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濃妝抗抑鬱 靚衫爭平權 — 久休復出的變裝皇后 Tina Uglyhaira

時近黃昏,變裝皇后 Tina 於酒吧完成表演。從準備服飾至化妝到表演完畢,她由早上 9 時半「直踩」到晚上 7 時。她身軀疲憊得好像不屬於自己,跌跌撞撞爬上樓梯,回到酒吧後台的辦公室。

狹小的辦公室內,鋪滿 Tina 各式各樣的舞台服裝。Tina 說一天兩場各近 2 小時的表演已算是極限,畢竟在舞台上穿著誇張的服飾、獨自一人又唱又跳,對年近半百的她來說,有點吃力。

Tina 脫下身上的「矽膠假胸」,假胸脫離皮膚的一剎,大量汗水一湧而出傾倒地上,如雨後在地上的小水氹。Tina 笑說表演「有血有汗」,隨即又脫下她那為了收藏男性生殖器而穿上的 5 對絲襪。

然後 Tina 除下假髮、摘掉如尾指般長的假眼睫毛,再卸下濃厚艷麗的妝容,眼前的 Tina 變回了 Teddy。

卸下面具及保護色的 Teddy 沒在台上時艷麗,但多了一份親切感。他曾經因為愛情而放下變裝事業,相隔 8 年後卻決定久休復出。因為他一直相信,變裝不僅是單純的表演,更是從抑鬱症中建立自信,同時為同志平權發聲的手段。

究竟 26 年的變裝皇后經歷過甚麼?且聽 Teddy 娓娓道來。

變裝皇后(Drag Queen)是一種舞台表演者。一般而言其出生性別為男人,但在舞台上則會穿著華麗女裝表演,最常見的表演方式為「咪嘴」唱歌(Lip sync)及跳舞。

美國 2009 年起出現變裝皇后真人騷節目《RuPaul's Drag Race》,近年節目亦在網上串流平台 Netflix 播放,至今已播出 13 季及 6 季明星賽;節目曾多次獲獎,如 2021 年艾美獎中的最佳競賽節目,更發展出英國、荷蘭、泰國、瑞典等版本。此節目的誕生,讓以往被視為屬次文化的變裝皇后,走入主流世界,甚至成為連結主流社會及同志社群的橋樑。

Netflix 網上截圖

變裝皇后對同志運動發展影響甚深,全球各地的同志遊行,總會見到變裝皇后的身影。他們打破二元性別規範,離經叛道同時表現自信,正與同志運動的精神不謀而合。

甚至乎同志運動的起源,本身就與變裝皇后息息相關。

時間退回 1960 年代,當時美國的司法制度及社會對同志群體有著嚴重歧視,同志酒吧往往成為警察濫用武力及權力的地方。1969 年,紐約一間名為石牆(Stonewall)的同志酒吧屢被警察搜查打壓。在 6 月的某個晚上,這些同志決定反抗,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

這次事件之後被稱為「石牆暴動」,被視為是同志運動一個轉捩點。翌年同志遊行在全國遍地開花,平權運動迅速在全球蔓延。

有目擊者憶述,這一場歷史性的騷亂,就是由一名變裝皇后用錢包襲擊警察開始

26 年高低跌宕 曾抑鬱致萌輕生念頭

Teddy 也有觀看《RuPaul's Drag Race》,但比起眾參選者花枝招展、華麗奪目,Teddy 更記得第一次自己變裝時的情景。那是朋友邀請他參加一個變裝比賽;那時只得 20 來歲的 Teddy 對變裝認識不深,靠紙巾「左攝右攝」裝「胸」作勢走貓步後,竟被人笑似「北姑」。被笑當然不好受,但這次經歷卻令 Teddy 愛上變裝,鑿開了他的變裝路,一走便是 26 年。

不過 26 年來,Teddy 曾經「偷懶」。

就在 16 年前,Teddy 認識了男朋友 Andy。雖然 Andy 一直支持他繼續變裝表演,但戀愛大過天的 Teddy 隨著與 Andy 感情越趨穩定,在拍拖數年後就疊埋心水收山,打算投入更多時間在戀愛關係中。可惜甜密的日子很快就過,Andy 後來生意失敗,心情及生活陷入低谷,連帶影響 Teddy 情緒。

一向性格樂觀的 Teddy 起初並未發現情緒問題,只懂不斷打掃他們的愛巢,把家中東西反覆整理及清潔,想著:「唔緊要啦,大屋搬細屋,乾淨、整整齊齊、唔好寒酸就得啦。」但後來 Teddy 知道,自己只是一直在壓抑情緒、以家務麻醉自己,根本從沒把愁緒釋放。

後來 Teddy 終在 2017 年確實患上抑鬱症及驚恐症。病發時不但不能控制自己情緒,更曾萌生輕生念頭,「我一發作嗰陣時,隻手係咁震震震,個心係好痛、好酸好軟、手腳係冇力,你個人會係唔想再痛,咁有啲咩方法呢?可能就係咁樣跳落去,自己解決,因為你食極藥佢都好唔返,成日都冇啦啦走出嚟,一受到好大刺激又走出嚟。」

