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製圖

丈夫身故後扛起三宗婚姻平權官司 Henry:希望 Edgar 可以令大家都勇敢

【文:季安森|文字編輯:Cindy|G.TV 網站編輯:Connie】

自從丈夫Edgar去年因抑鬱症自殺,Henry幾乎縮回了他的角落。直至他必須扛起亡夫和自己的三宗平權官司,一向低調的他才鼓起勇氣在傳媒和公眾的注視下站出來。今年 5.17「國際不再恐同日」當天,Henry出席了Edgar死後第一個公開活動,擔任香港同志影展社區放映會的分享嘉賓。正如他解釋出席活動的原因:「Edgar好想為呢個議題、呢個群體做啲嘢⋯希望大家記得佢。」從幕後到台前,既是他自己的意志,也是Edgar留給他的課題。推動同志平權是二人的心願,如今只剩下他,他必須繼續發聲。

攝影:季安森

今年香港同志影展在「國際不再恐同日」前後,舉辦了兩場名為《街坊.同志》的社區放映會,藉電影與公眾探討性別議題,其中一套由香港導演洪榮杰執導的短片《推開世界的門Forever 17》,便講述了一對香港夫夫從出櫃、相戀、欺瞞爭執、合法結婚到相守至死的故事。也許是三對新人在教堂中行禮的畫面跟Edgar與Henry的婚禮有幾分相似,出席放映會的Henry在觀看期間忍不住流淚,並在分享開始時便說:「我哋喺同一個教堂結婚,連結婚套西裝顏色都一樣⋯」情緒激動的他甚至說不下去。 在短片中,同性婚姻在香港合法化,主人公說出「我願意」,他們的配偶關係受到法律認可和保障。但現實中的Edgar和Henry,即使已在2017年於英國註冊結婚,一紙海外婚書在香港仍然不受承認,成為他們踏上平權之路的轉捩點。

圖片來源:TGHFF影片〈2019 金馬影展TGHFF | 推開世界的門 Forever17〉截圖

過去看到Edgar(吳翰林)和Henry(李亦豪)這一對夫夫的名字,多半是在新聞報道上。Edgar曾兩度申請司法覆核,挑戰居屋政策和遺產條例中歧視同性伴侶的條文,其中遺產繼承權的案件更在高院取得勝訴。政府一如既往上訴到底,去年在等候上訴期間,Edgar不幸身故。即使Edgar和Henry已交往八年,並在海外註冊結婚,但Edgar死後,Henry甚至沒有資格為他處理後事,因此他今年提出了第三宗司法覆核,爭取同性伴侶為另一半辦理後事的合法權利,讓他可以幫亡夫撒灰,完成他的遺願。

傷疤未癒,Henry深知推動香港平權運動是Edgar一直以來的心願,他希望代替Edgar繼續發聲,才選擇在放映會與公眾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Henry 形容自己以往一直是「縮在角落裡的人」,但與Edgar的婚姻令他明白到「同志身分唔單止係同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之間嘅關係,我哋嘅生活係可以interrupt到成個社會」,他覺得是Edgar給了他勇氣為同志議題、這個群體做點事,他亦希望大家能藉此記住Edgar。

攝影:季安森

婚姻的意義

回顧他們的愛情和婚姻,Edgar和Henry於2017年在香港一間天主教教堂成婚,是香港首次有在教堂行禮的同志新人。

婚禮背後,經歷了無數曲折。Henry當初是決定了結婚才向家人出櫃的,但他的母親其實早已心中有數。Henry憶述母親當時長嘆一口氣後,說只要他們能照顧自己,開心過日子就好。然而父親卻難以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大家的情緒和關係變得難以收拾,就似「倒瀉一鍋粥」。但一家人,「倒瀉咗就一齊抹番乾淨」,所以 Henry說結婚這件事對他來說「有個孝義嘅concept喺度」。

