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圖:Mo @ G 點電視

【從數據看平權】W 案至今,跨性別狀況真的有改善嗎?

【撰文:Louis Lee;編輯:Mo、Connie】

中大性小眾研究計劃及跨性別資源中心於今年國際不再恐同日(5 月 17 日)前夕,發表最新的跨性別研究,結果顯示跨性別人士在香港仍然面對不少歧視,甚至對他們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從 W 案勝訴後,跨性別議題無疑得到更多關注,但跨性別實際處境到底有否改善?政府在政策上又如何回應 W 案的裁決?

本文將比較幾個香港於近年進行的跨性別研究,並回顧這幾年政府對跨性別的政策,期望讓大家更了解跨性別在香港的情況。

傷害與暴力仍然嚴重 自殺百分比不跌反升

2014 年至 2015 年間,跨性別研究中心聯同香港中文大學的孫耀東博士進行研究,訪問 190 名跨性別人士,結果顯示 63.2% 的受訪者表示曾經想過自殺,曾嘗試自殺的則有 18.4%。

最新的調查於 2019 年 5 月至 2020 年 6 月進行,有 234 名跨性別人士受訪,76.9% 受訪者表示自己曾想過自殺,相較 2014-2015 年上升 13.7%,當中 25.6% 有過自殺計劃,12.8% 曾嘗試自殺。另外,42.8% 受訪者出現中等至嚴重程度的抑鬱症狀,34.7% 受訪者出現中等至嚴重程度的焦慮症狀。

2017 年 1 月至 12 月由跨性別資源中心進行的「針對跨性別人士暴力研究調查」,135 名受訪者中,45.9% 曾受暴力對待,當中 62.9% 曾面對肢體暴力,58.1% 受到言語暴力,38.7% 曾受精神虐待,3.2% 更受到性暴力。

最新的調查則顯示,62% 受訪者表示曾遇到不同方式的傷害,雖然曾面對肢體暴力者大幅減少 48% 至 14.1%,但仍有 59% 受訪者表示曾受到言語騷擾。另外,13.7% 曾被勒索或威脅公開其性別認同,11.5% 曾面對身體傷害的威脅,8.5% 則曾被別人在違反個人意願的情況下強迫進行性接觸。

醫療服務不足 完成手術比率極低

若要在香港轉換身份證上的性別,跨性別人士必須完成性別重置手術 — 性別男性轉換女性必須切除陰莖和睾丸,並建造陰道;女性轉換男性則必須移除子宮和卵巢,並重建陰莖。

翻查立法會文件,2019 年全年有 23 人申請轉換身份證性別,當中 22 宗獲批,1 宗則屬「處理中/申請人自行撤銷」;23 人中有 12 人申請由男性轉為女性,有 11 人則由女性轉為男性。

獲批成功率接近 100%,制度看似友善,然而魔鬼數據在「完成手術」前。

延伸閱讀:【司法覆核案整理】跨性別人士更改身份證案

從最新的調查所見,受訪者完成手術的數字極低,當中「出世紙」為男性的受訪者中,只有 13% 受訪者符合現行的要求,而「出世紙」為女性的受訪者,更是沒有受訪者能完成要求。

調查亦有訪問受訪者為何不願意接受醫療服務,當中經濟負擔為最大原因(43.2%),其次為對手術風險及/或技術有保留(40.6%)。誠然,回看 2019 年的立法會文件,23 宗個案中,只有 5 宗於本地進行手術,其餘 18 宗均於海外進行。

性別中立廁所普及有助改善跨性別如廁情況?

近年不少大學校園及商業機構都增設「暢通易達洗手間」,康文署亦曾答應會改裝殘疾人士專用廁所成「中性廁所」,方便讓跨性別人士使用

不過,從最新的調查顯示,32.9% 受訪者過去一年在公共場所使用廁所時遇到困難,33.8% 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從來沒有使用符合自我認同性別的廁所。有 41.4% 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曾有人告訴或詢問自己是否使用了「錯誤的廁所」,28.7% 曾被阻止使用廁所,甚至有 9% 曾在使用廁所時非自願下被作出性接觸。

延伸閱讀:港大中性洗手間必須持續挑戰日常性別觀 | Action Q

無障礙廁所方面,22.6% 受訪者表示經常/總是使用無障礙廁所,60.7% 受訪者表示過去一年很少/有時使用無障礙廁所,同時卻有 65.8% 受訪者表示在使用無障礙廁所時曾遇上不同程度的困難。

至於康文署承諾改裝的「中性廁所」是否能改善跨性別如廁困境?答案是只有 5.6% 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經常/總是使用性別中立的廁所,40.2% 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從來沒有機會使用性別中立的廁所。

