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 點電視》製圖

【同志遊行 2021】彩虹市集外的行動者:Free Queer from Capitalism

【撰文:Mo;攝影:Mo、Beth;編輯:Beth】

第 13 屆同志遊行於 11 月 13 日舉行,受防疫措施限制,遊行改於工廈內市集形式進行,60 個性/別小眾組織、友善機構及商戶擺攤檔,售賣各種紀念品和商品。《G 點》記者下午三時到場,工廈內外逾百人排隊,大會接待義工廣播由於場地實施人流管制,龍尾需至少等候三小時方能進場。有參加者不耐等候,索然離去。

下午三時工廈內外有逾百人排隊等候進場

工廈內熙熙攘攘,工廈外亦有各種精彩,《G 點》留守場外,以鏡頭紀錄了市集外的彩虹。

第 13 屆同志遊行市集外的概況:

工廈外不少人等候進場
部份人悉心裝扮到場
The Harmonics Choir 在會場外等候進場表演
排隊進場市集的參加者
彩虹市集參加者
彩虹市集參加者
午夜藍成員
彩虹市集參加者
部份行動者離開工廈範圍外時沿途展示彩虹旗
部份人不問緣由跟著彩虹旗走了一段路
散落觀塘工業區的彩虹

其中幾位自稱「來自酷兒(queer)社群」的行動者,於活動前通知《G 點》他們會於開源道一帶及市集場外展示及派發 “free queer from capitalism” 和 “fuck rainbow money” 標語及貼紙。記者由觀塘站一直跟隨他們,觀察到沿途及會場外不乏對標語感興趣的市民及市集參加者,行動者亦逐一解釋其理念。

以下是這群酷兒行動者透過《G 點》轉達的行動信息:

我們是參加 11 月 13 日在本地性小眾市集外舉行行動的行動者,我們也是來自 queer 社群,行動中我們舉著標語 “free queer from capitalism” 和 “fuck rainbow money” 和派發以上標語的貼紙,我們有以下的信息:

  1. 我們的貼紙和標語,可能被視為言語比較鋒利,想與主辦機構和群眾有個討論,引發思考;
  2. 本地 Pride(編按:香港同志遊行)一向不親基層,一直在星期六舉行,基層性小眾難以參加。近年有跨國炒賣投資公司資助 Pride,作為全港最大的性小眾公開活動舉辦者,Pride 這樣的操作令「性小眾的難處來自資本主義」的理據更難和群眾解釋;
  3. 在資本主義中,人被塑過成一模一樣的「工作奴隸」,這和講求多元的性小眾運動相反,資本主義推動的消費令性小眾把錢放在容貌整理、身體塑造、所謂「生活品味」的追求,究竟性小眾付出的金錢,是誰賺到呢?老、醜、肥、窮的性小眾被轟向社會的邊緣。

活動尾聲,行動者遊行至觀塘 Pandamart 外,等待聲援當日罷工的外賣送遞員,藉以表達所有受壓迫者都要團結一致。

香港已有超過一年沒有大型遊行及集會,不少人擔心香港會否還會有公開表達、遊行集會的權利。其中一位行動者向《G 點》記者表示:「回想起地產霸權未攻陷整個城市,酒吧做幾日生意都可以維生,每個周六都是中環都係(男)同志大遊行。無論是酒吧之間的轉場,蹲在街邊便利店買酒、還是公廁巡迴,總是妖氣沖天、活力多變,各有階級、人來人往。我相信,作為講求多元的運動,一定會找到我們互相看見,互相打氣的更好場合。」

去年同志遊行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是 2008 年開始舉辦同志遊行以來首次。(圖片來源:香港同志遊行 Facebook)

 

原刊於《G 點電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