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製圖

牆內性/別小眾及女性狀況常見問答

【資料整理:Emily|撰文:Manessa、Mo(引言)|文字及網站編輯:Mo】

過去一年,身邊有不少關注性/別議題的伙伴或被還押、或被囚,相信大家都有各種情緒,也可能會想做點事。女同學社和 G 點的成員也一樣,但我們很快發現,我們對於牆內境況知道得很少。我們想了解更多,特別是主流媒體較少報導篇幅的女性和性/別小眾在囚人士情況,然後看看如何能從性/別角度切入關注議題,甚至提供支援。

於是,我們於4月尾舉行了「女性及性小眾囚權交流會」,邀請有接觸跨性別在囚人士的午夜藍代表、曾被囚的女性社運人士、有探監和寫信經驗的區議員助理分享香港牆內情況,亦請女同學社成員補充外國性/別小眾囚權例子,交流會有超過 20 個組織者或個人行動者參與。

G 點電視 4 月尾舉行「女性及性小眾囚權交流會」

與會嘉賓分享內容非常豐富,讓我們了解到牆內情況,但同時也進一步確認,針對性/別權利的保障並不足夠,最明顯的是,當局沒有明文規定處理在囚人士性/別需要的守則,女性和性/別小眾的特別需要,只能落在個別懲教人員手上,以求因應「個別情況」獲「酌情處理」。

與會者曾提出去信懲教署要求澄清當中規定,但考慮到有關澄清反而可能會褫奪現有酌情權的彈性,因此認為撰寫方向及措詞要相當「小心」。另外,相對爭取整體規則修改或政策上的改變,針對物品細節上的改變或較容易,例如希望署方接受囚友擁有手搖扇,或改變物品牌子、類型等是可以商量的,但如要爭取加裝風扇就不容易。

「還押女手足 M 巾大測試」影片截圖

推動正向月事的 Happeriod 及職工盟部分成員早前拍攝短片希望喚起有關獄中衛生巾質素的關注,並設立專頁「牢裡月事」跟進相關議題。G 點電視亦正籌劃將性/別小眾議題資訊寄給關注性/別議題的牆內手足,為手足解悶的同時,亦填補主流媒體性/別角度資訊不足的情況,為手足保存性/別意識及觸覺。如有個人或組織有興趣參與以上工作,歡迎分別聯絡牢裡月事及 G 點電視。

此外,G 點電視義工將交流會部分資訊整理成一頁清單,希望讓公眾進一步關注及了解性/別小眾及女性的囚權議題,並以此為基礎,思考各種跟進議題及支援在囚人士的可能性。交流會另有一份 21 頁的詳盡文字整理,如欲索取,請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來郵請稍作介紹(如:聯絡方法、個人/組織背景及參考資料用途)。

G 點電視現在招募義工(按此加入我們)

【性/別小眾在囚概況】

Q1.  關注組織如何接觸在囚性/別小眾?

午夜藍主要接觸的是男跨女的囚友,有案例是經由他們的朋友聯絡後跟進被捕情況,亦有部份是經已認識的在囚跨性別介紹接觸的。由 2010 年至今,午夜藍跟進過大約 80 個跨性別在囚人士,全部是非本地的性工作者,因違反了逗留條件被判刑,他們大部份來自菲律賓、泰國、越南及印尼,此類案件的刑期大約為三個月,扣減認罪減刑及假期,大概會被囚一個月左右。

Q2. 同性配偶可以親屬身分探監嗎?

還柙期間,每天最多可有兩個人探訪,每次 15 分鐘。在囚人士每月則有兩次探訪機會,每次 30 分鐘。如果探訪者是親屬,即家人或異性配偶,可多獲額外兩次機會,疫情後則只有多一次機會,未婚夫/未婚妻則酌情處理。至於海外同性配偶或情侶,似乎則處於灰色地帶,有待跟進。

延伸閱讀:【司法覆核案整理】跨性別人士囚權案

Q3. 被判囚後,需要申報性/別小眾的身分嗎?

入獄時會需要填表,例如跨性別人士應該需要申報「病歷」,但一般不會被問及性傾向。不過表格上有非選擇題欄位可供補充資料,初入獄時,亦有不少機會與懲教的高級人員單獨見面,可以主動向他提出因應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特別安排。但當然,最後怎樣安排,職員不會與在囚人士商量。另外,由於性傾向為非必須公開資料,很少囚友會主動承認同性戀身份,因此受到差別待遇的案例也較少。

Q4. 跨性別人士可選擇指定性別的監獄嗎?

