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3/23 - 15:24

【專訪】堅持黨派中立 拒被「政治騎劫」 — 趙式芝的婚姻平權路

趙式芝

趙式芝

若說結婚乃人生大事,離婚又何嘗不是?

趙式芝與波爾錶太子女楊如芯(Sean)經歷了七年同性婚姻,最終在 2018 年離婚收場。

對比七年前浪漫的法國教堂婚禮,別離卻顯得頗為簡陋兒戲。由於他們的同性婚姻不獲法律承認,二人在沒有任何手續儀式之下,就淡然斷絕關係,一切無聲無息。十多年的感情,獨欠一個正正式式的結局,趙式芝認為這是社會制度對同性伴侶關係的一種侮辱。

廣告

經歷了這次「兒戲」的離婚,她更加明白婚姻平權的重要性,於是與幾位平權戰友成立了「婚姻平權協會」,期望五年之內在香港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

有尊嚴地相處,也有尊嚴地別離。愛情本該如此。

一次無手續、無儀式的離婚

2012 年 4 月,趙式芝與楊如芯於法國一間教堂行禮結婚。趙式芝作為一位基督徒,在教堂行禮別具意義。趙式芝結婚的消息很快傳回香港,成為上流社交圈以至娛樂版的話題。

而父親趙世曾不願接受女兒性取向,甚至出動 10 億元高調招女婿的舉動,令這段同性關係更受到傳媒追訪關注。

然而這段充滿戲劇性的愛情故事,在 2018 年畫上句號。

坐在甲級商廈的辦公室內受訪,趙式芝罕有談起這段離婚的經歷。對於這次離婚的過程,她一直耿耿於懷:相愛十多年的兩個人,一下子斷絕關係,沒有經過任何手續、儀式,「我們的分開,好像很兒戲……無端端大家斷絕關係,就沒有其他手續要做」。

她曾經寫信給當年行禮的法國教堂,但對方回覆指由於法國在 2012 年尚未承認同性婚姻,所以二人資料並無輸入教會的婚姻名冊,如今二人離異也沒有手續要辦,「一點法律支援、正式渠道都沒有,一些必須經過的痛楚好像也沒有」。

「我覺得好侮辱,某程度上好似一場騙局……是一個在貶低、侮辱我們同志關係的方法。」在沒有真正的婚姻平權下,二人的婚姻從不具法律效力。七年婚姻結束,幾乎找不到絲毫證據,像只是發了一場夢。

黨派中立與政治騎劫

但正正因為經歷這場兒戲的別離,趙式芝更加明白爭取婚姻平權的重要性。2018 年她出席了一場國際同志平權會議,深感香港急切需要推動婚姻平權。翌年她決定成立「婚姻平權協會」,是香港首個打正旗號,以婚姻平權為綱領的同志組織。

事實上在香港的同志平權運動中,趙式芝的名字並不陌生。她早在 2013 年就與歌手黃耀明、何韻詩等人成立「大愛同盟」,致力推動性小眾平權,亦經常現身「一點粉紅」等同志活動。

如今另立門戶爭取同婚,她解釋因為香港缺乏一個集中、策略性地推動婚權的組織。她眼見部份組織只是「大方向」地爭取同志權益,容易被「政治騎劫」,導致在香港政局紛亂的大環境之下,性小眾人權只能靠邊站。

而新成立的「婚姻平權協會」,則希望透過保持「黨派中立」打破僵局,並表明不介意與建制、民主派兩邊協商及共享資源,以推動婚姻平權。

趙式芝強調在性小眾平權上,政治立場並非關鍵。曾經有建制派人士向她表明支持婚姻平權,但礙於選票問題而拒絕公開表態,而民主派的情況亦一樣,「我們組織的存在,正正是不去介意、介懷你是否建制」。

趙式芝,圖片來源:HK Marriage Equality

趙式芝,圖片來源:HK Marriage Equality

反送中與同志運動

反送中運動發生之前,性小眾議題似乎尚存有一定的靈活與曖昧,能夠在建制、泛民之間遊走協商,建制派內部亦不乏較支持同志的聲音。例如新民黨在 2012 年曾經在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的議案上投贊成票,黨主席葉劉淑儀近年亦大力支持本地同志團體申辦 2022 年的同志運動會(Gay Games)。

