證明對治療 COVID-19 安全有效。近日不少媒體以至多個前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FDA) 都批評特朗普為何積極推廣未經證實的治療方法,就連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 所長 Anthony Fauci 都多番警告,未有確鑿的證據支持使用這種藥物治療 COVID-19 病人。

面對這些聲音特朗普反指法國已有「非常好」的研究證明,反對花幾年時間等待臨床試驗結果才使用該藥。

廣告

為何特朗普推崇抗瘧疾藥羥氯喹治療 COVID-19 ?這是另一個由恐懼、媒體分化與高度黨派主義等多個因素造成的錯誤消息收發鏈:由所謂非常好的小型法國研究,到矽谷社交媒體意見領袖到霍士新聞 (Fox News) 報道,直至將消息傳入白官為止,這一切都令民眾產生了錯誤的信心。

有嚴重缺陷的法國研究

廣告

3 月初,隨著 COVID-19 在全球蔓延,法國馬賽一個研究團隊想了解古老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喹,能否成為治療 COVID-19 的藥物。該研究指,服用羥氯喹數天後大部份病人都可以痊癒,但研究僅了解 36 人的病情,而且並非隨機雙盲實驗,換言之團隊可故意挑選接受治療的病人,令研究結果有偏差。

有服用羥氯喹的病人與對照組的病人來自不同醫院,其年齡中位數也有差異,更重要是對照組僅有部份人接受常用抗生素阿奇黴素 (Azithromycin) 治療,再令研究結果增添更多不確定因素。

此外,研究最初包括 42 名患者,但團隊撇除被轉移到深切治療部的 3 名病人、 1 人中途病死、 1 人離開醫院無再跟進、 1 人則因噁心而停止接受治療。最後 36 人康復,接受羥氯喹痊癒速度比對照組更快。

雖然最終研究可刊於國際抗微生物化學學會的期刊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IJAA) ,但在報告發表前的 3 月 19 日已有一個訛稱自己與史丹福大學醫學院有關係的律師 Gregroy Rigano 於霍士新聞電視節目,宣稱法國團隊證明「100% 治癒」 COVID-19

同日稍後時間,特朗普已首次指羥氯喹幾乎可立即用於治療 COVID-19 ,並已要求 FDA 盡快核實說法。此後,美國突然出現羥氯喹出口管制、搶購潮等前所未見的現象。

至本月 3 日,即法國研究發表後的兩周,國際抗微生物化學學會在一份聲明中指,董事會認為研究不符合學會的預期標準,特別是缺乏納入研究樣本標準的解釋,以及確保病人安全的治療分類。

其他研究結論好壞參差

中國的實驗室研究曾表明,羥氯喹可阻止 SARS CoV 2 進入培養皿中的細胞,但這不代表結果可直接應用在人體中。

另一中國研究則顯示,羥氯喹不比其他標準的支援治療好,雖然同是小型研究只有 30 病人參與,但至少是隨機研究。法國另外的小型研究也發現,羥氯喹對 11 病人病情無效, 1 人病死,兩人則需轉移到深切治療部,亦有 1 名接受羥氯喹治療的 COVID-19 病人原先有心臟問題,最終要提前停止治療。

不過,亦有一份武漢研究顯示,服用羥氯喹的 COVID-19 病人比無服用的更快痊癒,而且無發展出嚴重病徵。然而,該份研究未受同儕審查,團隊也指需進一步更大型的臨床研究了解如何使用羥氯喹。

即使無等到權威衛生機構批准而使用羥氯喹的一些瑞典醫院,也已停用該藥治療 COVID-19 病人,因為部份病人服藥後出現癲癇和視力模糊。

消息於矽谷名人流傳再發佈

參與該份有問題研究的法國醫生 Didier Raoult 被發現,早在研究發表前的 2 月下旬,他已宣傳羥氯喹作為治療 COVID-19 的方法,其短片更在 Facebook 已有超過 25 萬觀看次數,而他的主張在英文圈有人接力: Rigano 除了接受霍士新聞訪問外,亦聯同兩人撰寫了一份 Google 文件推廣使用羥氯喹,其中一人為區塊鏈投資者 James Todaro ,他擁有哥倫比亞大學醫學學位,但似乎並沒有執業。該文件最初有列出第三位合著作者,該人是一位退休生物化學家,但媒體 Wired 聯繫他時,否認有撰寫文件,並指不知道該文件的存在

