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愛?

香港同志愛情劇集《大叔的愛》翻拍自日本的同名劇集,外界反應很好,劇集大結局更成為全城焦點。劇中的兩位主角發生辦公室戀情,公開出櫃,得到同事與朋友的支持。返回現實,同性戀者是否容易得到家人、朋友、以至社會的祝福呢?

有一對男同性伴侶於英國結婚後,用綠表買二手居屋,想加上伴侶的名字成其中一名業主。不過房協指兩人並非法例下的家庭,拒絕予他們以配偶身份成聯名業主。房協當時只接受異性配偶「加名」成為家庭成員,已婚同性配偶要「加名」,就要放棄居屋計劃的折扣補地價。這對男同志伴侶於2019年提出司法覆核,事件擾攘兩年,高等法院上個月裁定房委會違憲,指配偶的政策對同性伴侶構成非法歧視,違反基本法。

同志除了要在法律方面為自己發聲外,有時還要面對不同人的質疑。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指《大叔的愛》是「糖衣包著的大麻」,社會要認識及包容同性戀者,但不等於要贊成。他表示不應該將同性戀變成社會上的主流價值觀,否則會影響將來社會價值觀的構造,社會亦有責任教導小朋友正確的價值觀。他亦表示,他並非歧視性小眾,但劇中宣揚的「無孩家庭」,與中國傳統一男一女的家庭觀,以及最近國家的「三孩政策」背道而馳。

到底今日同志及非主流人士面對的社會,係多了定少了空間?一部「入屋」的劇集代不代表到社會已更開放更多元?定係大家只是突然關心同志呢?(節目重溫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