香港沒有跨性別人士專屬監獄,被判囚或要羈留的跨性別人士都會被送去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但仍會按性器官而分派去小欖的「男監」或「女監」,即是如果未接受性別重置手術,有保留陽具的跨女,需入「男監」;如果已經完成手術,有一個建造好的人工陰道,才會送去「女監」。但跨性別囚友仍會與順性別的囚友分開,例如跨女並不會與其他女囚互動,如果同期有其他身體特徵相同的跨性別囚友,他們可以一同工作、吃飯等等,否則就會單獨囚禁。曾經有變裝(cross-dressing)的男性,性別認同是男性,所以進入男監,以一般男性方式待在獄中。

延伸閱讀:跨女獄中自殺亡 顯跨性別囚犯面對的不公

Q5. 單獨囚禁是否等於保護性/別小眾?

懲教署基於香港沒性別認同法(Gender Recognition Act),不會根據囚犯的性別認同而在相應的地方囚禁。而關注人士指出,現有的性別分隔方法,是按性別定型操作 — 假設有陽具便會有侵犯人的風險;有女性化外表,放在男人堆中,就會有被侵犯的風險。

實際上,有一至兩個月短期囚禁的跨性別囚友反映,確實會擔心被攻擊,寧願靜靜度過日子。但亦曾經有需要服刑兩年的跨性別在囚人士,疑漸漸出現精神問題,當事人大部分時間獨自囚禁,偶爾有跨性別囚友入獄才有陪伴,結果出現幻覺、幻聽、語無倫次。

性傾向方面,早前有報導指公開出櫃的男同志岑子杰現正單獨囚禁,但暫時未有資料顯示是因其性傾向,較大可能是自行申請或因其政治犯身分。

延伸閱讀:跨性別囚犯遭不人道對待 向警方及懲教署索償

Q6. 跨性別囚友可以繼續服用荷爾蒙嗎?

荷爾蒙藥物對保持外表和性別認同十分重要,如長期停用荷爾蒙,跨女會長鬍子、有明顯喉核之類,嚴重的否認她們的性別認同,造成情緒困擾。如果只是一至兩個月的短期囚禁,停藥不會引起即時可見的身體變化,但如刑期長達一年以上,就會有明顯變化。過去有跨性別囚友要求小欖提供荷爾蒙藥物但遭拒絕,因而入稟司法覆核,2019年法庭裁定小欖應該要為跨性別囚友提供適切的荷爾蒙藥物,然而囚友未必能獲處方原本服用的一種藥物,有可能獲同類藥物替代。署方醫療服務單位與威爾斯醫院性別認同診所沒有連繫,處方的藥物未必一致。

Q7. 有關於在囚性/別小眾的客觀研究數據嗎?

大部分外國研究集中於將同性戀視為非法的國家,即關於因性傾向而被囚的情況。亦有海外研究關心性/別小眾在監獄中的情況,包括會否受其他囚友,甚至管理者性侵犯,部份反映他們經歷或者面對性侵的風險比異性戀囚友高。例如美國司法部有一項 2011-2012 全國在囚人士調查,可推算到男同志、雙性戀男人、和女同志大概比直人多三倍機會被同性性侵,跨性別人士更高達十倍。不同地方的數據並不一致,但有觀點認為,當性/別小眾的身份曝光,在獄中的身份會較「低下」,容易受到語言暴力、排斥、甚至身體暴力威脅。

【女性囚權議題】

Q8. 月事用品供應情況如何?

女囚友不可使用棉條和月經杯,因規定不可有東西放入身體,所使用的衛生巾有限指定牌子。有曾被囚女性分享指,還柙時獲親友寄送護舒寶,算能夠正常處理月事,但服刑時要用質素較差的衛生巾,數量是一個月二十條,部份職員會酌情為有需要女囚提供額外數量的衛生巾。

Q9. 可以自行清洗衣物嗎?