甚少哭泣的 Teddy 記得那段時間,眼淚常常不由自地流出來,「識我嘅人都知道,我唔係咁樣,我係好開朗,我唔會自殺。但痛就真係個心好痛,係極度恐慌,係驚到瞓唔著。」

原來 Teddy 收藏起 Tina,亦間接堵塞了釋放自己情緒的出口及肯定自身價值的渠道。

以往一同變裝的好姊妹及醫生鼓勵 Teddy 復出表演。於是相隔 8 年,Tina 再次踏上舞台,就在那一刻,她感覺到自身價值、充滿自信,她知道自己屬於舞台。

Teddy 每周都會到家附近的排舞室練習表演。

舞台成最佳療藥 走過抑鬱低谷

舞台上的 Tina 確是魅力四射。

還記得第一次看見 Tina 的時候,是在一間同志友善酒吧。她一身粉紅色的蛋糕裙,搭上金色珠片閃耀奪目,配上黑色的高跟馬丁靴,姣好的身材表露無遺,在酒吧昏暗、魅惑的環境下,冶艷得令人不敢靠近。

但不消一秒,Tina 就以一個燦爛豪放的笑容、幾個冷笑話打破與觀眾之間的隔閡。表演時,Tina 的蛋糕裙隨身體扭動方向左右搖擺,時而勁歌熱舞、時而走近觀眾席,與眾人互動,那公主手袖垂下來的部分輕輕一掃觀眾臉龐,就挑逗式的把觀眾魂魄都攝進其表演中。

Tina 就在一個又一個的表演中,醫治了自己的傷痛。目前 Teddy 仍需定時食有關治療情緒的藥物,但已很少再病發。

復出後落力推廣平權 「把愛傳下去」

在患病的路上,Teddy 重新感受到身邊人對自己的愛。看著比自己遲出道的變裝好姊妹 Coco Pop 日夜為變裝界及同志群體疲於奔命宣傳及教育社會;作為算是第一代的香港變裝皇后,Teddy 很希望這次的復出也為同志群體出一分力。

Teddy 決心爭取平權,是因為他曾經歷切膚之痛。就在約 2 年前,Teddy 的男朋友 Andy 因心臟病入院,醫護人員以 Teddy 並非「家屬」為由,一度拒絕向他透露 Andy 情況,「我嗰下啲眼淚真係係咁飆出嚟。我話我咪佢屋企人囉,你哋個個成日問屋企人、佢屋企人全部喺曬美國啦。我話我係佢十幾年男朋友,你快啲講畀我聽,佢而家究竟情況點樣?我真係好心急。」

並肩走過人生高低潮,Andy 與 Teddy 異口同聲說,不論最好、還是最壞的時光,彼此都在。

經此一役,Teddy 更著緊為同志平權站台。同時開始主動為大大小小有關推動同志運動的活動,包括在香港同志活動「一點粉紅」(PinkDot)及同志遊行,往往以「優惠價」甚至是免費表演。Teddy 亦意識到作為變裝皇后更容易與人打開話匣子,「我畀啲相啲街坊睇,佢哋會話:『嘩!扮到咁靚嘅!真係你嚟㗎?』」話題一開,就可藉此介紹 LGBTQI+ 等相關議題予同志圈外人認識。

同志主題本地導賞團 親身走進圈內認識同志

最近 Teddy 就為一個有關本地 LGBTQI+ 群體的導賞團擔任嘉賓;除了會在同志友善的酒吧表演外,亦會與參加導賞團的朋友交流、分享自己的故事。

「變裝皇后」為同志導賞團裡其中一項希望參加者了解的課題

Teddy 說越是參與這類型的同志運動中,便越感受到自己角色的重要性。皆因在寥寥數次的交流中,就已有不少人在分享結束後,走到 Teddy 面前,細說自己因著各種原因而未能出櫃或忠於自己性別認同的哀愁,他們都不約而同感激 Teddy 的分享,讓他們明白自己並不孤單。

同志導賞團創辦人及導遊 Michael

然而除了同志社群外,舉辦此本地同志導賞團的 「Hong Kong Free Tour」創辦人 Michael 更希望同志圈外的人能走入圈中認識同志。Michael 一點也不介意人們是抱著「獵奇」的心態來參加導賞,只是希望來參加的人「走出呢個團嘅時候,可以改變到心態」,明白到同志社群在港的歷史進程,並不只是一堆冷冰冰的數字或年份,而是有血有淚的故事。

Michael 表示現時因為社會各種原因,PinkDot 及同志遊行已連續兩年不能舉辦實體大型活動,近日 GayGames(同樂運動會)的主辦單位亦宣布活動要延後一年。Michael 不敢說這導賞團是不是 PinkDot 及同志遊行以外的第三出路讓市民認識同志,但相信有些事努力去做,最後可能真的會迎來成功的一天,守得雲開見月明。

同志主題本地導賞團「Gay會嚟啦~同志彩虹遊」
時間:隔周六上午 10 時至下午 2 時 (最近日期:2/10、16/10)
地點:中環區
景點:終審法院、聖約翰座堂、同志桑拿、同志友善酒吧等
價錢: 每人港幣 450 元正
**詳細請聯絡主辦單位或參考其網站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