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點電視》製圖

【全民造星】靠中性形象入圍可恥?阿 Dru 的負評中,有多少是偏見?

【撰文:Mo;網站編輯:Beth】

《全民造星 IV》第一回合,中性形象的阿 Dru 入圍,被網民及導師質疑。看了阿 Dru 表演後,我同意她的表演水準的確不夠,我也不喜歡她拘謹地扮型,同意她能夠入圍絕大因素是因為她的中性形象。

但那又如何?為什麼一個參賽者不能因為她的鮮明形象或代表的社群入圍?阿 Dru 的負評中,到底有多少是對「TB」 偏見?

女團的目標觀眾是誰?

男團吸引女粉絲,女團吸引男粉絲很天經地義吧?所以我們應該從男性視覺選女團? 抱歉,原來女團的主要粉絲也可能是女性。

我對女團文化沒有太多認識,所以虛心 Google 了一下,驚訝地發現,原來早有不少文章及統計指出 Mamamoo、 Blackpink 等 K-Pop 女團的粉絲中,有 85% 以上是女性。原來有一種女團風格叫「Girl Crush」,意即「女生對女生的仰慕和欣賞之情」,這類女團通常會強調成員的帥氣與自信,而不只是清純、可愛或性感。

再說,我身邊好像沒有一個女性朋友討厭中性鼻祖天王遙的,當然阿 Dru 的魅力暫時遠遠不及天王遙(雖然她有高挑金髮也會駕直昇機),但那不代表女團不需要中性成員。 而且香港街上一直也見到不少「疑似 TB」 ,那為甚麼女團中不能有 TB?

中性也有很多種 《造星》是一個女性形象的實驗場

你可能會說中性形象有暐翹啊,燒賣和在復活區的 Ariel 也可以做到中性啊,為什麼要選一個「男人婆」?Come on James,「男人婆」就是重點了。我們心底明白阿 Dru 的中性和暐翹她們的「可以走中性」是不同的。

《全民造星 IV》參加者 Dru 打扮中性 (圖片來源:ViuTV)

樂見《造星 IV》中有可愛、型格、甜美、清純、斯文、狂野、MK、文青、平凡、獨立等等不同類型的女性化女性,事實上,中性也分很多種,我們回想《全民造星 III》的 Jack Dai、WaiWai 和 Judas 就會明白。 演藝界是主觀的,審美觀也會不斷改變。《造星 IV》作為真人騷式選秀比賽 ,除了像選秀比賽般揀選優秀和合符大眾合味的演藝工作者,也有空間成為女團或女性偶像的實驗場,擴闊觀眾對女性偶像的想像。因此,入圍評選準則除了參賽者的現有實力,也包含各種未知的「可能性」。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可以在實驗室中劃一個房間出來,為香港版的中性女團成員做一下實驗嗎?這場實驗過後,中性女生除了「俊朗」 、「帥氣」 、「型格」 ,還可以有更多正面的形容詞嗎?

為甚麼女團需要性/別小眾代表?

留意到網民會稱阿 Dru 做 TB,可能因為工作人員說她溝女,阿祖又說是為了 LGBT 社群?而正正是阿祖這一句,又再引起「點解一定要有 LGBT 代表」的討論,而這些討論往往已經不是討論演出,而是對同志活生生的偏見與歧視了(例如:「掛住溝女」,「女團唔應該有 TB」)。必須強調,我們在節目中無法得知阿 Dru 的性傾向,無謂猜想她的性傾向之餘,更無謂根據未知的性傾向去攻擊性/別小眾社群。然而,就算阿 Dru 真的是 TB,真的因其性/別小眾身份入圍,又如何?

