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ood Friday.Agreement.民粹主義.信仰

2019/4/26 — 18:42

圖片素材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宗教的外衣,民粹的內涵

2019 年 4 月 19 日,Good Friday 早上,發生一件令我不安的事 — 愛爾蘭首都 Belfast(最混亂的 Londonderry 地區)在當地深夜發生暴動,導致女記者 Lyra McKee 中槍身亡 [1]。 她被譽為當地傳媒界的明日之星。此時,The Cranberries 的 Zombie 又在我腦海自動播放 [2]。

廣告

Good Friday(聖周五)是基督宗教傳統節期 Paschal Tridumm(逾越節三日慶典)的第二日, 特別記念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這個情節。「三日慶典」 是從聖週星期四(基督受難日守夜禮,Maundy Thursday)開始,直到復活主日的晚禱結束。而今次暴徒選擇在 Good Friday 凌晨時分開火,可謂唔畀面耶穌。北愛爾蘭警方是在深夜進行搜捕行動,暴動分子乘機武力反抗。他們有組織有預謀,合共投擲了 50 顆汽油彈。有死有傷亦證明他們荷槍實彈,並非虛張聲勢。當地警方相信,這次行動是由「新愛爾蘭共和軍」 所策劃。他們是由愛爾蘭共和軍所分裂出來的,拒絕承認 98 年的 Good Friday Agreement。

Good Friday Agreement 是由英國政府、愛爾蘭政府和其他相關團體在 1998 年 4 月的 Good Friday 所簽署的和平協議 [3]。各方同意訂立一系列措施,停止自 1916 年復活節以來的衝突(It's the same, old theme, since nine-teen sixteen, in your head, in your head, they are still fighting...),邁向北愛和平。愛爾蘭共和軍最後在 2005 年正式解除武裝。

廣告

雖然北愛爾蘭衝突表面上是天主教與基督教徒對壘, 但內裏還是離不開地緣與身份政治的問題。 緣由可以追溯至 16 至 17 世紀的亨利八世,把英國的基督教徒殖民到愛爾蘭,又強行沒收當地人民的土地 [4]。自此,愛爾蘭就有很強烈的 「英國基督徒」與 「愛爾蘭天主教徒」 的身份政治分野。簡單來說,就是有你我之分﹅分黨分派,務求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近大半年的激烈脫歐辯論中,有關硬邊界的討論成為一大爭議點 [5],令人恐懼北愛衝突再臨。也許在脫歐達成方案前,這些分離份子已經蠢蠢欲動,急不及待去「做世界」。

民粹主義在歐洲北美全線冒起,很多國家的民粹組織,也標榜基督宗教的旗號和色彩。筆者對於這現象十分擔憂。昔日的基督宗教在歐洲勢力強大,無論社會文化或建築都充滿基督教色彩。民粹組織往往透過基督教化的外表,為追隨者塑造一種 「政治身份」 假象,以為有希望可以回到昔日的光輝 — Take back control。但這種身份與基督宗教的核教心價值和觀念完全沒有關係,他們的追隨者往往對基督教一知半解,甚至不知不解 [6]。這些組織更會扭曲信仰內容,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例如在北愛爾蘭的天主教以往把「耶穌釘十架後三天復活」與「天主教革命分子為愛爾蘭捐軀」兩者作類比,為求利用宗教達到統戰目的 [7]。

基督宗教立教初期,也出現「民族身份」與「宗教」過份捆綁的困局。公元後一世紀,「猶太教」與「基督教」的分野還不是那麼明顯。當時越來越多「非猶太人」加入猶太人的會堂(Synagogue),一起生活和聚會,形成基督教會雛型。當時,猶太人要遵守大量嚴格的生活規條。其中食物規條﹅守猶太節期﹅男性要「行割禮」,最受重視,也是猶太民族的象徵。當時,有些猶太人非常執著「非猶太人」必須守這些禮儀,才合資格成為信徒,此造成了會堂裡的種族張力 [8]。

有見於此,使徒保羅編寫了羅馬書信,重新演繹了信仰框架。他希望調和羅馬教會中「猶太」 和「非猶太」信徒,務求雙方互相容納,令初成立的教會組織不至於解體。保羅強調,基督宗教要從「猶太主義」中對規條和儀式的注重,過渡到「因信稱義」(正確一點說是重拾因信稱義)。簡單來說,就是著重人的內心是否真的相信耶穌。保羅並沒有禁止信徒遵守猶太規條,他只是說守與不守不是重點,最重要是「信」。「非猶太」信徒的信仰生活在這個前提下,必定簡化不少,且為將來千千萬萬不同種族國籍的人定下歸信的基礎和原則。

而在約翰福音中,耶穌藉著向「井旁的撒瑪利亞婦人」借水,清楚表明,從今以後敬拜上帝不在乎地域位置,而是依靠人類的心靈和誠實;一次過突破種族(撒瑪利亞與猶太人是世仇)、地域(撒瑪利亞與猶太人自古在不同的地方敬拜上帝)與性別的界限(約翰福音 4:1-42)。可見《新約聖經》作為基督教正典的後半部分,強烈表達出把宗教從「身份與種族認同」中釋放的訊息。

願歐洲與世界各地的基督教徒,在這個民粹主義與煽情當道的世界,真正展現出衝擊時代的核心價值。但願基督宗教在歐洲重回正軌,成為和平的記號,而不是分裂的遮醜布。

最後,願 Lyra McKee 的家人與 Partner 節哀順變,真正的和平臨到北愛爾蘭。

Go bhféadfaimis a bheith in éineacht le hÉirinn (May peace be with Ireland).

 

參考:
[1] Reuters - Northern Ireland journalist killed by gunman during riot (14/4/19)
[2] YouTube - The Cranberries Zombie
[3] The Northern Ireland Conflict 1968-1998 – An Overview
[4] The 16th Century Period In Ireland
[5] 詳見筆者另一篇文章:Brexit —“硬邊界” 懶人包
[6] The rise of Christian populism
[7] Economist - The uneasy co-existence of national struggles and conservative clerics
[8] Dunn, James D. G. (1988). Author’s Preface and Introduction Romans 1-8, 9-16. Waco, TX: Word Books. ISBN 0-8499-0252-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