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李家偉:民政總署打壓重重ㅤ同志平權聲音慘被禁

2020/7/4 — 17:20

資料圖片,來源:Robin Worrall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Robin Worrall @ Unsplash

【文:李家偉,屯門區(富新)區議員】

屯門區議會將於 7 月 7 日召開大會,事前我依照程序,向屯門區議會秘書處遞交文件,希望在會議中討論「有關政府處理性小眾的政策事宜」[1]。

秘書處 6 月 29 日將議程及文件傳送予各議員時,我們發現議程雖然有納入此文件,但註明「經內部研究後,屯門民政事務處認為是項議題涉及非屯門地區層面事宜,並不符合《區議會條例》第 61 條所述有關區議會的職能,政府部門人員和秘書處職員將不會參與有關議題的討論」[2]。

廣告

自新一屆區議會上任後,民政事務總署不斷打壓區議會,各區區議員提交會議文件多次被指不符《區議會條例》規定。以近日為例,元朗區議會討論監警會報告及限聚令、南區區議會討論「嚴正跟進赤柱監獄有懲教人員涉聚賭及其他違法問題」及「要求南區警方提供處理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個案資料」,同樣被指違反《區議會條例》61 條。

而屯門區議會亦面臨眾多打壓 — 在疫情期間限制每週會議時間及次數、公民權利地區發展委員會會議多番被拖延及打壓,以至早前區議會討論平反六四以及國安法事宜,屯門民政事務處或拖延或留難,甚至拒絕提供會議支援。

廣告

6 月 30 日早上,我們再次致電屯門區議會秘書處,詢問屯門民政事務處從何取得法律意見,以及要求取得法律意見的書面回覆,被職員以「會議議程上已作解釋,不會再作書面回覆」為由,拒絕回應。

我認為政府部門在處理此事上有以下問題:

1. 區議會一直有權討論及處理全港性事務《區議會條例》第 61 條列明,區議會就「影響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人的福利的事宜」及「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向政府提供意見。

而根據 2001 年時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夏正民於 Chan Shu Ying v Chief Executive of the HKSAR(HCAL 151/1999)中裁決,區議會職能之行使,即使不直接具有立法或行政性質,至少亦必須「對公眾事務有真正影響(real influence on public affairs)」。而時任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提交法庭的誓章,其中指區議會「於區務及影響全港的議題上擔當重要的顧問角色(play an essential advisory role on district matters and issues affecting the whole of the HKSAR)」[3]。

翻查政府向立法會提交的《審核 2020-21 年度開支預算》中,民政事務署署長謝小華在回覆陳淑莊議員的提問時亦表明,「民政事務總署(民政總署)及轄下 18 區民政事務處不時協助政策局和部門就地區事務以至全港問題進行公眾諮詢,包括諮詢區議會」。而民政事務總署更以表格列出,就全港事務而言,2019 年該署曾就全港問題諮詢區議會,次數為 402 次 [4]。

而屯門區議會亦多次就全港性議題作討論,以 2016-2019 會期而言,屯門區議會大會曾討論「要求打擊『假難民』」、「再三強烈要求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反對領展停車場大幅加租」、「有關檢討《放債人條例》以打擊高利貸活動事宜」、「要求全面取締違例劏房」、「要求嚴控國內人士在街頭賣藝及行乞」、「反對政府與兩電的利潤管制計劃新協議」、「支持在香港落實『一地兩檢』」、「明日大嶼願景」及「要求政府履行承諾加強區議會的職能及角色」。

同時本屆區議會亦曾討論及表決「重設市政局」、「要求深圳灣口岸實施出入境管制」、「元朗 7.21 事件」,討論上述議程時區議會秘書處都有提供支援服務,足證區議會實際上有能力處理非本區以至全港性議題,然而民政總署的指令卻不斷「搬龍門」,削弱區議員討論不同社會民生議題的角色。

2. 過往區議會亦曾討論同志議題

翻查過往區議會文件,1988 年政府發表《有關同性戀罪行的法律應否修改?》諮詢文件,政府曾就此諮詢至少 8 個區議會,包括中西區、灣仔、南區、屯門、荃灣、離島、油尖、沙田。

至於為何有此諮詢文件出現,緣起於外籍警官麥樂倫(John MacLennan)於 1980 年 1 月 15 日被發現於何文田警察宿舍身中 5 槍身亡,事件引起社會迴響,並揭發基於當年男男性行為乃刑事罪行,警察設立了特別調查小組(SIU)調查紀律部隊及專業人士的同性戀行為,而一經發現,相關人士將被解僱及定罪。政府其後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此事,最後委員會裁定麥樂倫死於自殺。同時,律政司和法律按察司要求法律改革委員會研究「本港有關同性戀行為的現行法律應否予以修改?若然,應如何修改?」1983 年,法律改革委員會發表《有關同性戀行為之法律研究報告書》,而報告書的建議在 1988 年正式於《有關同性戀罪行的法律應否修改?》作公眾諮詢。

諮詢以法律執行及比較、公眾衛生及愛滋病、傳統價值觀念與家庭、同性戀與青少年、人權等角度分析同性性行為法律應該:

選擇一 — 現行法律維持不變;
選擇二 — 對彼此同意而私下進行同性戀行為的成年人,免除刑事處罰;選擇三─對彼此同意而私下進行同性戀行為的成年人,減輕刑事處罰。

而觀察各區區議會討論情況,各區區議員都有討論同性戀公務員的任免、同性戀與愛滋病、同性戀者的人權、性教育、男性性工作者賣淫甚至同性戀伴侶尋找女性作「代孕」的問題。這些議題都不是地區性事務,屬全港性議題,在今日一定被民政事務處認定不符《區議會條例》所訂職能。除了政治打壓,根本沒有其他原因,造成民政事務處針對此事的政策朝令夕改。

