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親歷拗直治療 被主流教會斥異端 出櫃牧師:只盼香港教會接納同志

「睇到男人,就拎橡筋帶彈一彈自己手腕……將痛楚同你睇到男人有反應扣連,咁你就唔敢有反應,因為一諗到就痛。」

彭偉業(Joe)是香港唯一公開出櫃的男同志牧師,談起昔日嘗試「拗直」自己的經歷,似乎仍心有餘悸。

他本身是馬來西亞華僑,在大馬讀神學時,老師曾著他嘗試「拗直」。手腕被橡筋彈足足一星期,他的性傾向卻絲毫沒改變。

他曾患抑鬱,甚至想過自殺。他在大馬成立同志友善的教會,卻被主流教會列入黑名單,被謾罵恐嚇,甚至被批評是異端、為撒旦工作。

但他仍然相信,同志身分與宗教可以共存,轉輾來到香港後,決心以牧師身份連結同志與教會,但願有天可以看見所有香港教會均對同志友善。

*    *     *     *     *

「基恩之家」是一間由香港同志督徒組成的教會,前身為「十分一會」的宗教小組,早於 1992 年 7 月創立。而「十分一會」被視為是歷史最悠久的本地同志組織之一,是香港同志平權運動的先驅。

走進「基恩之家」教會的星期日崇拜,數十個教友站立著一同唱詩歌,他們時而雙手高舉在胸前,時而閉目啍唱聖詩。在這裡,不會有人質疑教友同志的身份,不會說他們有罪,不會把他們驅逐出教會。

唱過聖詩,一位身型微胖的牧師站到台前,以幾個冷笑話開始了當日的崇拜。他是來自馬來西亞的牧師彭偉業 Joe ,來港約 8 年,正式成為基恩之家的牧師亦已近 6 年,是香港香港目前唯一一位男同志牧師。

披上彩虹牧師肩帶、站在教會崇拜地方的中央,Joe 就是要告訴世人,同志基督徒的身份可以並存。

40 歲的阿 Joe 笑說他的祖籍在廣東,可以算是個廣東人,來港前廣東話卻說得很差,後來漸漸變多。Joe 經常笑臉迎人,是教友公認的開心果,但其實 Joe 在年少時亦經歷過因同志身份而被教會打壓,在承認自己及否定自己之間徘徊。

輔導老師建議與異性拍拖、「拗直」

Joe 仍記得,近 20 年前在馬來西亞剛剛修讀神學時的情況。當時他仍未出櫃,但私下跟一位輔導老師透露自己的性傾向。輔導老師當下立刻指正,「唔係㗎啦,你亂諗嘢,你有冇拍過拖啊?」Joe 說沒有,輔導老師就跟他說,「咁你搵個女仔拍下拖就冇事㗎啦。」

當年 Joe 真的乖巧地找了個女孩拍拖。他雖然對該女孩有好感,但很清楚那只是好朋友的感覺,談不上是情侶。拍拖兩年後,Joe 與女孩就分手了。

樂觀的 Joe﹐也曾經歷過低迷的時期。

Joe 又再把這情況告訴輔導老師。那時老師就推介他到神學院看幾本書,書中提及一些「拗直治療」的方法。

其中一個書本描述的「治療方法」,就是把橡筋圈在手腕上,要求「男患者」在看到同性、「有感覺」的時候,拉扯手腕上的橡筋彈自己。這樣痛楚就會與對男人有感覺扣連在一起,讓「男患者」不敢再想男人。

「其實依個係訓練狗㗎!」Joe 明白這行為治療一般用以對待動物。可笑的是,他仍然照著做。

但很快,他就捱不下去了,「頂,彈咗一個星期就知道唔得啦大佬。根本就兩件事……但當時會覺得係自己唔夠努力,所以嗰個『基』先唔走,有好多內疚、罪惡感,覺得係自己唔夠勤力。」

