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彩虹旗散落社區 — 「光復」後的區議會 能闢同志平權新路?

2020/7/20 — 18:49

去年區議會選舉,非建制派以壓倒性姿態勝出,取得逾八成議席,囊括 17 區區議會的主導權。對於不少性小眾而言,這次區選亦是好消息:多名立場「反同」的建制派區議員如何君堯、周浩鼎、李梓敬等通通落馬,三位同志平權運動的老盟友岑子杰、張錦雄、韋少力則成功當選。

在「光復」區議會後,不少人期盼著一番新景象,希望將性小眾的聲音帶入區議會,如今已有八區區議會通過成為同志遊行的支持機構,亦有議員爭取將同志圖書帶回區內圖書館。但同一時間,亦有區議員慨歎在政治體制、民政處等種種限制之下,推動平權的路仍然是困難重重。

一面面的彩虹旗幟如今已經散落各區,問題是:除了地區層面的康樂福利活動之外,他們能否凝聚成更強大的平權力量?

廣告

張錦雄

張錦雄

廣告

由參選時戰戰兢兢 至發現社會氣氛轉變

走進屯門區區議員張錦雄的議員辦事處,一道門上直掛著彩虹旗,旗下的位置就是他的辦公桌。

張錦雄可以說是本地同志平權運動的「老前輩」之一,他是香港彩虹創辦人,一直致力推動同志平權,於去年首度當選區議員,亦是其中一名公開出櫃的同志議員。

張錦雄憶述 2003 年首次參選區議會時,其公開的同志身份在選舉過程遭受無數攻擊。他形容當時的對手會連同助選團,指罵他的助選義工「係唔係都係個啲人啊?」、「係唔係都係變態架?」。

時移世易,相隔十多年後再度參選,他發現大眾對其身份的態度已截然不同。

由去年參選至今,他表示不論是對手或街坊,均沒有人拿其性小眾的身份去攻擊或抹黑他。在屯門鄉郊選區出戰,他指選舉初時都有擔心,「係鄉郊嘅地方,你唔知個選民點樣睇」,也因過往參選的經驗,所以當時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盡量將其身份保持低調,最終成功當選。

當選後他多了媒體訪問,一度掙扎要否在 Facebook 上轉發這些有關他性向的報道。然而協助他參選的街坊向他表示,「一早就知(其同志身份)啦,有咩出奇啫」,其後甚至有街坊,因他的緣故私底下向他出櫃,他才意識到只是自己多慮。

或許是因他離開了香港十年,到內地創辦彩虹中國,張錦雄笑言,「唔知香港嘅脈搏去到邊」。他說,知道香港越來越多人願意就同志議題走出來,同志遊行人數由一開始的數百人,到一萬多人。另一件令他感鼓舞的事,就是見到許多民主派區議員都關注同志議題,例如在今年 5 月 17 日「不再恐同日」於 Facebook 上發佈相關帖文,而當日不少議員都問他在哪買彩虹旗。

18 區當中,他認為屯門區的反應最積極,至少有十名區議員在議員辦事處掛彩虹旗、撰寫文章、發佈帖文等,他稱那也算是「自己少少的功勞」,因自己的身份而影響到同區的議員,為同運的一大進步。

張錦雄:沒有普選就沒有平權

眼見一班同志友善的議員走入區議會,性小眾自然期望可能帶來實質的改變。不過張錦雄直言,爭取立法是推動同志平權一部分,但因本港制度上的先天不足,即便是連任兩屆立法會議員的陳志全,亦難以在立法會內就相關條列上提出增訂,更遑論是區議會,因政府根本不會到區議會作同志平等條例的諮詢。

如是者,歷屆特首無一為同志平權,頂多也是在施政報告上留下一句會增撥資源反歧視。張坦言:「冇啦,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沒有普選就唔會有同志平權」。

因此,不少致力於同志平權運動的人士,如張錦雄,早已知道在立法會上爭取或單靠政府部門主動制定對同志友好的措施,如同守株待兔。近年他們借鑑外國,以司法覆核開拓另一戰線,透過司法程序,利用法庭判決或案例去推動同志權益。

張錦雄說,現時不少人就是以司法覆核去抗爭,透過判決反映本港部分現有條例違反基本法或國際人權公約,形容是「逐樣逐樣拆件去打」,若打贏了一個,後面的就會陸續順利,就如骨牌效應。