Henry想像中的「家」,是很個人、很私密的。他只希望和Edgar組織一個新的家庭,這個家能跟自己和Edgar的原生家庭融合在一起。只要得到父母輩的認同,那就夠了,其他人的看法並不重要。但虔誠的天主教徒Edgar卻希望能在主教面前起誓,並傳遞出他們婚姻背後重要的社會意義,因此他不顧爭議,叫來傳媒採訪二人行禮的過程,將他和Henry的婚禮化作同志平權運動的重要見證。

資料圖片(受訪者提供)

挑戰不公法律

婚後Henry一度住在Edgar名下的政府公屋,但因鄰居頻頻向房署投訴,指有兩個男人同住這個單位,Edgar不堪煩擾唯有在2018年以「綠表」購入一個居屋單位,以為終於可以和丈夫組成他們的小家庭。但房委會卻表示香港不承認同性婚姻,只有異性配偶才被視為「家庭成員」,可以免補地價加入成為住客。Edgar不但無法免補地價轉讓業權給丈夫,Henry甚至不能合法居住於該單位,Edgar因此提出司法覆核,挑戰這項歧視同性配偶的政策。可惜,Edgar等不到本案開審已過身,Henry唯有接手成為這宗覆核案的申請人。

延伸閱讀:【司法覆核】同性配偶居屋案 申請人去年逝世 丈夫延續平權遺志

Edgar身前亦曾以司法覆核挑戰《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指兩條例不承認同性婚姻屬於歧視和違憲。雖然獲判勝訴,但政府隨即提出上訴,暫定於今年7月開庭審理。本身是律師的Henry曾向G點電視義工表示,假如同性伴侶的其中一方意外身亡,由於香港政府不承認他們的關係,已故一方的財產就會轉移給家人。但很多同志的家人都未能接受子女的同性配偶,所以配偶很有機會一無所有。最壞的情況是已故一方沒有家人,物業被政府收走,在沒有法律的保障下,喪偶的一方不但要承受痛失摯愛的悲傷,更可能流離失所。

延伸閱讀:【司法覆核案整理】同性配偶繼承遺產案(吳翰林)

Edgar身故後,他們最擔心的情況終於發生 — Henry甚至不能在認領遺體表格的關係一欄填上「丈夫」,連處理亡夫的身後事,都要Edgar母親的授權。Henry憶述當時自己在殮房知道配偶身份不受承認,不能為亡夫辦後事,猶如靈魂在天,軀體在地:「好似有好多巴掌冚落嚟咁⋯如果Edgar聽到佢都會嬲,佢(遺體)就喺隔離間房。」後來Henry與岳母關係轉差,岳母拒絕繼續授權他處理兒子的後事,Henry幾乎被隔絕於Edgar所有的後事安排,至今仍未能為他撒灰。Henry於是在今年初申請司法覆核,要求修改《死因裁判官條例》等有關「伴侶」的定義,並要求法庭裁定政府法醫不容許同性配偶辨認遺體的做法,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案件同樣在排期,等候開庭審理。

繼承遺志前行

放映會上有觀眾看完影片後,不禁感觸落淚,哭着問Henry:「香港離同性婚姻合法有幾遠?」他無奈承認,要在香港爭取同婚非常困難:「其實真係好遠,反歧視法都未有⋯但係用司法覆核呢個程序去做,係有希望嘅,有好多勝訴嘅cases。」

Henry所指的勝訴案件,包括成功爭取公務員同性配偶福利的梁鎮罡案,還有爭取同性配偶申請公屋權利的Nick Infinger案,兩案中政府皆被裁定歧視和違憲,成為未來爭取同性配偶平權的有力案例。

延伸閱讀:香港性/別小眾司法覆核案件整理

被問到有否預測過三宗司法覆核案的結果?Henry坦言幻想過最差情況。不過,如今的他,即使面臨三宗司法覆核都以失敗告終的結果,亦覺得不枉令全世界知道,不平等仍然存在於香港。「係需要時間嘅,希望Edgar可以令大家都勇敢。」 Henry在最後說。

《推開世界的門Forever 17》中有一段主人公獨白說,人生就似推開一道一道的門。對於Henry來說,有一道門悲傷地關上了,但總會有其他出口可以步往未來。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