即使是在反同立場明確的民建聯黨內,曾修讀「婚姻與家庭治療」碩士課程的民建聯葛珮帆,在 2012 年的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議案中申請豁免,沒有跟隨民建聯立場,最終只是投下棄權票。

但經歷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後,香港社會「黃藍」的分歧越來越明顯。政治立場已經影響着香港人的消費模式(黃色經濟圈),甚至涉足個人情感領域(謝絕警察男友、今生只嫁前線巴)。

同志平權運動與政治立場同樣變得不可分割。例如 2019 年的同志遊行集會,活動上就有人舉起「今生只嫁前線絲」標語,多名黑衣人站在集會中央,「光復香港」旗幟與代表性小眾的彩虹旗同時在空中飄揚。在不少同志眼中,性小眾平權無疑已與抗爭運動扣上等號。

今時今日的社會氣氛之下,堅持以「黨派中立」推動婚姻平權,會否背離了部份同志的意願,令「婚姻平權協會」失去支持?趙式芝就認為「政治風」日日不同,但民主精髓正正在於包容不同聲音,讓不同意見人士融洽相處,同時照顧小眾權益。

每區一支彩虹旗

新組織開宗明義以「婚姻平權」為名,亦反映了趙式芝對「婚姻」二字的堅持,不接受「民事結合」等替代品。她認為「婚姻」是大眾最容易理解的概念,同性伴侶結締不應刻意避開「婚姻」二字。

「大部份人容易理解的,就是『婚姻』二字。如果特別針對同志而避開這個字,又是否隱藏着歧視呢?」

協會近期已開始推動公眾教育的工作,例如是製作一些同志伴侶的網上影片,解釋婚姻平權的重要性。他們又透過質性研究了解社會對婚姻的看法,並接觸商界爭取支持。

趙式芝解釋,縱然香港很大機會是依靠司法程序爭取婚姻平權,但民意支持仍然極為重要。若同婚議題在社會仍然有具大爭議性,「(法官)未必會作出判決」。因此協會的工作,是希望紓緩社會對同性婚姻的憂慮。

由趙式芝掌舵的婚姻平權協會,中產、商界的形象相當鮮明。去年聖誕節,協會就在半島酒店舉行籌款晚宴,現場衣香鬢影並籌得超過 45 萬元。本地同志平權人士當中,部份人對這種中產平權運動路線有不少質疑,最主要是擔心這種運動方式,會將基層同志進一步邊緣化。

趙式芝理解外界的憂慮,但強調協會將與基層接觸,並會着重地區工作。她希望能與新一屆區議員合作,增強地區對性小眾的支援。若同志受到校園欺凌、工作上被歧視、出櫃面對困難等,區議員都可以提供協助及支持,「終極目標是,每一區都要插一支彩虹旗」。

父親為女兒平權工作自豪

出櫃是性小眾永遠都要面對的難題,這一點趙式芝最清楚。父親趙世曾 10 億高調招婿,令她曾受到不少男士騷擾。當年她曾經在 fb 發文,要求外界停止滋擾:「致為求錢財或求想生小朋友的男士們,我不是你們想要的女人。我不會感謝你們的電郵或短訊,只會視為白癡或侮辱。請停止再騷擾我,將你們的愛意轉至趙世曾博士,他才是吸引你們注意力的人。」

她用了足足七年的時間,帶另一半融入家庭,幫助父親衝破心理障礙。如今父親不僅接受女兒的性取向,更為女兒的平權工作感到自豪:「父親很支持,是經歷了轉變,他現在很支持我。甚至上月我加入了一個國際同志平權組織的委員會,他也很支持。我有時要到處就同志平權議題講講座,他也表示很自豪。」

結束七年婚姻後,趙式芝與現任女友 JW 相戀。JW 煮得一手好菜,二人閒時愛四處旅行。而比起上一段婚姻,她與 JW 的關係來得低調。

在簡單與幸福的生活背後,趙式芝笑言與女友政見不同,二人亦曾為社會事件而爭吵。但她視爭吵為互相了解的過程,只會令二人關係更穩固,而非成為分手的原因,「我們都願意包容,都認定了無論大家如何生氣,我依然愛她、包容她」。

經歷過上一段婚姻後,未來尚有結婚的打算?趙式芝明言必須要在香港爭取承認同性婚姻,方能成事,有信心香港五年內將能推動婚姻平權。

「我對人類樂觀。」趙式芝自信笑道。

 

訪:廖士鋒、鄧可盈

攝:Fred Ch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