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Ultimately we’re all on the same team”

2020/11/8 — 21:45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Facebook)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Facebook)

1)記得四年前特朗普當選,好多人都覺得世界末日,我仲好記得當時身邊一啲完全唔留意政治嘅朋友都有寫 status 話係世界末日,悲觀得緊要,但今日呢啲朋友可能又會為特朗普落敗而心痛。我地嘅 perception 好多時都唔會係建基於事實,而純粹係印象,但呢個就係選舉嘅性質。

2)啱啱睇番,四年前特朗普當選時我在 facebook 寫低呢句:「我又冇覺得 Trump 當選係世界末日,本身競選講嘅嘢就好難計數,而且美國總統早已中庸化,左右愈來愈不分,證明制度早已盤根錯節,總統很難在上任後以一人之力全盤扭轉。 」現在回看過去四年,特朗普在任,的確沒有世界末日,甚至表面來說有不少政績:美國股市創新高,經濟在疫情前持續增長,中東和解,北韓破局,ISIS 歹解;對於部份人來說,也的確是「American first」:對北約加保護費,對中國打貿易戰,對歐盟施壓,對於支持他的選民來說,難言沒有交代。當然,他破壞法治,蔑視媒體和法律程序,用人唯親,也立下不良先例。不過,總的來說,過去這四年他沒有大家想像般的無限癲狂,大抵還是在體制之內,也算是側面印證美國民主制度的韌力。

3)也許特朗普帶來最大的反思,是權力與民主制度的思考。權力本是赤裸的,強者可以令弱者絕對臣服。而民主制度的主題大抵就是對權力的約束,這些約束可以是透過選舉、媒體、法治、行政程序、國家傳統。特朗普就是那位想盡一切方法,把權力最大化的人,繼而達到某些管治目的或國家(個人)利益。這種最大化,更體現於他漠視反對者的目光,把說話說得最白,毫不修飾。假如奧巴馬是極可能尊重程序、盡量解釋權力運用的人,特朗普便是光譜的另一端。諷刺的是,今天,相信即使是自由派的部分支持者,也不會否認特朗普任內這套做法開創了新局面,某些環節因為突破了以往的程序或外交「protocol」,而得到某些以前不敢想像的國家利益和效果,某些國家例如中國,原來比想像中畏懼美國行使強權,退縮的程度我相信也是特朗普上任前的執政團隊難以想像。特朗普的直白和「市井」,對於一些厭倦花言巧語的選民來說,也是耳目一新。

廣告

4)四年前特朗普上任,已經證明一個現象:新網絡演算法生態下,回音壁效應愈來愈強,要聚集支持者,已經不需要像往日般說一些四平八穩的說話,而是表現愈激進、愈能擁有忠誠度高的支持者,haters 的想法,毫不重要,這和 Brian Cha 的模式完全一樣:只要一千人之中有一人願意付八萬元學費,那另外的九百九十九人便無關痛癢。這樣的網絡生態,其實在今次大選並沒有多少改變,而觀乎特朗普的高票數,似乎美國的二元分化格局已然穩固,相信未來一段時間也難扭轉這兩極常態。選舉後,可能大眾不需再關注特朗普本人,但特朗普現象則仍然值得全球研究。

5)四年前,希拉里落敗,全球對於特朗普當選無不嘩然,鏡頭前的奧巴馬也黯然神傷,不過他仍然鼓勵國民

廣告

“You know, the path that this country’s taken has never been a straight line. We zig, and zag, and sometimes, we move in ways that some people think is forward and others think is moving back.” 

談到預備交捧給特朗普,他說到:

“I think of this job as being a relay runner. You take the baton, you run your best race. And hopefully by the time you hand it off, you’re a little further ahead. And I want to make sure that handoff is well-executed, because ultimately we’re all on the same team.”

也許撰寫這份演說時,奧巴馬多少也不過想說些樂觀的話,心底難免感覺特朗普年代將是一個黑暗時期,但現在評價特朗普四年管治,則必定不像四年前民情投射出來般悲觀,這也恰巧印證了奧巴馬自己的說話,民主進程不一定經常直線發展,而是要走過不少彎路,當你覺得正在倒退,其他人卻覺得是進步。

假如我們同樣能夠以長遠歷史視覺看待拜登當選,也不必特別悲觀他上台後必然會討好中國,出賣台港,畢竟特朗普留下來的國際新格局,是美國利益所在,不易 roll back;同樣也不必特別樂觀,少數族裔或貧窮議題必然得到伸張,這就正如奧巴馬執政期間,黑人權益也沒有如想像中的大躍進。

但總體來說,我們應該要對民主體制抱持希望,這不僅止於美國紅、藍陣營之間,而是全球的民眾,因為「ultimately we’re all on the same team」。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