遇上同志牧師 決心以生命影響生命

Joe 回想那時,自己幾近「精神分裂」,又患上抑鬱,終日把自己隱藏起來、不見人,甚至想過放棄生命。但亦就在這時,「神就畀我喺網上到識到一個同志牧師」,這位在 Joe 口中的同志牧師,來自美國,本身也是馬來西亞華僑。

Joe 把生命押注在這「同志牧師」中,「我話如果見埋呢個人都唔得呢,我就放棄㗎啦、唔做牧師㗎啦,或者諗住去自殺添。」

但這位牧師與 Joe 分享自己的故事,又與他一起查考聖經,「啊,原來有另一條路可以行㗎喎。」Joe 指有個活生生、同志基督的生命,跟他說見證,終令他頭一次感到原來同志與基督是可以共存的。他打消了傷害自己的念頭,更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像那位影響他的牧師般,以生命影響生命。

Joe 一直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同志基督徒,「神愛同志、同志愛神」是沒有問題的。

成立同志教會 隨處開會聚會 有人就有光

於是 Joe 在馬來西亞秘密成立了同志基督徒小組、慢慢演變成流動的教會。他們當時沒有固定的地方聚會,只能在餐廳、快餐店等見面。這樣無定所的生活維持了兩年,教會才有資金租借地方。

那時 Joe 仍未被按立成牧師,「其實係好大膽啊,未做牧師就開教會,但見到需要嘛,冇人收啲『孤兒』。」

安頓好教會後,Joe 就到美國首間同志教會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 (MCC) 受訓,學習如何提供同志牧養。兩年訓練後,Joe 亦終於被該教會按立成為一名牧師。

Joe 與 2011 年被按立成牧師,當時被送上一條綠色的肩帶,及後他自己才買下彩虹肩帶,一直使用到現在。

但成了牧師不一定就代表事事順利。Joe 雖然是個牧師,卻被指控其是由一「同志宗派」的教會所按立的,所以後來他相繼被大馬的主流教會列入黑名單,甚至有教會「點名」批評他創立的教會是「異端、呃人」。Joe 亦收到大量謾罵他的電郵,「話我係做緊撒旦嘅工作啊」,又指若他繼續辦同志教會的話,會讓更多人患有愛滋病。

更曾有馬來西亞的教會說要在 Joe 的教會崇拜日向他們「掟屎」。雖然最後對方都沒有來搗亂,但他笑說反而希望他們來,到時候「我咪企住畀你掟囉,最好有人影到添」。他情願被針對,也不想教會以不睬不理的態度面對同志,令同志的聲音更難被聽見,只能一直在社會暗角。

Joe 在崇拜尾聲,再次來到台前,為各教友送上祝福。

50 年的夢?Joe 盼港教會可接納同志

Joe 指自己來港後不久,就有機會加入「基恩之家」這家全亞洲第一間同志教會擔任牧師。他說自己一直有個夢,就是希望可以看到香港的教會可接納同志,有更多的同志友善教會,「我要求唔過份啊,至少 18 區每區有一間都好啊。」

不過這個夢,Joe 估計起碼都要多等 50 年才能成真,「如果我有 100 歲就睇到啦」。

Joe 一直希望有生之年,可見證香港教會接納同志。

最近 Joe 亦為一個有關本地 LGBTQI+ 群體的導賞團擔任嘉賓,除了說同志基督徒在港的情況,亦會介紹基恩之家,更會與受眾分享個人經歷,希望來參加的人可以了解更多有關 LGBTQI+ 群體在港的情況。

同志主題本地導賞團「Gay會嚟啦~同志彩虹遊」
時間:隔周六上午 10 時至下午 2 時 (最近日期:16/10)
地點:中環區
景點:終審法院、聖約翰座堂、同志桑拿、同志友善酒吧等
價錢: 每人港幣 450 元正
**詳細請聯絡主辦單位或參考其網站

Joe 成為同志導賞團的其中一位講者,望可以其身份分享更多。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