儘管政府承諾興建更多「暢通易達洗手間」,但從調查可見,即使有此設施,但實際上跨性別在如廁時仍然面對不少的歧視問題,實在有必要研究如何處理以上情況。

諮詢小組提交多項建議 僅《彩虹交匯處》稍有迴響

自 W 案後,各種跨性別政策都備受關注。2013 年 6 月政府成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小組於 2015 年年底提交工作報告,建議政府對專業群體提供培訓資源、制訂不歧視性小眾約章、加強電台及電視的反歧視教育工作、探討性小眾支援不足,以及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落實消除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的立法及非立法措施。

事隔五年,落實的措施除了由港台於 2017 年製作《彩虹交匯處》(因應港台最新政策只容許節目存放於 YouTube 一年,節目已經於 YouTube下架),其他措施迴響都不大。

圖片來源:《彩虹交匯處》節目截圖

四成受訪者過關遇阻礙 囚權狀況有待改善

以專業群體培訓為例,雖然培訓工作已陸續展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亦聲稱已為醫院管理局、衛生署、警務處、消防處、入境事務處、懲教署等提供加強對性小眾敏感度的培訓;但在最新調查中,仍有 41.5% 受訪者表示於過去一年過關時,曾經歷各種來自出入境部門職員的負面對待。

另外,跟進男性及跨性別工作者權益的組織午夜藍表示,跨性別囚權仍有待改善。根據立法會文件顯示,2017 至 2019 年懲教署共收納 66 名跨性別囚犯,而既定機制下所有跨性別在囚人士均需到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的跨性別組服刑,但此過程中,若只有一名跨性別人士服刑,該名跨性別人士便只能單獨服刑,無疑剝奪了他們的社交權利。以上情況顯示,不只政府人員的敏感度仍需提升,而且部門的政策仍有待改善。

延伸閱讀:跨性別囚犯司法覆核小勝 官促搜身時運用酌情權保尊嚴

不歧視性小眾約章 六年後仍在草擬

由於現時未有有關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歧視法,性/別小眾遇到歧視仍然求助無門。政府於 2015 年承諾草擬的不歧視性小眾約章,直至今日仍然在草擬當中,並聲稱需留意疫情過後各行業的情況,以考慮推出約章的合適時間 [1]。

至於有關歧視法的研究,政府於 2020 年 6 月於立法會曾交代研究初稿,2021 年 4 月則指將與持份者探討研究當中可行的反歧視措施,卻仍未交代會否公開整份研究報告。[2] 事實上,早於 2019 年的調查中,已有 60% 市民支持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但政府仍然處於「研究」之中。

註釋
[1] CMAB055,審核二零二一至二二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對財務委員會委員初步書面問題的答覆 局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
[2] CMAB054,審核二零二一至二二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對財務委員會委員初步書面問題的答覆 局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

延伸閱讀:研究:過半港人支持同性婚姻 立法反歧視支持率再創新高

性別承認法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9 年 2 月

2013 年 5 月 W 案勝訴裁決中,終審庭建議政府考慮訂立性別承認法。政府於 2014 年 1 月成立「性別承認跨部門工作小組」,並於 2017 年 6 月就性別承認制度展開第一階段公眾諮詢,諮詢於 2017 年年底屆滿,但政府至今仍未有第一階段諮詢報告及準備展開第二階段公眾諮詢。

2018 年至 2020 年間小組更只召開了四次正式會議,網站更新日期仍然停留於 2019 年 2 月。律政司於本年 4 月仍表示「正進一步分析和考慮所收到的意見書,並會就公眾諮詢的結果撰寫報告」。[3]

再看這次調查,有高達 75% 受訪者同意政府應立法設立男女以外的非二元性別,未知政府在看到數字後,會否加快回應?

註釋
[3] SJ021,審核二零二一至二二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對財務委員會委員初步書面問題的答覆 律政司司長。

延伸閱讀:關於性別承認法的七點謬誤|黎苑姍、蔡玉萍教授

結語:政府懶理 社會不友善 跨性別逆境自強

自 W 案於 2013 年宣判,奠定跨性別轉換身份證性別後可與異性結婚,及後社會有不少關於性別承認法的討論,令不少人開始關心跨性別權益。然而,在最新的調查中,仍有 51.1% 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一年曾受歧視;此外,政府愛理不理的態度,亦積累大量未處理的跨性別議題。

不過,調查中另一點值得留意的是 ,有 37.3% 受訪者遇到歧視時,會選擇採取對抗行動。事實上,去年 6IXTY8IGHT 拒絕跨性別人士使用試身室事件跨性別就更改身份證性別作司法覆核等,我們也不難看到跨性別人士願意現身對抗不公。期望未來社會各界繼續關注議題,讓更多跨性別敢於站出來捍衛自身權益。

 

原刊於《G 點電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