同運「搞手」成功當選 證社會接受程度

對有多年同運經驗的張錦雄而言,多了區議員的身份為他的同運工作帶來轉變。他指以往作為香港彩虹的「搞手」,八成時間都是對著同志圈內的人,就如一個 comfort zone,例如在同志中心當值、聽熱線、做輔導等,參與者均為同志,但現時作為區議員,面向的街坊大多為「直人」(異性戀者),正正與以前的工作相反。他表示,當選後也有學生組織邀請他作講座嘉賓,並直言「佢哋會覺得你多咗個身份啊,覺得你呢個分享更加有力」。

他說假若自己沒有參選,以香港彩虹搞手身份在旁跟區議員說「你哋做(同志議題)啦!」,結果或會變成「叫人點做啊?人哋都驚㗎嘛,會唔會得失選民?」。他表示,無人可用「溫度計」去量度社會的接受程度,但正因為自己、岑子杰及韋少力等人參選,又成功當選,加上媒體正面報導,反映原來現時提倡同志議題並沒想像中難。

他亦分享,早前有立法會候選人前來「拜票」時,他向該候選人指出其政黨過往於選舉論壇就同性婚姻、性傾向歧視等的立場過於保守,並勸該候選人現在可以「企硬啲」,不怕得失選民,坦言「我哋(公開出櫃的區議員)已經證明左畀大家睇」。

譚家浚:不會衡量得失選民

公開支持同志的葵青區區議員譚家浚也多次在議會中,爭取為同志發聲,亦曾呼籲同區區議員贊成區議會作同志遊行支持機構的動議。他堅持為同志發聲的原因,正因很多同志朋友在他的生命及生活中兜兜轉轉。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他看着一位台灣朋友,因一場電單車車禍而痛失其同性伴侶,偏偏友人帶着無盡思念、重傷初愈出院時,卻發現其伴侶的家人早已將其骨灰撒到大海,沒有靈位,只有憑空追悼。

政府在衡量同志伴侶能否同葬,或可否讓同志遺孀取回放在被指違法骨灰位中的骨灰時,只能以酌情權、部門局長或署長的恩恤權去處理,就連新興的綠色殯葬亦一樣。譚家浚每次就此問題追問當局,得到的回覆只是說能證明到二人同居兩年或以上,就可獲相關資格,但卻一直迴避同志在海外結婚是否同樣合資格。

他憶述剛剛着手地區工作,在街上呼籲街坊參與同志遊行時,曾有基督徒走到他面前,放下一句不贊成同志遊街便離開,他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他亦言道,有區議員會擔心為同志發聲是否每一個人都能接受,但他堅持:「做對的事,或為小眾發聲,從來都唔係為咗令人可以認同或接受你更多,而係個件事對我嚟講係一件對的事。」他直言假若有市民願意聽自己解釋是一件好事,如不願聽也無可奈何,形容「一定有人反對,有人唔鍾意你」。問到會否怕因而得失選民,他稱難以衡量支持還是反對者較多,所以也不會去衡量選民的得失。

譚家浚。其辦事處牌上大大小小的三角形,正包含彩虹七色。

譚家浚。其辦事處牌上大大小小的三角形,正包含彩虹七色。

政府部門拒回應 區議會提案限制重重

作為區議員,為同志平權的路上,在議會上提案是其中一個做法。然而,現時民政事務署經常以區議會職能為由,拒絕將同志議題帶進議會討論,因此要在區議會成功提案並不是件易事;即使列入議程,亦未必有政府部門回應,甚至曾出現民政署代表立即離場的情況。

同樣公開支持同志的屯門區區議員李家偉亦稱,作為區議員有頗多機會可直接質詢政府官員,如早前在議會上討論開放圖書館閉架的同志圖書,都是直接在現場詢問相關官員,並將市民對於同志議題的關注帶入議會。惟他嘆道,現時並沒有清楚的界線定義劃分區內及非區內事務,「有啲嘢好奇怪,失業援助金就可以係區議會講嘅,但係關於國安法、性小眾議題就會擔心會唔會比 ban (否決)」。

說到這裏,李家偉的議員助理亦不禁走來向記者說:「佢好可能就會因為你冇講屯門呢兩個字就唔得,但係區議會度討論屯門嘅失業援助,唔通屯門獨立咗咩?即係淨係處理屯門嘅,其他區就可以唔理㗎啦,個邏輯就好搞笑。」