3. 文件所提交的事務亦屬地區事務及區議會行政事宜

本次提交文件的議題,除了不少與本區居民的公民權利相關,更有不少屬於地區事務及區議會行政事宜,作為屯門區議會財務、行政及宣傳委員會主席,理應儘快提出與區議會行政相關的問題,解除議員以至居民的疑惑。

當中最相關的是本人提交文件中的問題 6。本屆有不少同志區議員上任,但政府並未全面承認海外結合的同性婚姻或民事結合關係,而在本地法律中,亦只有部分法例承認同性同居關係。根據民政事務總署《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議會議員酬金、津貼和開支償還款額安排的指引》,區議員如聘請「親屬」作僱員,不得申領相關開支,而「親屬」的定義則包括「配偶」及「未婚夫或未婚妻」[5]。究竟民政總署遇到區議員有職員為「海外同性配偶」的情況,會否發還開支予區議員?若各區秘書處不會發還相關開支,是否代表同性戀者可聘請其同性配偶作
職員,對異性戀的區議員造成「性傾向歧視」?由於區議員津貼屬公帑開支,公眾有權得知津貼如何運用,奈何政府方面拒絕回應問題,只以《區議會條例》61 條作擋戰牌。

而問題 3 則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推廣之《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相關的事宜有關。李家偉議員辦事處剛成為採納《守則》的機構之一,卻發現除加入本辦事處以外,自 2019 年 12 月 9 日起,《守則》採納機構名單已無更新,意味著除連任以外,新一屆區議員辦事處並未有簽署《守則》[6]。區議員作為公職人員之一,有必要支持平等對待不同性傾向的僱員,但政府並未加以推廣《守則》,不少區議會並未得悉《守則》,此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失職,當局有必要向各區議會交代。

問題 5 則提到,《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已實施超過 10 年,但同性同居伴侶的家庭暴力情況仍被忽視,轉介個案數字嚴重偏低,2020 年 1 月至 3 月只有 3 宗個案與同性同居情侶暴力相關 [7]。由此,我希望得知屯門區同性同居情侶暴力個案的數字,並跟進反同性戀伴侶間的暴力事宜的宣傳情況。

而問題 20 則提到婦女事務委員會,為推廣「性別主流化」,近年委員會在區議會亦成立了性別課題聯絡人網絡,藉以在地區推廣性別主流化,以及強化委員會與區議會之間的協作和溝通 [8]。往屆屯門區議會都會委任社會服務委員會主席擔任「性別課題聯絡人」。惟本屆區議會開展至今,仍未見到相開議程,令人擔心政府是否不再重視「性別主流化」議題。而且,我亦希望「性別課題聯絡人」能夠將性小眾議題帶入婦女事務委員會,所以此事與區議會亦有關連。

其實眾多問題都與本區居民息息相關,無奈民政事務處不斷重申討論文件不符《區議會條例》61 條,令本區居民權益被忽視。有趣的是,是次會議同時會處理「香港同志遊行 2020」相關事宜,預料會就屯門區議會會否成為香港同志遊行的支持機構作表決,屯門民政事務處面對兩個同志議題,一邊選擇不會支援,另一邊卻繼續處理,令人質疑民政總署下達的標準為何。

4. 政府漠視性小眾權益,難辭其咎

2006 年 4 月,法律改革委員會委出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以檢討香港關乎性罪行及相關罪行的法律,2019 年 12 月 5 日,小組委員會發表《檢討實質的性罪行》報告書,實則條文則有待政府提出修改;2014 年 7 月,平等機會委員會發表《歧視條例檢討》諮詢文件,2016 年 3 月平機會向政府提交報告書,並建議優先處理其中 27 項建議,現時政府只處理了其中 8 項;2015 年 12 月 31 日,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向政府提交報告,不少跟進措施仍在研究當中;2017 年 6 月 23 日,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發表第一階段諮詢文件,小組仍未向政府提交報告書。

政府多年來都未有處理多個委員會的建議,反而因壓力拖延政策,令同志平權遙遙無期。政府實在有責任向居民交代,不同委員會及報告書提出的政策落實、推行的時間表及實施詳情,但政府毫不尊重區議會,甚至完全不打算討論此文件,實在令人咋舌。

性小眾平權乃眾人之事,政府應重視此人權議題,以保障性小眾的人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孫中山的這句話在今時今日依然適用。

我在此呼籲其他區議員,在各區區議會會議中積極參與討論,支持性小眾平權,同時支持區議會成為香港同志遊行 2020 的支持機構,讓我們區議會走得更前。

 

[1] 「有關政府處理性小眾的政策事宜」
[2] 屯門區議會會議議程
[3] HCAL 151/1999,感謝腸授權提供中文翻譯,
[4] 審核二零二零至二一年度開支預算ㅤ管制人員對財務委員會委員初步書面問題的答覆ㅤ局長:民政事務局局長ㅤ第 10 節會議問題編號 4240
[5] 《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議會議員酬金、津貼和開支償還款額安排的指引》P.34
[6] 已承諾採納《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的機構名單
[7] 新呈報虐待配偶/同居情侶個案(二零二零年一月至三月),社會福利署
[8] 詳見性別主流化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