也許是上屆的 BL 情節,也許是歷屆的同志參賽者,也許是 Mirror 的性別流動性,《造星》和 Mirror 本來就不乏性/別小眾粉絲。在市場策略而言,培育一個性/別小眾代表絕不為過。而就媒體社會責任來說,真人騷(甚或女團中)有一個性/別小眾代表也是一件美事。

延伸閱讀:ViuTV 的性/別小眾友善節目巡禮

性/別小眾社群被媒體污名化了幾十年(自己 Google 一下),好不容易從「心理變態」、「死乸型」、「不男不女」、「殺人犯」這些標籤走出來,如果我說,每次在主流媒體上看到正面的同志形象,社會就會多一分支持、性/別小眾社群就會多一份力量;那 60 個入圍名額中性/別小眾代表佔一個位置,真的不能接受嗎?尤其當我們發現身邊愈來愈多性/別小眾,我們不難發現原來過去這個群體一直在媒體上被隱身;在女團中有一位性/別小眾,不是特權,而是媒體正在學習如實反映現實。盲目的政治正確固然不可取;同時,盲目的反政治正確,其實也可能是在抗拒社會改變和進步。而且,性/別小眾除了是私密層面的性傾向和性別認同,其實也是一種在偏見與壓抑中砥礪前行的態度。這種戲碼,不是很勵志、很熱血嗎?當然,這個性/別小眾代表,不一定是阿 Dru。

我也覺得阿 Dru 不討好,同時我也可能有偏見

最後,說回阿 Dru。我也認為她的演出不討好,暫時也未在她身上看到像 Jack Dai、WaiWai 和 Judas 一樣的才華和魅力,但她真的完全沒有可塑性嗎?無可否認,阿 Dru 無論是身高還是衣著也是突出的,至少在記者會和 MV 中很容易就留意到她。論性格,留意到大多參加者都很支持她,很願意親近她;花姐綵排時劣評她的表演項目後,阿 Dru 也願意受教改掉整個項目。再者,阿 Dru 的比賽表現比起部份參賽者來說都算平平穩穩,至少不至於五音不全。當然,在一對一的賽制下,也要考慮到對手。不過平心而論,YoYo 的演出真的是無懈可擊嗎?先不論音準和不夠氣問題,如果她的對手是其他參賽者,我們還會記得這位參賽者嗎?理性分析,綜合實力上 YoYo 的確略勝一籌,但再與其他入圍參賽者比較,YoYo 落選其實也不能說完全不合理;當然,阿 Dru 落選也合理。

那為甚麼阿 Dru 的評價會一面倒是負評呢?

我覺得值得思考一下,真的是阿 Dru 一文不值,還是我們潛意識對疑似 TB 的中性女性要求特別高?(這不就是偏見嗎?)如果我們接受到女性化參賽者可以單憑樣貌及身材入圍,外貌不討好又五音不全的可以憑性格或風格入圍,那為甚麼 Dru 不能靠其突出的中性形象、性格及平穩的演出入圍?為甚麼疑似 TB 的中性女性就一定要外貌討好,另加其他突出的才華?女性化女生與中性女生,合格線真的是一樣嗎?

當然,演藝領域本來是很主觀,就是不喜歡啊!我也是。同時,我也會反思,那種非理性的不討好,當中有多少是因為我們看不慣?會否因為我們見得不夠多這種風格的表演者,所以缺乏想像?另一點值得留意的是,儘管阿 Dru 表現得對自己中性形象有自信,但舉手投足仍然流露出不自在和拘謹;不難想像她在中性光譜定位或性別探索中有著各種困擾。事實上,華人娛樂圈中可給她參考的中性女星也不多,至少比女性化女星少得多。如果《造星 IV》是女團或女性偶像的實驗場,那阿 Dru 必須在比賽中挑戰各種高難度的實驗。當然,實驗可能會失敗,就看祖媽媽的功力和阿 Dru 的造化了。

 

作者自我簡介:拍片,攝影,搞活動,教學,寫文章……一個不苟於形式去為自己或協助別人創造話語的製作人,生活離不開性/別小眾運動。有時間的話會想打機和看漫畫,沒時間的話會想去旅行。

原刊於《G 點電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