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Zoe @ Unsplash

JK 羅琳惹上了誰?他們說:覺醒暴民(Woke Mob)

當你在 Google 鍵入「JK 羅琳」,第一個關鍵詞建議是「歧視」,之後才是「生平」、「新書」,憑此網絡足印,還以為羅琳已經改宗極右翼。但羅琳在英美世界的當下待遇,其實亦與此無異,歷史的時代撰述人也似乎會判死她。最近她說自己真實住址被「跨性別支持者」在網上散播,恐有人身安全問題。在此之前,她也說自己一直收到大量死亡恐嚇。

小學時接觸《哈利波特》小說,不會想到作者之後會陷入險境。那個一開始略帶童趣的魔法世界,在現實裡以大人的暴力和權謀續寫。她本人和整個魔法宇宙,亦尤如被捲入當下英美世界的 Woke 運動之中,遭煎皮折骨。

羅琳是如何跟他們結怨的?

羅琳聲稱支持女權,反對特朗普,反對英國脫歐,一開始她受到進步網民歡迎,直至她在 Twitter 上開始質疑「跨性別運動」意欲取消男女界限的方向。因為其他進步派主張以「來月經的人」(People who menstruate)代替指女人(Women)一詞,羅林覺得這樣很荒謬,嘲諷幾句,於是一頂「不尊重跨性別」的巫師分類帽從天而降,尤如變成黑五類,受部份網民激烈攻擊。

縱然她聲稱並無歧視他們,但死亡恐嚇已經連續寄到頭上。更早的遠因也是更加隱秘,例如說羅琳寫完《哈利波特》系列之後,用其他名字發表的犯罪小說,有一個兇手被設定為跨性別,當時也有人批評她。

她一手捧紅的前哈利波特演員也紛紛跟羅琳割席,例如 Daniel Radcliffe 說跨性別女人就是女人,追著羅琳的臉來打。

當然羅琳也有多重角色

Daniel Radcliffe 是一個有一點思想的演員,他是一個支持廢除英國王室的「共和派」。2016 年他參演了一部沒甚麼人看過的獨立電影《Imperium》,飾演一個潛入白人至上社群的臥底警察。他就像本時代的年輕人,天性敏感又急功好義,也很有主見,使他們可能認為自己以前跟羅琳的開心記憶,比不上眼前「大是大非」。對於他們來說,大是大非就是「善善惡惡」,歌頌美好的事物,取消罪惡的事物。從取消記錄壞文化(例如畜奴)的壞作品、推倒歷史人物雕像,到建構美洲新史觀(美國並非由白人國父們開創),到網絡聲討,再到那一封一封死亡恐嚇。

打擊面必然隨時擴大。本來相當進步的羅琳突然在更加進步者的比較和攻打下,成為遭圍剿的保守派。本來羅琳已經很醒目,或者她自己也相信這一套,她做編劇的《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電影系列悶出鳥來,但後設建構了鄧不利多的基情,友善了嗎?她也經常在 Twitter 重構霍格華茲其實也有很多亞洲學生,示意魔法宇宙生成時已經很多元很進步,真係多撚謝。

《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裡面的 Johnny Depp 表面上是魔法世界的希特拉,但其實是特朗普多一點。然後 Depp 也因為被捲入家暴指控,犯下典型「有毒男性氣質」之罪,被荷里活封殺,也失去葛林戴華德一角。

Eddie Redmayne 踏繪之刑

在系列中演主角的 Eddie Redmayne 近來也跪進步玻璃,表示自己認為演《丹麥女孩》「是一個錯誤」,因為有觀眾批判他不是跨性別,生得男兒身之後去變性的主角,不應由他演,有跨性評論者這樣批評他的演出: “regressive, reductive, and contributes to harmful stereotypes.” 那部戲他演得很用心,也能感動人,但現在面對這樣的變態輿論,他真心假意都好,便在觀眾前踏繪,否定自己努力過的一個角色。如果 Eddie Redmayne 是一個藝術家,這會是一個痛苦經驗。從羅琳、Johnny Depp 到 Eddie Redmayne,不斷出事,好像一個家族詛咒一樣不斷散播。

然而羅琳是否能「證明」自己沒有歧視跨性別?不可能。因為「意圖」存在與否,只屬群眾網民自由心證,人言人殊。就像文革中的中國人,有幾個能夠自證並非階級敵人而能逃過凌辱?很多時候,都是百口莫辯。對方道理不通都好,召來群眾一萬句頂你一句,你還是會被淹沒。還要面對徒子徒孫、親朋友好的背叛。就因為妳「不夠進步」,不夠尊重弱勢。