該文件的格式看似科學論文,吸引了很多矽谷具影響力投資者留意與轉發。在美國 COVID-19 大爆發前的 3 月 17 日, SpaceX 與 Tesla 的行政總裁 Elon Musk 就在 Twitter 向其近 3,300 萬關注者發佈了該文檔的鏈結。最終該推文有超過 13,000 次轉發,令更多人在網上搜尋羥氯喹的效用。

 

在某些網上群組,包括右翼陰謀論者、以及反疫苗者中,羥氯喹是有效治愈方法的想法開始流行。該藥物還獲得美國醫生和外科醫生協會的支持,該協會是一個小規模的超保守組織,多年反對政府介入醫學領域,而《華爾街日報》也曾有醫生發表評論文章,支持使用羥氯喹,但只重覆法國研究的論點,未有加入自己的數據。

假消息的危險

使用羥氯喹並非「有甚麼好損失」。該藥的需求突然增多,令長期將之視為抗炎藥的紅斑狼瘡患者放棄使用,美國與尼日利亞也已有報道指,自行服用羥氯喹治療 COVID-19 的人出現用藥過量的情況。

社交媒體企業一直積極處理有關 COVID-19 的假消息,並已採取措施來應對羥氯喹相關的消息傳播:  Google 現時已刪除了 Rigano 的 Google 文檔; Twitter 也刪除了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特朗普律師朱利安尼 (Rudy Giuliani) 和福士新聞主播 Laura Ingraham 宣稱羥氯喹有效的推文。

《紐約時報》周一 (6/4) 報道,特朗普多番提倡使用羥氯喹可能對藥廠賽諾菲 (Sanofi) 有「少量個人財務利益」,賽諾菲是生產羥氯喹商標藥必賴克瘻 (Plaquenil) 的公司,但該藥物的專利已過期,因此其他製藥公司可以製造仿製藥。

多個前高官批評特朗普提倡

現時 FDA 已對兩種抗瘧疾藥物用於治療 COVID-19 發出緊急使用授權。不過不論曾在前總統奧巴馬還是特朗普政府工作過的 FDA 前高官都認為,做法未有科學根據破壞了 FDA 的科學權威,

上年離任的前 FDA 局長 Scott Gottlieb 一直呼籲對羥氯喹與阿奇黴素組合的功效進行更多研究。本月 5 日他在 Twitter 指,如果該藥物組合有效,其作用可能非常微妙,只有經過嚴格的大規模試驗才能發現。

奧巴馬任職期大部分時間為 FDA 局長的 Margaret Hamburg 就表示,對 FDA 發出緊急使用授權感到驚訝和困擾。她又指,太多人使用該藥發緊急授權,可能會影響學界獲取所需數據的能力。

根據《科學》報道,自 2005 年起, FDA 已發出超過 100 次緊急使用授權,主要用於檢測新興病原體的診斷測試,當中 34 項授權用於 COVID-19 病毒檢測的測試。 FDA 指對抗瘧疾藥發授權是基於「有限的體外和軼事臨床數據」,以及中韓國 COVID-19 治療指南。

現任 NIAID 所長 Anthony Fauci 也曾多番警告,未有確鑿的證據支持使用羥氯喹治療 COVID-19 病人。他在周日的 CBS 節目中再次指「這些數據實際上充其量只是具有提示性質 (suggestive) 」。在同日的白宮每日簡報接近尾聲時,當 CNN 記者再向 Fauci 提問羥氯喹有效程度的問題時,特朗普則打斷 Fauci 回答,並指 Fauci 已答過該問題 15 次

來源:
The Guardian, Hydroxychloroquine: how an unproven drug became Trump’s coronavirus 'miracle cure’, 7 April 2020
Science, Former FDA leaders decry emergency authorization of malaria drugs for coronavirus, 7 April 2020
Vox, The evidence for using hydroxychloroquine to treat Covid-19 is flimsy, 7 April 2020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