失業援助及同志權益無庸置疑同屬全港性議題,偏偏同志議題卻不被允許帶入議會,李家偉坦言政府是選擇性去聆聽部分議題,並指出由 2015 年至今,同志權利有所提升並非為政府聆聽民意的結果,而是靠興訟爭取回來。他質疑政府的誠意到底何在,認為政府是否有關心性小眾或 LGBT 是「大家有目共睹」。

譚家浚說以往處理愛滋病議題時,須多番邀約才約到愛滋病顧問局及愛滋病信托基金的代表。他稱那些掌控着資源的政府部門,是「好難捉佢哋一齊坐低去傾」,尤其是有關性別承認或性傾向歧視條例,部門均以「社會上未有共識」為由推搪會面,任由問題發酵。他表示,條例上一定有許多可改善的空間,但仍在思考可如何處理。

張錦雄盼設地區化「香港彩虹」

除法例以外,區議會也投放了不少資源到地區活動及各個委員會。張錦雄認為,現時受制於疫情,上半年難以舉辦活動,所以希望在疫情得以緩和後,藉區議會的撥款規定,爭取更多撥款給予地區團體籌辦活動。

在區議會的撥款機制下,以張錦雄所屬的屯門區為例,資源只可供給屯門區,注冊團體的辦公室須位於屯門,受眾亦須為屯門街坊,因此他期望成立地區非政府組織 (NGO),以申請撥款來舉辦有關性傾向平等的活動或服務,供屯門區市民參與。

而張錦雄心中的理想型活動,就是將香港彩虹的工作地區化,成立一個「屯元天彩虹」。

他認為過往的年青同志朋友,課後都想有活動,如聊天會、燒烤、電影會等,但若他們住在屯門、元朗或天水圍,最近也要跑到佐敦才有彩虹中心,笑指「佢(年青同志)冇車錢啊,佢啊媽都會問佢去咁遠做乜嘢啊?」。他相信若能成立「屯元天彩虹」,在屯門租借社區會堂舉辦同樣活動,並由眾多對同志友好的議員一同在網上宣傳,即可為屯門的同志朋友提供一個聚腳點。

此外,他現時也有加入當區的社會服務委員會,擔當社區關懷工作小組的召集人。該小組旨在關懷弱勢包括少數族裔、殘疾人士、基層家庭等,今年他引入性小眾議題,擴大小組職能。他期盼可以透過招標,讓社福機構一同策劃小組年度項目,善用撥款。他計劃今年先主力舉辦有關少數族裔的活動,預計明年主題才會是性小眾,希望用一年的時間認識更多屯門區的社工或不同的機構。

從社區出發 讓生活無分攣直 在困難中緊抱希望  

雖然三位區議員在區議會層面上推動同志平權上,各自遇上不同難關,但對他們而言,經常反思自己,願意不計成果地付出,令民心漸漸了解及轉向,才是令同志在香港能享有應有權利與尊重的唯一出路。

作為自稱「百分百出櫃」的區議員,張錦雄指自己經常反思可以做些甚麼去影響社區,要在生活化的層面去接觸不同受眾,發揮影響力。雖然具體上有很多議會工作、爭取區議會撥款、與政府部門商討之類的工作要做,但議題的根源仍是要由個人層面出發,用一種生活化的接觸,無分攣直,使街坊感受到身邊都有同志。

譚家浚指,從來無覺得同志平權或性小眾是一個容易處理的議題,反而重點在於當自己已努力去做,看到所作每一步令事件有改變就足夠。對他而言,最後最大的改變是否由他有份促成,已非最重要,而是有沒有人甘願當一塊「滾石」,推動整個議題進步,縱使幫助的力量微小,「正正係因為冇咩野幫到,就更加需要有人去做」。

李家偉就說,今屆區議會大部分人都承載著一些改變的希望進入議會,「成日係度諗,到底想比個咩嘅社區比市民大眾」,但無論香港面對甚麼出路,都要思考香港市民想要怎樣的社會,想要以怎樣的方式去營運,而更加重要的是,要在整個區議員任期內,多在社區作潛而默化的改變或教育,令大家更加願意去接納及理解性小眾和其他小眾,因「如果出現民心的改變,香港的前途才有希望。」

李家偉(攝於2020年6月19日)

李家偉(攝於2020年6月19日)

 

文:實習記者劉倩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