雖然 JK 羅琳是個女人,在圖譜裡比起白人男人要高階,但在她頭上還有更高大上的,跨性別比尋常女人受更多苦,更多歧視,所以把女人這個階級瞬間壓碎。

Woke Mob

這些發出死亡恐嚇、圍剿她、背棄她的人,也許自己也不是跨性人,也不在乎人權議程,也許很多窮極無聊的人只是找到一個行兇的高貴理由。現代之所以為現代,就是惡人普遍知道了打著明顯邪惡旗號去作惡,在吸引到很多人之前就會被圍剿乾淨,所以反社會人格都滲透到善男信女之間,打著正義的旗號去作惡,邪惡和有效得多。

羅琳受罪一事,攤開來說只是普通的網民羞辱公眾事件,一旦有一個貌似宏大的社會改革工程願景去包裝,一切不合理的事都會變得合理。當然羅琳自己也不可避免地陷入這種狂情很久,只是最近才淪為受害者。他們多數不太聽說過中國近代史,不知道這種論出身、看政治成份、群眾包圍個體的狀況,尤如跟文化大革命的深淵揮著手。他們不知道一開始的時候,觸手也是先伸向文化界打向第一槍。

歐美世界那邊從頭說起,其中一個遠因是現代社會的泛知識份子化,後來還有互聯網的興起。總之最後結果都不會是知識菁英增加,而是平庸或扭曲的量產型知識型勞工增加。

知識菁英大量增加,就會變成柏拉圖的哲學王統治,但在現實不可能發生。知識勞工大量產生之後,他們像巴斯光年一樣執行任務,祖先的智慧就像一個有頭有尾的故事,不斷透過口耳相傳傳下去,傳到幾個人之後已經變得沒頭沒尾,版本已經變了樣。

但動員已經開始,來自四方八面的人們也歸附到各種陣營之中,各自用自己方式實施「正義」。所以作惡的只是現在這些 Woke Mob(羅琳事件中某些良心西媒對滋擾者的定性)嗎?肯定不是。另一些人進入了所謂完全對立的極右翼集團,他們也和 Woke Mob 一樣,愛用血統和身份非難他人,否定他人,而不只自衛而已。Woke Mob 會燒殺擄掠,理論化起來的自戀白人 White Trash 也打燒殺擄掠。Woke Mob 苦大仇深,時時提醒自己被壓迫,極右翼追隨者也如此。

余英時曾經講述過清末民國時期,基層(流氓)逐漸興起,下台的就是老一輩有理想的知識人,就算五四運動都實際不是由知識人領軍,反而是被邊緣化,但他們可能有自以為領軍的想法,這也是中國政治那時的軌跡。所以余英時死後,《開放》雜誌這樣濃縮他對毛澤東的評價

從井岡山收服土匪起,到延安利用農村流氓邊緣人打垮城市知識邊緣人,承襲劉邦朱元璋的「打天下的光棍」傳統,建立霸業。

現代世界屬於用一點點理論武裝自己的邊緣人及他們形成的群眾。

被群眾淹沒的女巫

在極左狂徒和極右狂徒之間,還有 incel(非自願絕育者),近年越來越多自我認同為 incel 的狂徒開槍亂殺,為了報復一直沒有女人願意和自己做愛,因此自稱「非自願絕育」。

Incel 也有自己的理論和世界觀,他們將人類大致分為幾種人,一種是 incel,天字第一號被壓迫者。第二種叫「Chad」,他們是有性吸引力的男人,也是族群利益的出賣者,與女人聯合壓迫著 incel,並搶走「本來屬於」incel 的性資源。至於掌握著性資源的女人則是世界觀最後大魔王,她們是一種終身用性資源交換男性巨量財物的資源怪物。他們無疑是邊緣人,但觀念也因此飛速發展,喜愛發明新名詞,很多可怕的事情源於那些新名詞。

例如另一班人為了反過來套住非 LGBTQ 的人口,就說他們是「順性別」(Cisgender),這就是一個醫學概念最終下放到「民間」,並最後發展出其他觀念怪物的過程。因為這一切最終都要改動社會制策,涉及政治權力的爭奪,世界變得更加人以群分,各種身份戰爭著,作家被批鬥,演員要否定作品,這不是那些人許諾的更加消融及和平的世界。

這是當然的,因為操作這些觀念的人不在乎這些。在這股力的上游,人們獲得更多權力,中層貴族獲得權威,在其下游,群眾也獲得迫害他人的快感。就像其他權力秩序一樣沒有分別。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