女監的洗澡位置有公用大箱,所有人的待洗衣物要放在裡面再拿去「大棚」洗,因衣服印有編號或者名字,可集體洗。一般來說,內衣褲,或至少內褲,女囚可獲容許自己清洗,但不是每一間女監也容許晾曬衣物,特別是沒有地方晾曬。部份女囚會在廁所找個位置,或等到晚上在自己床的範圍拿膠箱的蓋子豎起來,把內褲晾在箱蓋上。

Q10. 身體私隱情況如何?

因為夏天太熱,女囚也會脫去衣服,按曾被囚人士分享指,或會遇到互相檢視身材的情況,感到失去身體私隱,而且部份洗手間的圍牆較矮,可能會被其他人看到如廁,而洗澡間更可能是玻璃間隔,只有水漬略為遮蔽下半身,令部份囚友感尷尬、如像做身體檢查。

延伸閱讀:跨性別囚犯司法覆核小勝 官促搜身時運用酌情權保尊嚴

Q11. 獄中的媽媽可以照顧自己的孩子嗎?

如果孩子在獄中出生,媽媽可以照顧小孩至三歲,但之後因為小孩需要上學,就不能再留在獄中,陪在媽媽身邊了。

Q12. 被還柙或入獄後必定要剪頭髮嗎?

還柙須保持原本的髮型,方便上庭時認人,服刑才需要剪頭髮。關注到髮型對跨女囚友的性別認同有重大作用,午夜藍和跨性別資源中心在 2013 年曾發起「Don’t Cut My Hair」運動,爭取到停止為男跨女的囚友剪頭髮。

去年十一月立法會前議員梁國雄的司法覆核案勝訴,法庭裁定男囚犯須盡量剪短頭髮的規定屬歧視。今年二月起懲教署公佈,男女囚犯須按指示保持合適的髮型,即要求女囚犯剪髮。但署方要求男女囚犯的頭髮長度不同,男性須剪短或中等長度,女性頭髪不可長過腋下。唯據嘉賓分享,沒有聽聞類似個案,小欖亦然。

(部份資料來源︰香港01/明報)

【獄中資源或支援服務】

Q13. 囚房有書本供閱讀嗎?

有曾經被囚人士表示監房內有圖書櫃,提供約一百本書,包括小說及不同語文的書籍,但亦有人表示在囚時沒有接觸這類設施,更沒見過獄內的圖書館。

Q14. 如被囚時有情緒問題,可找到支援嗎?

署方有心理服務提供,但有曾被囚人士表示,求助是「可免則免」,因為不知道會否有「後果」,亦會擔心如向醫生表示有自殺傾向,就會被送入小欖。另外亦有公務探訪的善導會社工、持司鐸探監證的宗教人士,可與囚友談天。監獄中亦有鄰近宗教組織在內開設的宗教班,會舉行小組活動及儀式。

【寄信、寄物資注意事項】

Q15. 寫信予囚友有甚麼注意事項?

信中不可有鼓勵逃獄、劫獄的訊息和粗言穢語,可以分享廣東歌資訊或歌詞、發掘新話題,令囚友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懲教人員會拆閱所有信件,文字上的情趣故事(甜故)很大可能順利寄送,但性感圖片如「福利圖」,可能因為太過露骨而被扣起,而且可能令在囚人士的性取向曝光,需要多加注意。另外,寫信時不可貼貼紙,否則會被剪下來,寫信人士亦要做好期望管理,未必會收到回信,因獄中資源有限,在囚人士未必有郵票回信。

Q16. 懲教部門接受在囚人士家屬送入藥物或其他針對性別需要的物品嗎?

攜帶或寄送醫療用品事宜可能要通過辦手續處理,如有需要長期服藥,建議在宣判之前要準備醫生證明,有機會要配備一定的份量,隨身攜帶進囚房,或託家人寄送。

有案例反映,一名剛完成下身手術不久入獄的跨女囚友,新造的陰道需要定期放入不同尺吋的擴張器,固定形狀,否則會收縮,但署方一度拒絕將擴張器送入獄,要收到律師信、醫療報告等,擴張器最後才成功寄送,手續來往也超過一個月。

Q17. 寄送物品有甚麼要注意?

可以留意懲教署官方網頁,公開的清單,可寄的常用物資一般有嚴格規定,如指定的 Tempo 紙巾、沒有標誌或文字的口罩每個月不可超過 30 個;巧克力、電芯、牙膏、沐浴露等,全部有官方指定的牌子和包裝。

 

作者網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