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雙性人的現況

2018/7/6 — 18:36

作者早前在日本青森參與彩虹遊行,並展示關懷雙性孩子權益的橫額。(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早前在日本青森參與彩虹遊行,並展示關懷雙性孩子權益的橫額。(作者提供圖片)

剛完了的日本九天行程,雖我說是放假,其實是一個考察和交流之旅,是在認真工作的行程中給自己一點放假放鬆橫節罷。

今次行程,最重點的,是與日本的雙性人碰面,了解日本的雙性族群情況,我也帶著一個清晰的信息給日本:不要傷害雙性孩童。

今次的行程,我很感動在日本土地上,關心性小眾的人很多,願意走出來發聲爭權的性小眾也不少,而且他們也很積極,當中也有不少人關心雙性族群的議題。

廣告

但從另一方面看,在日本的土地上,對雙性人不認識、不理解、負面看法的,仍是很多很多,以致有很多雙性人,為了迴避被歧視和被社會排斥,他們寧願作一般的男或女,或者寧願被視為有疾病的人,都不願意被視為雙性人、中間性別、第三性別、陰陽人、不男不女,因為這些身份就是與一般人不同,甚至西方的 「Intersex」這個字,也讓他們感到害怕,因為在日本文化下,與一般人不同,意味著會被社會和社群排斥,這在日本人心中是很大的問題。

日本文化強調與社群同步,強調在社群中不要「製造麻煩」,所以我們常見到日本人十分有規有矩,因為大家都很怕被視為「令別人麻煩的人」,當個別人士被視為麻煩製造者,便會被社群孤立,在很多社群中都會有這現象,在日本人的生活中,這更是恐怖。以致雙性人很怕因為自己的與別不同而被社群發現和排斥。

廣告

另外,雖然工作文化在轉變中,但仍有很多人渴望「終生受聘」,這是日本文化與職場的獨特結合,能夠在一份工作中終生受錄用,這是很大的生活保障,能夠在一份工作中作了很多很多年成為當中的「職人」或專家,是很多日本人渴望得到的尊榮,然而當雙性人被視為與眾不同,甚至因此被視為另類,便很大機會不被職場同事所接受,他們可能會因此失去本來難得的終生事業,甚至失去了在職場上的尊嚴。

在日本的傳統文化中存在很多妖精鬼怪,而這些妖精鬼怪多也是會害人的,例如古時的日本便深信地底中有一條超大的魚妖精,當這魚妖在地底不安份時,便會帶來地震,便需要有神仙去降妖。

古時的日本,雙性人被稱為陰陽者,即是人與鬼或人與妖的結合體,這樣的人會為別人和社群帶來不幸,甚至認為陰陽者是來帶人去陰間的。

當雙性人活在這樣的文化下,當然會很恐懼被稱呼那樣的污名,那污名會令日本人有負面聯想的。

在這些種種壓力下,我遇到的日本雙性人朋友,有的寧願作一個男同志,有的寧願接受自己是有病的人,有的渴求被治療成一般人,有更多則裝作一般男或女在社會中隱身了。

其實日本的雙性族群,與中國的情況也很近似,有強烈的鬼神傳說傳統,雙性人也曾被嚴重污名化,不少雙性人寧願被視為疾病,也有不少寧願作手術變回一般人!

但日本人的合群性令雙性族群更苦了,除非社會正確認知雙性人,然後由社會層面去接受雙性人,在那樣集體模化的社會中去照顧雙性人,那便成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景像!

在往後的日子,與日本關注雙性族群的朋友一起努力,去改變社會,去推動由社會去關懷雙性人,那是未來日子的一個重點工作,否則醫療系統和父母們,以「治療」和手術去傷害雙性孩童的事便不會停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